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多少情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多少情

人筆下情有四種:「薄情」「無情」「多情」「深情」

所謂「薄情」:古人筆下呈現多少詞句,展現幾多相思苦,想當初「驚鴻去后,輕拋素襪,杳無音信。」可如今「只恨薄情郎已去,杳無音信待何時。」可是幾人深思,無奈薄情怕耽擱,可惜有情總閑卻。

一《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的薄情:

柳永《定風波》:「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姜夔《踏莎行》:「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歐陽修《蝶戀花》:「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晏幾道《阮郎歸》:「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晁補之《水龍吟》:「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

晁沖之《臨江仙》:「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周邦彥《解語花》:「年光是也,惟只見、舊情衰謝。」

晏幾道《蝶戀花》:「欲盡此情書尺素。浮雁沉魚,終了無憑據」

王安石《千秋歲引》:「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他情擔閣,可惜風流總閑卻。」

周邦彥《解連環》:「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

周紫芝《踏莎行》:「情似遊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

辛棄疾《賀新郎》:「推手含情還卻手,一抹《梁州》哀徹。」

盧祖皋《江城子》:「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

吳文英《鶯啼序》:「念羈情、遊盪隨風,化為輕絮。」

姚雲文《紫萸香慢》:「正自羈懷多感,怕荒台高處,更不勝情。」

姜夔《揚州慢》:「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史達祖《喜遷鶯》:「舊情拘未定,猶自學當年遊歷,怕萬一,誤玉人夜寒簾隙。」

所謂「無情」:恨君無情,幾多調零,風雨落,知多少、滿院凄涼,一簾春暮。更那般,無情燕子,怕春寒,又誤花期,何必當初。踏金屋,隻影立,羨連理,一副殘局。

二、《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的無情

趙佶《宴山亭》:「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問院落凄涼,幾番春暮?」

范仲淹《蘇幕遮》:「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晏幾道《木蘭花》:「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

蘇軾《水龍吟》:「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晁補之《憶少年》:「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李邴《漢宮春》:「無情燕子,怕春寒、輕失花期。」

時彥《青門飲》:「料有牽情處,忍思量耳邊曾道。」

秦觀《八六子》:「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

周邦彥《尉遲杯》:「無情畫舸,都不管、煙波隔南浦。等行人、醉擁重衾,載將離恨歸去。」

姜夔《長亭怨慢》:「樹若有情時,不會得青青如此!」

劉克莊《生查子》:「物色舊時同,情味中年別。」

趙令畤《蝶戀花》:「盡日沉煙香一縷。宿酒醒遲,惱破春情緒。」

吳文英《祝英台近》:「有情花影闌干,鶯聲門徑,解留我霎時凝佇。」

姜夔《齊天樂》:「曲曲屏山,夜涼獨自甚情緒?」

賀鑄《浣溪沙》:「物情惟有醉中真。」

所謂「多情」: 「多情自古多餘恨,恨君綿綿無絕期」自是多情種,枝上無休文,剪下紅情綠意,寄信釵難送消息。念楚鄉旅舍,柔情別緒,難與溫存?

三、《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的多情

晏殊《木蘭花》:「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柳永《雨霖鈴》:「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秦觀《滿庭芳》:「多情,行樂處,珠鈿翠蓋,玉轡紅纓。」

周邦彥《六丑》:「多情為誰追惜?但蜂媒蝶使,時叩窗槅。」

葉夢得《虞美人》:「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

蔡伸《柳梢青》:「自是休文,多情多感,不幹風月。」

周密《花犯》:「冰絲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

辛棄疾《摸魚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黃孝邁《湘春夜月》:「念楚鄉旅宿,柔情別緒,誰與溫存?」

晏幾道《清平樂》:「渡頭楊柳青青,枝枝葉葉離情。」

賀鑄《感皇恩》:「羅襪塵生步迎顧,整鬟顰黛,脈脈兩情難語。」

吳文英《祝英台近》:「剪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

周邦彥《拜星月慢》:「水盼蘭情,總平生稀見。」

吳文英《瑞鶴仙》:「蘭情蕙盼,惹相思、春根酒畔。」

吳文英《點絳唇》:「情如水,小樓熏被,春夢笙歌里。」

張孝祥《六州歌頭》:「冠蓋使,紛馳鶩,若為情。」

彭元遜《六丑》:「有情不收,江山身是寄,浩蕩何世?」

吳文英《風入松》:「樓前綠暗分攜路,一絲柳、一寸柔情。」張先《千秋歲》:「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所謂「深情」:「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情切,情切,最關情,折枝梅花,也慕江南春,寄相思。倘若故人尚在,尊前念我,是關情。願拋芳一世,風雨供情愁,清吟度寂寥,待夕陽,試問花知否?

四、《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的深情

錢惟演《木蘭花》:「情懷漸覺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

張先《一叢花》:「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

晏殊《清平樂》:「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柳永《玉蝴蝶》:「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晏幾道《思遠人》:「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秦觀《滿庭芳》:「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周邦彥《過秦樓》:「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

周邦彥《浪淘沙慢》:「情切,望中地遠天闊,向露冷、風清無人處,耿耿寒漏咽。」

張元幹《石州慢》:「情切,畫樓深閉,想見東風,暗消肌雪。」

田為《江神子慢》:「太情切,消魂處、畫角黃昏時節。」

曹組《驀山溪》:「孤芳一世,供斷有情愁,消瘦損,東陽也,試問花知否?」

范成大《霜天曉角》:「勝絕,愁亦絕,此情誰共說。」

姜夔《翠樓吟》:「天涯情味,仗酒祓清愁,花消英氣。」

吳文英《渡江雲》:「數幽期難准,還始覺留情緣眼,寬頻因春。」

周邦彥《綺寮怨》:「尊前故人如在,想念我、最關情。」 晁端禮《綠頭鴨》:「最關情、漏聲正永,暗斷腸、花陰偷移。」

周密《高陽台》:「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

廖世美《燭影搖紅》:「紫薇登覽最關情,絕妙誇能賦。」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更多經典文章

延伸閱讀↓↓↓

過年就要有年味兒!看過來,從小年到十五傳統習俗大盤點

重溫詩詞里的惜時佳句

美人們的書法情懷,8大女書法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