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在飛機上吃過老乾媽和冒菜嗎?你居然吃得還不如50年前!

你在飛機上吃過老乾媽和冒菜嗎?你居然吃得還不如50年前!

我不會為了一頓飯去飛行,但美味的一餐卻能讓我下飛機的時候保持美好的心情——在天上好好吃一頓,這個要求算不算太高?

2050年,飛往紐約的航班上,你餓了,按下呼喚鈴,機器人空乘端著一盒五顏六色的小藥丸來到你身邊:「請問,你想要煙熏三文魚口味,還是韃靼牛肉口味?有新出的日式鰻魚口味,你想試試嗎?」

不~~~我被噩夢驚醒。還好現在是2017年,趕緊請新加坡航空的美麗空姐給我端份烤豬肉壓壓驚。

最奢侈的飛機餐?其實都是前人玩剩下的

世界名廚設計的菜單,能和高級餐廳相媲美的酒單,以及從當地特色菜到不斷升級的珍饈佳肴……世界上最好的航空公司都明白:抓住乘客的胃,能更好地抓住他們的心

但是,即使是現在最奢侈的飛機餐,其實仍舊是50年前的航空公司玩剩下的。魚子醬法航早就在巴黎-紐約的航線上提供了。龍蝦北歐航空表示,您打算來幾隻?這一切可都發生在1960年代喲。

在飛機餐的黃金年代,各家航空公司絞盡腦汁地將地面的餐飲水準copy不走樣地複製到一萬米的高空。人們可以享用6道菜,或7道菜的晚餐,下午茶雞尾酒小食,餐前餐后的香煙……甚至還有現切的伊比利亞5J火腿

在飛機餐上走心的航空公司有多拼,你造嗎?

飛機餐的黃金年代終結於1980年代,隨著機票越來越便宜,再像從前那樣提供奢侈的飲食顯然不符合商業邏輯。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航空公司在儘可能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仍然努力維持飛機餐的品質。

土耳其航空奧斯曼風格的茶具擺到了飛機上,還聘用了400多位「飛行廚師」,隨航班飛行,以確保食物能夠完美地呈現給旅客;維珍航空「Flight Bites」Tapas盒,包括6款不同小食,色味雙全,還每季更換花色品種。

長榮航空最著名的Hello Kitty套餐,成人也同樣可以預訂(空姐會優先派發兒童餐,叫到你名字的時候,別害羞,把手舉高);搭乘奧地利航空,直到航班起飛前1小時,都能預訂維也納豬排朱古力慕斯(和艙位無關,只需€15)。

新加坡航空的餐飲供應商在樟宜機場有一座航空飲食中心,裡面安裝了一台模擬艙,可以在低壓環境中烹飪和試吃飯菜,新航籍此開發了許多飛機餐。漢莎航空的特製實驗室里,甚至製作了可以振動的座椅,以真實還原機艙內的用餐體驗。

紐西蘭航空每年在運營的航班上提供超過100萬瓶葡萄酒;阿拉斯加航空除了免費的葡萄酒,還提供與橙汁和姜混合的烈酒飲料;阿聯酋航空為自己的頭等艙客人準備了Dom Pérignon香檳,而國泰航空則提供Krug香檳……至少科學研究顯示,在飛行中適量飲酒有助於保持精神舒緩,提升休息品質。

想知道哪些航空公司的飛機餐值得一試,請拉至文末——不過,接下來的內容同樣很精彩。

名廚和飛機餐,不得不說的故事

在航空公司為了提升飛機餐品質的所有努力中,被宣傳得最多,也最為人們熟悉的,莫過於航空公司和名廚之間的合作了。

雖然名廚的畢生功力主要體現在頭等艙和商務艙的餐食水平上,但是法航Raymond Oliver評估菜單這件事,對於所有旅行者而言都有著劃時代的影響。因為,是這位名廚最早發現並指出,由於機艙環境乾燥、艙內氣壓較低,人的嗅覺和味覺變得遲鈍——所以人們才會普遍反映飛機餐不好吃。

從此以後,各家航空公司開始為乘客提供口味更重的餐食,更咸或者更辣,咖喱成為很多航空公司的選擇。國內航空公司的解決方案更直接也更接地氣——直接送上一包榨菜,皆大歡喜。而番茄汁一躍成為最受歡迎的機上飲料之一。

很不幸,這一偉大發現,隨著研究的越加深入而變得不太靠譜。美國康奈爾大學發現,機艙內的雜訊達到85分貝,會嚴重干擾了我們的味覺;倫敦大學感官研究中心的Barry C Smith教授進一步指出,飛機的白雜訊使大腦對鹹味或酸味的感知降低了15%——所以,漢莎航空為商務艙乘客配備降噪耳機的舉措,很可能是漢莎航空的飛機餐受到好評的重要因素。

飛機餐的過去和將來

1919年倫敦飛往巴黎的商業航班上售賣的三明治成為了最初的飛機餐,每份售價3先令。1936年美聯航率先在飛機上設置了廚房——此前,乘客在飛機上只能吃冷掉的炸雞三明治土豆沙拉;或是飛機降落加油的間隙,在機場吃點簡餐(如果能夠吃得下的話——當時的飛機「有點」顛簸)。

1958年,泛美航空在飛機上裝了四個烤爐,號稱五分鐘送上熱餐的廣告,宣告了飛機餐黃金時代的開始。同年,美國和歐洲的航空公司也為機上應該提供怎樣的三明治打起了口水戰(美式三明治較簡單,就是麵包夾乳酪火腿;歐式的開放式三明治較為精緻,配料豐富,甚至還有牛舌)。

1987年,隨著航空業對成本的控制越來越嚴,飛機餐越來越縮水,美國航空公司總裁羅伯特·克蘭德拉(Robert Crandall)命令將每份沙拉里的一顆橄欖去掉,進而為公司每年節省了40萬美元——這是真實的故事。

2012年12月,日本航空全日空在聖誕節期間為乘客提供肯德基,炸雞重回飛機餐——一個76年的輪迴,和哈雷彗星一樣。

至於飛機餐的未來,不好的消息是機器人可能取代空乘,甚至用傳送帶在飛機上遞送食物;至於用營養丸糊狀營養餐取代現有的飛機餐——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慄。好在還有另一種可能:人們為了享受,以及科技水平的提升,飛機餐的水準越來越接近地面。

另外,未來的飛行器速度會越來越快,原本需要飛10幾個小時的航程被縮短在3個小時內,所以飛機餐可能會被取消,莓子果乾混合堅果將取而代之,成為航班的標配。

關於機上飲食,我們有幾個小建議

多喝水

這樣作不僅僅讓你在飛行過程中感覺更舒服(機艙里的乾燥程度和沙漠不相上下),更能讓你感到值回票價。如果你乘坐紐西蘭航空,千萬別客氣,多要幾次水——那可是「世界上最好的水」灣藍(Waiwera)——小家子氣地說一句,每瓶售價¥50+哦。

喝點小酒,但少喝啤酒

雖然荷蘭皇家航空和喜力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讓扎啤上了天,但我還是不太建議你在飛機上喝啤酒。酒精有利尿作用,而和葡萄酒或烈酒相比,啤酒會讓我們更頻繁得想上廁所。另外,機艙氣壓較低,啤酒更易引發胃腸脹氣,萬一情況嚴重,航班甚至可能返航(有過這樣的先例)。

短途飛行時,飲食注意節制

通常,航空公司在長途航班上提供的飲食會比短途航班更好(兩者的預算差可能多達20美元)。相對而言,飛機餐的鹽分和熱量都較高,不能算是太健康的食物。所以,短途飛行時,不是很餓的話,可以只吃機餐附帶的色拉和水果,再來點堅果即可。

在這些航班上,不吃機餐就可惜了

最近幾年,提供更具當地特色的飲食越來越成為航空業的潮流,即使行色匆匆,你錯過當地風味的遺憾也可以在飛機上彌補一二。所以,如果你搭乘這些航空公司的航班,不吃機餐就可惜了。

夏威夷航空會提供夏威夷標誌性的佳肴,Loco Moco,米飯配漢堡肉餅,澆上肉汁再加一個太陽蛋;卡達航空會為乘客提供鷹嘴豆泥、Tabouleh沙拉、muhammara或lahim bil agine等中東傳統食物;大韓航空的石鍋拌飯曾經讓邁克爾·傑克遜回味不已;而四川航空的冒菜、雙拼小炒肉、烤魷魚、老乾媽和枇杷膏,更是凸顯了大吃貨省的深厚底蘊。

2016年全球最佳飛機餐(數據來源:Skytrax)

頭等艙:

阿提哈德航空,法國航空,國泰航空,阿聯酋航空,新加坡航空

商務艙

土耳其航空,卡達航空,奧地利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印尼鷹航

*海南航空也躋身前十

高端經濟艙

澳洲航空,紐西蘭航空,法國航空,漢莎航空,日本航空

經濟艙

韓亞航空,泰國航空,土耳其航空,新加坡航空,國泰航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