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收50元紅包被調查」,香港廉署獨有的零容忍!

「收50元紅包被調查」,香港廉署獨有的零容忍!

27年的香港廉政公署任職經歷,讓郭文緯的名字始終與香港的反貪反腐、廉政監督聯繫在一起。卸任廉政公署副專員之後的十餘年間,已經70歲的郭文緯,依舊在堅持這場「靜默革命」——行走各地,傳授廉政經驗。

近日,郭文緯現身人民大學的報告廳,講述香港反腐敗經驗與廉政公署要案分析。18時30分開始的講座,他提前10分鐘就來到現場調試PPT。身穿米色休閑西裝,聲音乾脆,溝通之初,便禮貌地遞上名片。

「香港廉署成立了24小時的舉報中心,並且成立後備調查小組,隨時採取行動,哪怕是舉報人半夜三點來,都是開門接待的;無論何時打電話,都能接通。

談1974年之前的香港:「媽媽曾帶一大包硬幣去生弟弟」

成立於1974年的香港廉政公署,運行至今,「喝咖啡」成為協助廉署調查的符號。這也說明著公眾對香港廉署的深刻認可。

郭文緯在廉署成立的第二年加入,曾擔任執行處調查主任、處長等職務,牽頭主辦劉金寶、黃宏生、周正毅等重大貪腐案件,也歷經廉署從起步到巔峰的諸多發展時刻。

「40多年前,我的弟弟在醫院裡面出生,我媽媽帶著一大包硬幣到產床上去,因為拜託護士和工作人員拿杯水、拿個葯,都需要給小費,如果你不給,這杯水可能3個小時后才給你。」郭文緯說,40多年前,腐敗已成為香港最嚴重的社會問題。

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隨後成功懲辦葛柏案,並治理警察部門的集團式腐敗,鍛造出了香港廉署的「金字招牌」。

談廉署反腐路徑:「涉及貪腐有51%的機會被抓」

「廉政公署成功的秘訣就是推行『三管齊下』反貪法,執法、預防和教育。」郭文緯講起分享香港廉署的反貪腐經驗時提到一個口號,在香港,「貪腐是一個高風險、低收入、低成果的罪行」。

「廉署向香港人傳遞的一個認知就是,如果你要涉及貪腐,可能有51%的機會被抓。而且,就算只貪污幾塊錢,都可能被送上法庭。」郭文緯以香港近段時間的一個典型反腐案例來說明,「有個殯儀館職員,向死者家屬要了50塊紅包,隨後被舉報,廉署就對這個職員進行了調查,最後起訴,法庭判處其5個星期的監禁。」

而且,在香港,貪腐除了要承擔監禁的刑罰之外,廉署還會對財產一追到底,令受賄罪完全沒有機會享受財產。在香港,廉署使不再接受貪腐的概念成為香港民眾相關生活的一部分,超過70%的市民願意實名舉報,郭文緯說,「這是信心與決心的體現。」

【對話】

澎湃新聞:超70%的香港民眾會對貪腐進行實名舉報,廉署是怎麼確保舉報人安全的?

郭文緯:香港廉署的內部保密制度做得很嚴密,除辦案人員之外,任何人都不可涉入廉署案件內容,除非案件已經移交法庭,一旦發生泄密,將處以嚴重的刑罰,將面臨監禁。而且,為了保密,廉署控制辦案人員人數。

澎湃新聞:內地對公眾的反貪腐宣傳是不是還有待加強?

郭文緯:的確,我在內地很多學校講座,發現幾乎沒有任何一所學校會給學生開設廉政宣傳課程。在香港,廉署會把宣傳口號寫在公共場所的廣告上,利用一切宣傳媒介反貪,廉署人員還會走進社區辦防貪講座,每所國小校每周一堂課播放德育教育卡通片「想一想」,大中學生則要接受「反貪個案齊探討」的廉署課程。相對來看,內地對公眾的反貪腐宣傳是不夠的。

澎湃新聞:曾有前香港廉署工作人員指出廉署內部競爭十分激烈,為增加破案率及民眾滿意度,不惜「製造案件」去破案。廉署具有獨立性,並且有著「一人之下」的權力,如何能保證對其制衡和監督?近年來實現了嗎?

郭文緯:這種問題是不可能存在的。廉署雖然是獨立機構,只對行政長官負責,且廉署專員不受任何人管轄,擁有拘捕權、扣留權、查詢資料權等特殊權力。但同時也有審查貪污案件委員會、獨立投訴委員會、法院、立法會等諸多機構對廉署進行內外監督。

澎湃新聞:多年來,香港廉署的肅貪經驗及模式內地可否複製,一直都是各界爭論較多的問題,你怎麼看?

郭文緯:不可完全複製,畢竟內地與香港的實際情況有所區別,但是有些經驗是可以借鑒的。比如近期內地成立監察委員會試點,就是加強打擊貪腐的獨立性使其辦案不受干擾,這就與香港廉政公署有相似之處。

澎湃新聞:「收50元紅包被調查」是不是香港獨有的?

郭文緯: 很多地方對於行賄受賄的數額設定了紅線,而且為了降低檢察院、法院的工作量,平衡資源分配,程度較小的案件就會交給行政部門自行處理,所以「收50元紅包會判刑」的情況,現在看來還是香港比較特別的存在,這也是香港廉政公署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零容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