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實現「珍珠論」從兩方面著手:新股IPO和深化改革退市機制

實現「珍珠論」從兩方面著手:新股IPO和深化改革退市機制

實現「珍珠論」須從兩方面著手

曹中銘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今日上午10時在國新辦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介紹協調推進資本市場改革穩定發展等方面情況,並答記者問。與以往的「語出驚人」不同,此次證監會主席答記者問在語言上非常有創意性。

去年全國「兩會」期間,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曾與銀監會主席尚福林、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一同回答記者的提問,如果說上次三位主席都是主角的話,那麼此次的主角無疑是劉士余本人,因此其也更受市場的關注。

對市場上那些為所欲為者曾經口出「害人精」、「妖精」、「『吸血扒皮』的資本大鱷」等驚人之語的劉士余,今天在回答記者問題時,則創意性地提出了「羽毛論」、「珍珠論」。比如劉士余表示,有人在資本市場巧取豪奪。這些行為披著合法的外衣,在資本市場巧取豪奪,殘忍地侵犯廣大投資者的權益。不擔心掉幾根羽毛,只有把投資者權益保護好,「掉的羽毛還會長出來」。再如「珍珠論」。劉士余將資本市場比喻為一串珍珠項鏈,其表示,要有好的珍珠,穿起來的項鏈任何時候戴著好看,那挑的線就要堅固紮實,珍珠項鏈在夏天是怕汗的,遇汗以後要洗乾淨,怕酸、怕鹼,要呵護。背後其實劍指上市公司質量、基礎制度建設,以及強化監管與投資者保護等。

儘管對於劉主席提出的股市「具備適時適度增加IPO的條件」本人並不敢苟同,但對於市場「要有高質量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數量還要增加」的觀點筆者還是認同的。畢竟,如果資本市場沒有新鮮血液的加盟,就會像一潭死水,不僅沒有活力,也會讓投資者遠離市場。那麼,其融資、定價、優化資源配置的三大功能將無從談起。

而實現劉士余所稱的「珍珠論」,筆者以為需要從兩方面著手。其一是新股IPO環節。A股市場上市公司質量參差不齊,魚目混珠,表面上是某些上市公司本身質量存在問題,但客觀上沒有把好上市公司的質量關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一家企業上市后,一年質優、兩年質平,三年變垃圾即是這種現象的真實寫照。

從目前的市場情形看,那些早期上市的「老牌」上市公司早已變得面目全非,或從市場上銷聲匿跡,或退市,或被借殼,而市場上像貴州茅台這樣的優質上市公司簡直是鳳毛麟角,更多的上市公司在市場上只能用「苟活」來形容。這一切的所有癥結則在於,對於企業上市把關不嚴。雲南綠大地、萬福生科等企業也能上市,不是最好的「樣本」嗎?

因此,把好企業的上市關就顯得尤為重要。不把好質量關,那麼上市的就可能不是什麼「珍珠」,而是糟粕。

其二是須進一步深化改革退市機制。與原來相比,2014年證監會對退市制度進行的改革,其進步有目共睹。不過,現行的退市機制仍然沒有解決垃圾公司的退市問題。而且,由於併購重組沒有任何的門檻,一家垃圾公司即使面臨退市的危險,也常常能通過資產重組的方式起死回生。沒有任何價值的垃圾股,本該退市的股票,能夠繼續混跡於市場中,與現行退市機制仍然存在重大缺陷是有關的。

從這個角度上講,即使是監管部門把好了新股IPO的質量關,由於市場上仍然大量充斥著垃圾股,也即意味著某些「珍珠」已經變成了「爛珍珠」,這樣的「珍珠」即使是與好的「珍珠」串在一起,這條「珍珠項鏈」也不會好看,甚至會給人非常「丑」的感覺。

要讓市場這串「珍珠項鏈」變得好看,在把好上市質量關的前提下,只有將那些「爛珍珠」都消除出去才是上策。因此,改革現行退市機制不可或缺。筆者的建議是,應降低上市公司退市的門檻,與此同時,設置上市公司定增、啟動重大資產重組的門檻。如果這兩項措施都得力,那麼「爛珍珠」被消除出市場將變成現實。資本市場像一串好看的「珍珠項鏈」呈現在投資者面前,將不會是什麼新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