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抑鬱的邏輯】之六:沒有「最好」,只有「適合」

【抑鬱的邏輯】之六:沒有「最好」,只有「適合」

本系列之五提到,抑鬱症是一種特異性疾病。明白這個道理,有什麼意義?

意義在於:應該由此認識到,診斷抑鬱症要有開放思維,不能簡單地用一個標準生搬硬套,既要防止漏診,也要防止誤診;相應地,治療抑鬱症,也要結合患者此時此刻的個體差異,選擇個性化的治療方案。

就是說:對抗抑鬱症,不存在「最好的」治療方式,只有「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一)

治療抑鬱症有太多的方法。最為主流的是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藥物治療涉及幾十種葯的幾百種組合,此外還有電療、磁療;心理治療更是門派眾多,精神分析、人本主義、森田療法、認知行為療法……

除了這兩種主流方法,還有形形色色、五花八門的偏門和發揮。比如:針灸、瑜伽、冥想、宗教、光照、音樂、插花、營養、公益,等等。不一而足。

這麼多方法,讓人眼花繚亂。哪一個最好?該選哪一個?

很多患者持經驗主義的態度。自己用某種方法治療見效,或者聽某人說用某種方法見效,就堅信這是治療抑鬱症的不二法門,逢人就推廣。其情可感,其心可鑒。但是,殊不知「吾之蜜糖」,很可能是「彼之砒霜」。如果執迷於此,或盲從盲信,或盲目排斥,就可能浪費錢財,貽誤病情,悔之何及。

我曾寫過一篇文章,評論這個現象:「很多人都習慣於從自身經驗出發認識外部世界。這並非壞事,因為由此得到的認識往往更真切和更有力量。但是,如果僅僅停留於此,他的視野也會是有局限的。」

這說的其實是我自己。六年前,我初發病時,曾經嘗試過中醫和心理治療,費錢費力而無效,最後戲劇性地靠藥物臨床治癒。於是,我相信藥物治療,排斥中醫和心理治療。有患者來找我諮詢,我告訴他們:要相信現代醫學,接受藥物治療。只要遵守醫囑,足量足療程服藥,就一定能治好抑鬱症。

回過頭來看,這樣的建議並不錯,但有些絕對化。接受藥物治療不是唯一的選擇;而且藥物治療確實不能對所有患者都有效。

經驗統計表明:大約30%的患者用藥沒有效果。這還不包括誤診、用藥不當、患者服藥依從性不夠等情況。也就是說,即使醫生做出了正確的診斷,找到了對症的藥物組合和劑量,患者也努力配合,足量足療程服藥,仍然會有大約30%的患者治療效果不明顯。

另一種情況是,有些患者雖然用藥見效,但好得不徹底,仍會頭疼、頭暈,認知能力、感受能力也不同程度受損。很多患者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好了,但總覺得哪兒不對勁,不能全身心投入生活。這些就叫「殘留癥狀」。

在見過越來越多的難治性抑鬱病例后,我不得不承認,確有少部分患者對藥物不敏感。因此,我逐漸改變了只推崇藥物治療的態度,思路更加開放。比如,我曾寫文章宣稱,中醫治療抑鬱症無效。現在,我會說:「對於中醫治療抑鬱症,需要進一步探索和研究,找到療效和療法之間的直接對應關係。」

甚至,對靈修、家排、念咒等等,只要不耽誤患者,不給患者增加經濟負擔,我也支持嘗試,樂見其成。

(二)

寫到這裡,再回顧一下本系列之四《抑鬱是一連串事件》。其中我寫道:「抑鬱症是一個人生物關係、社會關係和時間關係的總和。」

這個道理指引著開放性思維的方向。它意味著,抑鬱症不是單一的軀體疾病或心理疾病,而有著更加豐富複雜的內容。既如此,無論是醫生還是患者,都要以包容的、開放的心態,從生物、心理、社會等多方面,尋找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具體地說,有的人適合藥物治療,有的人適合心理治療。或者說同一個患者,在某個時期適合藥物治療,在另一個時期又適合心理治療;與此同時,又需要運動療法、敘事療法、音樂療法、光照療法、花藝療法作為輔助。

人類的大腦過於複雜,奧妙無窮,而現代科學對大腦的研究還在探索過程中,對抑鬱症的病因、癥狀和療效,尚不能完全描述出對應的因果關係。可能是一因一果,也可能是多果一因,甚至是多因一果、多果多因。

無數的可能性逐步展現,我們不能把抑鬱症治療方式絕對化。不要排斥別的方法,唯我正確;當然也不要盲從。

(三)

這些年,不斷有陌生的患者給我寫信,討要當年我的藥物組合,想如法炮製,讓我哭笑不得。用古代一個成語來描述,這就叫「刻舟求劍」。時空在變,人也在變,哪有一個固定不變、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治療方案呢?

那麼,該如何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方式?我認為可以在以下幾方面做出努力:

一是以科學的態度,對未知抱有敬畏之心;以開放的心態,放棄「唯我獨尊」。不要固執己見,不要黨同伐異,而要勇於學習和嘗試。

二是對生命抱有感恩之心。少一些抱怨,多一些接納。治療有效要感恩,治療無效也不要失望。永遠記住:行動第一。堅持下去,就有辦法。

三是為自己刻苦鑽研。患者要以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加強學習和研究。如果採用藥物治療,就要學習精神醫學,研究藥物治療原理,理解醫生的用藥邏輯,這樣才可以增強治療依從性;如果採用心理治療,就要學習心理學,做自己的心理醫生。這是一條更為艱難的道路,但值得追求。

四是要關注技術細節。魔鬼在細節中,任何方法只有能運用才談得上價值。有方法而不會操作,再好的方法也是紙上談兵。

五是允許試錯。抑鬱症是大腦的功能性障礙,而現代科學對大腦的研究還在初級階段,對抑鬱症在治療僅僅是對症治療,誰也不能指望某種方法一定見效。只要自己堅持不懈,不斷試錯,總能不斷從錯誤走向正確。

特彆強調,在試錯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耐心」和「信心」。只要對自己負責,有耐心,有信心,堅持到底,就一定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法。

而適合自己的,一定就是最好的!(待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