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發表的論文都是有錯的

我們發表的論文都是有錯的

轉載自:科學網 | 楊建軍

今天下午收到期刊編輯一份郵件,提示對將要刊出的論文進行出版前校對。晚上就忙乎好一陣子,看著期刊編輯重新編排好的清清爽爽的論文,一邊感慨出版編輯的不易,一邊又對出現的諸多錯誤直犯嘀咕,本來好好的,被重新一整,又平生很多問題。再看看投稿系統中,密密麻麻的評審及修稿記錄,又自問,真有必要這樣么?真想給期刊和編輯們提一個混蛋的建議,今後作者按格式提交的稿子,如果評審覺得可行,直接發布得了,不要修,不要改,不要編,不要校,大家都省心省事。然後,整理了一堆校對意見,希望所有的錯誤被消除了。其實是不可能的!

搞定此事後,無意在手機上看到果殼網的一條推送,題目就嚇人一跳:《Nature》編輯說:在《Nature》上發表的一切都是錯的,乍一看,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Nature》編輯:Henry Gee

講這話的人,Henry Gee,確實是《Nature》的編輯,而且是生物科學的Senior Editor,他本人也是一名科學家,博士畢業於劍橋大學。居然有這種領悟,砸飯碗的節奏啊!且聽他怎麼解釋:

有科學家說科學就是新的宗教,真理就是它的上帝。我很生氣,所以我在衛報上寫了個文章。科學不是關於真理的,它是關於懷疑的;不是關於確定性,而是關於不確定性的。宗教才整天說不容懷疑的真理。但我覺得很多科學家忘了這一點。我說過一句話讓我同事們都特別擔心:「我們在《自然》上發表的一切都是錯的」。我很為這句話感到驕傲,但同事都怕得要死。我其實想說的是,我們發表的所有東西,都只是對現實的近似。將來肯定有人會作出更好的東西。

如果我們在《自然》上發的都是絕對正確的話,我們很快就沒工作了,很快就把所有的東西都發現了。但是我們知道那句老話:你知道的越多,就越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就像論文里總是出現的那句話一樣,「這項研究提出的新問題比回答的舊問題更多」。

這個狡辯,我覺得在理!既然《Nature》的編輯這樣說,那是否可以推論:對於更普遍的期刊,和更廣泛的論文,我們發表的論文都是有錯的?就我自己的經驗,這句話成立,論文發表后,總能發現她的不完美,或者多了不該多的,或者少了不該少的,亦或,完全是扯淡。雖然,當初非常以為那是真理!

碼幾條壓題的話:

1、不要總期望你發表的是真理,只要你夠滄桑,你終將明白一個道理:那些毋容置疑的真理,其實是沒有發表價值的。提出極具挑戰且看似荒唐的東西,並由時間去打磨成真理,那才了不起。

2、科研工作者似乎可以坦然一些。論文發表中,犯錯誤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因為大家都在犯錯。但是,且但是,科學發表中,你得誠實地犯錯,你得足夠認真,你得提供足夠的相關信息來證明你的誠實。

3、看來,科學發表中,抓小辮子很容易。動輒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喊打喊殺,真的沒意思。也不可居高臨下,瞎指亂點,信口雌黃。從錯誤中發掘有價值的東西,比在錯誤中尋找垃圾的東西,可能更重要。(生物易構 | 更人性的生物化學試劑採購平台 -www.bioeg.cn-)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