search
樂視員工信用卡額度降至1元 專家:合規但不合適

樂視員工信用卡額度降至1元 專家:合規但不合適

部分員工稱信用卡系入職時辦理

也有樂視前員工表示,其被調降的信用卡屬於開工資卡時捆綁的信用卡。據了解,樂視系公司與建行、中信銀行等合作,在員工入職辦工資卡時捆綁該行的信用卡。

「不過,不少已有信用卡的同事並沒有在入職辦工資卡時開立該行捆綁的信用卡。這部分員工並未受到影響。」該員工表示。

昨日,部分建設銀行信用卡額度被銀行調整至1元的樂視員工稱,建行已經恢復了信用額度。樂視控股相關負責人表示,向受影響的樂視員工及前員工們表示歉意。

建行稱仍有5%客戶在甄別中

據悉,建行曾經是樂視網重要的合作夥伴。有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下半年,樂視與建設銀行達成戰略合作,獲得授信支持。截至2016年上半年末,建行授信總額度為4億元,已使用額度3.4億元。

建設銀行信用卡中心昨日回復媒體稱,根據樂視公司出現的經營情況變化及可能帶來的影響,依據信用卡章程等有關規定,對部分相關客戶啟動了資信甄別和臨時的額度調控措施。精準核實確認客戶的資信情況需要一定時間。

建行信用卡中心方面表示,目前,對於經核實資信良好的客戶,信用卡中心已恢復了授信額度,占此次臨時調控客戶的95%,另有5%的客戶還在進一步甄別之中。

其他銀行是否也採取了類似措施?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相關人員表示,目前該行針對樂視員工沒有進行特殊對待或者實行特殊政策。交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稱,「交行信用卡中心會對存在違規用卡行為的持卡人實施管制措施,不排除有個別樂視員工因為個人用卡問題被採取管制。」

■ 追問

1 銀行是否有權隨意調整信用卡額度?

分析稱建行調減額度合規但不合適

信用卡市場資深研究人士董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建行對樂視前員工信用卡降額的做法是合理合規的,但是,降額的緣由和方法不合適。從理論上來說,銀行擁有是否向申請人發行信用卡的權力,同時也擁有額度調整以及收回信用卡使用權的權力,但是這種權力的使用需要慎重。

「通常來說,信用卡調整額度是基於個人還款記錄、職業等信息,而非把企業風險綁架到個人身上。」他說,對於這次樂視網由於企業發生一些問題,銀行一刀切對在該企業員工的信用卡進行統一額度下調的方式很值得商榷。

根據2010年7月22日由銀監會審議通過的《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規定,發卡銀行應當建立信用卡授信管理制度,根據持卡人資信狀況、用卡情況和風險信息對信用卡授信額度進行動態管理。如果銀行發現風險信息,可以採用停止上調額度,提高監測力度、調減授信額度,止付凍結等措施。

在他看來,如今,信用卡業務早已經進入了大數據時代,持卡人相關信息的變化,特別是信用風險的評估,完全可以通過對徵信記錄、用卡消費大數據等進行分析和判斷,對於已經用卡的持卡人,更不要輕易使用降額。

2 被莫名調低信用卡額度,用戶可以追責嗎?

分析稱如信用卡與單位徵信無關,用戶可以投訴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根據《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下簡稱《辦法》)第十五條規定,商業銀行發行的信用卡按照發行對象不同,分為個人卡和單位卡。單位卡可以類比於個人卡,即以單位的信用作擔保而給予單位一定的授信額度,單位可以為其員工辦理信用卡以使用銀行給予的額度。如果持卡者持有的是單位卡,在樂視經營狀況惡化,涉嫌經濟案件的情況下,建行可以調整其給予樂視的授信額度,將單位卡的額度降成1元無可厚非。

不過,如果持卡人僅僅因為曾經在樂視工作過,且該信用卡也不是由樂視辦理,調降額度就屬於銀行工作失誤,可以直接向銀行反映說明情況。也可以向銀監會投訴。

韓驍介紹,個人持有的信用卡一般存在四種賬戶異常情況:激活后長期不使用、有套現嫌疑、長期逾期不還或逾期金額較大。「如果信用卡賬戶不存在這四種異常情況,銀行一般不能任意降低信用卡授信額度。」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建行此舉是出於風險考慮。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信用卡的還款來源主要是個人的收入,由於公司欠債,對員工工資的發放現在是未知的,銀行基於這些擔心,從信用風險考慮,調整樂視員工信用卡額度是正常的。

像樂視網這種情況,屬於「企業陷困境,員工卻躺槍」,企業出現了經營風險,對於員工來說,是否就一定預示著會為發卡行帶來風險呢?

董崢表示,信用卡用卡還是個人行為,其收入來源固然重要,但是對於一個信用良好的人,即便遇到再大困難,通常也不會讓信用記錄受損,而現在通過系統性降額,不僅一些正常用卡的用戶遇到麻煩,發卡銀行的口碑也會受到影響。

董崢認為,建行此舉原則上沒錯,不需要承擔責任,「躺槍」的樂視員工可以跟建行解釋清楚,重新恢復額度。但是,建行此舉容易失去民心。

■ 放大鏡

信用卡的那些「坑」

隨著信用卡發卡量的不斷攀升,「先消費、后還款」的生活方式漸漸流行,但在信用卡的使用過程中,一些用戶因為對計費、逾期等規則不熟悉,常常誤入一些「坑」。

2017年初,央視某主持人因信用卡逾期償還遭遇全額罰息,將銀行告上了法庭。據記者了解,該主持人此前曾有一筆18869.36元的消費,后在還款日由關聯卡自動划扣,但關聯卡餘額不夠,尚有69.36元未還。

不過,銀行的計息方式並非根據其未逾期的69.36元來收取利息,而是以其當月賬單的刷卡消費總額來計算,利息達到300餘元。彼時,新京報記者致電多家銀行客服得知,大部分都採用全額計息的方式。

而除了頻受爭議的全額罰息,信用卡分期賬單提前還款后,一些用戶也曾因為照付手續費而進行投訴。某銀行信用卡使用須知顯示,分期還款一旦申請無法變更,如申請提前結清,分期手續費不予退還,結清后需一次性還剩餘的分期本金和手續費。

此外,據媒體報道,一位持卡用戶曾辦理某行雙幣種信用卡,但在銷戶過程中,只銷了外幣賬戶,人民幣賬戶未銷戶,併產生年費,最終造成不良記錄,並影響了持卡者的信用記錄。后經多方溝通,該不良記錄才被消除。

發卡銀行從公安機關、司法機關、持卡人本人、親屬、交易監測或其他渠道獲悉持卡人出現身份證件被盜用、家庭財務狀況惡化、還款能力下降、預留聯繫方式失效、資信狀況惡化、有非正常用卡行為等風險信息時,應當立即停止上調額度、超授信額度用卡服務授權、分期業務授權等可能擴大信用風險的操作,並視情況採取提高交易監測力度、調減授信額度、止付、凍結或落實第二還款來源等風險管理措施。——《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第50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