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博物館中的光影輪舞

博物館中的光影輪舞

從繆斯的神廟出現時起,這個場所就作為一個徵集、典藏、陳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類文化遺產的實物空間。而空間就是一個通過光線和影子進行時間印證的載體,將時間與空間之間的故事情節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義大利著名導演費里尼認為光線和影子代表事物有反映現象,並展現了它們的情調與風格。電影中導演通過光影的變化創造出不同的環境和心境。博物館中的空間也是一樣的,光影能夠創造出新生事物,還原舊時場景,如果沒有它,很難讓我們置身其中。

上海科技館

空間節奏的視覺美感

正如美國現代建築大師路易斯·康所說:「光是唯一的光,因為它有情調,能給人提供統一的背景,使我們得以與永恆相接觸。」可以說光是所有生命的源泉,也是世界存在的創造者。

在建築歷史上,一個用大體量的石材和混凝土兩種材料做出的粗獷表面肌理,有著笨重體量的建築——帕提農神廟,在一個平面上,一圈均勻布置的柱廊在陽光下形成「亮暗相錯」韻律混合加重了人審美的心理強度,給人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和心理震蕩。古希臘建築的成就斐然,正如18世紀普魯士的美學家溫克爾曼概括為「高貴的單純與靜穆的偉大。」到後來教堂建築的用光,從羅馬神廟、聖索菲亞大教堂、到朗香教堂、光教堂、水教堂。這其中光的形式和變化,將建築元素的表達升華成為與天堂溝通的體驗。在這樣一個建築當中,人類的情操、自然萬物的運行以及神的一切,都在光與時間、空間中完美地體現出來,營造出了光彩的幻覺空間。

可見,光對於空間,對於藝術有著直接而豐富的情感表達。在當今快速發展的光技術讓設計師對於光的使用達到了史無前例的自由。光源的亮度、色彩的變化、位置的高低、光線的長短、光譜的方向,這些元素可以組成豐富的形式,創造出多彩的變換。在博物館中,有著關於光的「美的享受」。日本廣島博物館入口的過渡區域,其照明使進入展廳內部的觀眾有了一定的適應過程。空間的射燈使得光色融入到了馬蒂斯的作品之中,光影產生了距離的差,同時又加強了透視感。

可以說,光影滲透在人類行走的空間之中,仿若「從來看不到它們在空氣中移動,可是突然就出現在牆面、地面、天花板上」。它可以在前景最顯著的位置產生濃密的影,也可以在遠處被空氣中的粒子所柔化。有序與無序的光影交疊,產生了空間節奏多異的視覺美感,這美感所包含的象徵和隱喻的心理暗示,使得展品更具有時空穿梭感,滿足了觀者的心靈渴望。

象徵性的符號化表現

在人的知覺中,黑暗看上去並不是光明的缺席,而是與光明直接對立的積極的要素。文藝復興時期的光影被用來創造物體的立體感。每一件物體的光環都是自身發出的,而影子讓光不再僅僅是一種裝飾品,而是變成了人們所能感受到的光的真實依託。由亮的和暗的所組成的景緻,從而也變成了一種象徵。光影是客體的知覺,體驗在每時每刻都能與前一時刻的體驗和后一時刻的體驗協調,光影的象徵性使其具有符號化的表現。

湖州錢山漾絲綢博物館

上海科技館光影對於空間的指引,能夠調節自然光照度的帷幔,淺浮雕上的用光等渾然一體的光影設計,使得空間中的光讓人解讀出無可比擬的視覺享受。每一部分特定的燈光,符號化的標誌構成了空間中獨特的讀圖特徵。可以看出,這其中的空間和燈光的符號化,起到了誘導和告知的解讀,還兼具了公共設施指向識別功能的商業屬性。光影傳達出了空間的情感和印象,這些情感已不同屬與承載它們的物質,而是從自身的氣質揭示出一個場所或者一個展品的特定品質。

光影作為一種時間的量度,更具有時間的象徵性。德國古典美學的奠定者康德對時間的定義是我們內在經驗的一種形式,這種內在經驗可能外化為生活中的、空間中的各種現象。具體的表現成了一種類似生命動態的軌跡,也可稱之為一種時間的變體。這樣的光影使時間觸摸到了空間,博物館由這樣的光影空間所組成,使得時空輪轉成為可能,觀者行走在館中,彷彿穿梭回那個年代。

可見性與不可見的維度

光影美學,是一種黑白形式的表達與存在,因為其將五彩斑斕的現實世界抽離形成簡樸、素雅的黑白灰三種色調。這種簡潔、凝練的沉默表達出了可見性與不可見的維度。

作為空間結構設計的基本材料,光影可以塑造空間的形體,同時也使空間變成永恆。它是一個視覺感知的基本要素,照到物體表面,勾勒出輪廓。在物體的背後聚集成陰影,讓建築顯得深邃,具有可逆性。就像二十世紀法國重要的哲學家、思想家梅洛·龐蒂在各種「雙重感知」中所發現的新型關係。當我們的左手觸及右手的時候,身體中發生了一種「反思」,感性之思。身體本身作為兩種身份的轉換,觸碰者和被觸碰者之間的轉換。所以說,在能見的世界中,在建築的這個小世界中,能見者和可見者之間亦存在著這樣的可逆轉性。我們的身體能觸摸到的,眼睛能看到的,多重交織產生的感受構成了我們對空間的感觀。博物館中的空間因為光的變化而隨時改變著形態,空間和當中陳列的物品都會根據時間和天氣的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面貌。這樣的變換和瞬間的永恆在博物館這個沉澱歷史的空間中顯得詩意無限。

光影能夠渲染空間的氛圍,演繹空間之美。光的強弱會改變空間的尺度和層次感。在設計中,我們不難看出,對於光的把控,要分析光源、分析建築的空間形態位置、建築模型的光影分割。使光影在四季的時間變換下,空間地理環境的適應下,體塊的體量感下得到充分的展現。

作為一種光的藝術的同時也能夠成為界定空間的一種語言方式。光影這種語言,是一種視覺意象,也能夠提供外部世界中的各種物體和事件的無窮無盡的豐富信息。它並沒有失去與外物的相似性,它們相互分離又相互融合,在建築的空間中才能被言說。通過這種語言,拯救了空間自身並且傾聽真實言語的世界的構型。光影也能夠改變空間的實和虛的感覺。

有了光影便有了生命

我們看路易斯·康的建築,光影是他的一種情感語言。他讚揚空間的時候特別地風趣:「太陽一直不曾知道它是何等的偉大,直到它射到了一座建築空間的側面。」當建築中有光進入后,空間就會有變化,或者在運動、在膨脹、在延伸。不同的光環境設計可以令同樣的空間充滿不同的表情。它能夠打散一個空間,或者能夠聚合一個空間。這其中光影序列更是代表。一排排序列的陣法,能夠讓整個空間更加刺激人的視覺神經,令人感到興奮,同時又可以做一個有節奏感的導向,在其中上演著各種節奏與旋律。拿湖州錢山漾絲綢博物館來說,通過燈光的設計,渲染界定了每一個空間特有的氣氛,講述了世界絲綢之源、絲綢史、桑蠶絲織這三個故事,找到了最接近觀眾情感的切入點。

博物館中的光影美學也是基於對現實的審美關係出發,研究其中的美、丑、崇高等審美範疇和人的審美意識。空間中的光影美學可以概括為抽象、簡潔、純粹。博物館中的光與影構成了藝術的物質與精神的表現特徵。同時光影也是空間藝術的靈魂,它使靜止的物體產生了生機。無論什麼樣的光影遊戲,都會給人帶來奇妙的感覺體驗。光影在空間中不僅僅對空間本身產生影響,同時對在空間中的人也產生了一定心理影響和一定的靈性。於是空間有了光影便是有了生命。正如南京大報恩博物館通過天光,人工光的合理設計,讓光與影互相交融,使報恩寺整個空間有了生機,有了靈魂,更加神聖。真誠的美使觀者一進入便能感受到一種難以表達的驚喜和神秘感。

光影作為一種藝術手段,它展現給人們的不只是一種美學概念,它成功地打破了傳統影學的局限,在空間畫面上取得了進展,挖掘出了新的格調,從而使博物館的空間更好地展現其要表達的思想情感,發展成為一種高大上的表現模式,敘述更好的故事。正如法國著名存在主義哲學家、劇作家馬賽爾·馬爾丹所說,光線給了空間生命,讓空間得以復活。博物館中因為有了光影,時間和歷史才得以復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