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反恐特戰隊之獵影》打破傳統反恐題材 以真刀真槍反映真實局勢

《反恐特戰隊之獵影》打破傳統反恐題材 以真刀真槍反映真實局勢

近日,一部獻禮建軍90周年的軍旅劇《反恐特戰隊之獵影》正在江蘇衛視火熱播出。該劇集結了黃維德、牟星、何晟銘等眾多實力派演員。作為一部現代軍旅反恐題材劇,《反恐特戰隊之獵影》打破了傳統反恐劇境內鬥爭的單一線索,將視角鎖定在了反恐軍官與境外恐怖分子的激烈博弈,真實再現了特戰隊員的颯爽英姿。劇中不乏緊張刺激的武力較量場面,對於劇中的近距離「打戲」偏重,編劇李正虎闡述了其創作該劇時的目的,希望用「真刀實槍」的作戰模式反映當今國際社會反恐的危急形式

談創作初衷:是軍旅劇選擇了我

在各類IP劇盛行的今天,軍旅題材劇也足以算的上是熒屏獨特題材,以獨具現實主義色彩的紀實魅力吸引觀眾。相較之下,這種本身就帶有嚴謹意義的電視劇類型,因發揮空間的限制,導致其無法成為當下編劇創作的主流趨勢。《反恐特戰隊之獵影》的編劇李正虎起初也是寫都市劇出身,他曾在採訪中坦言接觸軍旅劇的奇妙緣分,他說:「我覺的命運是很奇妙的東西,我從小與軍旅沒有任何關係,出身農村,國中畢業后就外出打工,做過各行各業的工作,比如電焊工、平面設計、房地產文案策劃,開過廣告公司、裝飾公司、還辦過購物雜誌。但是偏偏最後就與軍旅劇走到了一起,而且一走就是這麼多年,甚至已經被業內定義為了軍旅劇編劇」。

《反恐特戰隊之獵影》的播出,為酷暑難耐的夏季增添了一股飽含毅力與堅持的燃血氛圍。而這其中,就有編劇李正虎在創作時所付出的努力與心血。談到創作時的初衷,李正虎坦言:「在國內的軍旅劇編劇中,我應該是唯一一個野路子出身的編劇,每當想到這一點,就特別的自卑。從這個過程可以看出,不是我選擇的軍旅劇,是軍旅劇在選擇我」。

談人物設置:講的是軍官的家國情懷

國內的現代軍旅題材大都鎖定在軍人訓練和演習的情節上,而即便有警匪較量,也是在實力懸殊的角度去刻畫「邪不勝正」的道理。而《反恐特戰隊之獵影》自一開始,就把角度放置在了勢均力敵的場面之中,拋開了千篇一律的軍人成長史,劇中軍人的靈魂崇高之處也不再只限定於對角色的忠誠和信仰,而是在家與國,小愛與大愛之間的取捨之中。劇中以鍾原、趙欣為首的特戰部隊軍人的英雄形象不再遙不可及,更多的則是充滿對家人關愛呵護;與同伴團結一心;為國家勇於奉獻的血肉之心。在人物的情感刻畫上,也遵循了「為小家舍大家,為小家守大家」的多角度立體寫照。

談及與第一部的比較時候,編劇李正虎說「從人物設置上,如果說第一部講述的是年輕新兵在武警部隊的成長和熱血。那麼第二部,我們就徹底拋開所有與新兵有關的設置,我們第二部講述的是武警反恐部隊內成熟軍官的浴血戰鬥和家國情懷。《反恐特戰隊之獵影》以國際化的視角,全面展現軍人在國際化反恐作戰的過程,體現出軍人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英雄本色」。

談劇本創作:常懷感恩之心

《反恐特戰隊之獵影》在演繹陣容上,有鐵血柔情的硬漢黃維德;智勇雙全的潛伏者王斑;外柔內剛的偽裝者牟星;身手不凡的記憶大師孫藝銘;還有陰狠毒辣的總裁CEO何晟銘等等,在服化道上,也融入了當代特戰部隊作戰裝備,在作戰場景上也有叢林、廢舊工廠、恐怖基地等逼真氛圍,無論在槍戰、爆炸、肉搏等情節上,都以逼真的效果傳遞了該劇製作時的用心之處。對於製作上的精益求精,還原了劇本中的「真刀真槍」,編劇李正虎也坦言「要感謝導演尤小剛」。

對於編劇的創作感想李正虎說在創作《反恐2》的過程中,我一直在和自己較勁。一直不斷的懷疑自己,推翻自己,作踐自己。我總覺的身為一名編劇,要為你的作品負責。這不應該只是一句空話,當你寫了一場廢戲,看到全劇組幾百人在烈日下忙碌的時候,當你寫了一句水詞,親耳聽聞演員們忍著噁心念出來的時候,那真的是羞愧的要死。劇本於編劇,猶如土地於農民,你必須對他保持足夠的敬畏之心」。也正是這樣的敬畏之心,讓觀眾真切體會到《反恐特戰隊之獵影》中所傳遞出的燃情能量。

看特戰隊員如何絕境逢生,請繼續關注江蘇衛視幸福劇場《反恐特戰隊之獵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