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兩千年來這裡都是雲南的東大門

兩千年來這裡都是雲南的東大門

宣威

可渡兩千年來這裡都是雲南的東大門

文圖/大狗熊

可渡村位於雲南省宣威市楊柳鄉,自古便為中原入滇的咽喉,號稱"秦道明關,滇黔鎖鑰"。古道自北而來,被洶湧的北盤江所阻擋,夏雨時節,雲貴交通幾乎斷絕,多少人望河興嘆。於是就有好事者沿江勘踏,發現一處可以渡河之地--沒有文人雅士為它取個充滿意象的名字,可渡就幾千年一直沿用下來。可渡是雲南的大門,彎彎曲曲的古道全部由青石板鋪成,寬約2米,呈"之"字形沿河岸盤旋而上。明、清兩代,可渡是東西往來最頻繁的驛道。如今,楊柳鄉可渡村被列為雲南省歷史文化名村。

可渡關城樓

若不是為了看這條活在歷史中的「國道」,我是決不會對可渡感興趣的。可渡只是一個村子,充其量是宣威市楊柳鄉鄉政府的所在地,對於風光處處的雲南來說,我是不會專程看它去的。

北盤江是雲貴界河,正前方為雲南

古道就從貴州的山上下來,直到江邊。

古道上曾經的驛站真是異域——雄大磅礴的烏蒙山一望無盡,夕陽下偉岸的身影籠蓋四方,散出淡淡的藍光。北盤江在群山中擠出一條縫隙,把雲南和貴州分隔開,一邊是黑色的山巒,另一邊是紅色的大地。白雲蒼狗,古道西風,在這種過於荒涼的自然之中,讓人感覺自己渺小得連悲哀都是徒勞。

接官亭(目前已倒塌)

兩省老鄉還在靠古道來往不知不覺,我已經走在了這條古道上。彎彎曲曲的道路全部由青石板鋪成,寬約2米,呈「之」字形沿河岸盤旋而上。數千年的風霜雨雪,路面已經變得坑坑窪窪,雜草叢生,堅硬的石板上還留下了眾多人踩馬踏的印跡。明、清兩代,可渡是東西往來最頻繁的驛道,雲南的銅礦,蘇杭的絲綢,經商販運往各處;由京城發往雲貴的各項政令,也在沿途各個驛站的協助下,以六百里加急傳至目的地。

可渡古村

普濟橋

當年的客棧

相傳是諸葛亮手書的「飛虹佇鶴」秦築五尺道,由宜賓經石門(鹽津豆沙關)通朱提(昭通)達味縣(曲靖)至滇池,使可渡成為「滇黔鎖鑰,入滇咽喉」,曾有「彈丸岩邑,南通六詔,北達三巴,東連金築,行旅冠裳,絡繹輻輳」的記載。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有了這樣一個地名——可渡。可渡是雲南的大門,打開大門,裡面的一切自然就任予取奪。自古征服雲南,必先佔領可渡,歷史上除了忽必烈是走滇西外,蜀漢諸葛亮、明代傅有德、清代鄂爾泰都是經可渡入滇,並在此發生激戰。諸葛營、得勝坡、古炮台,一場場金戈鐵馬的正劇背後是無限的血雨腥風,每次可渡關城樓上旌旗飄搖的時候,史書上記載的是「斬首萬餘」。也許這段古道有別於別的古道,更為獨特之處就是——每一塊石板都是用鮮血浸泡過的。

如今可渡通往貴州威寧的兩省交界牌坊雲南畫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