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黃家駒和Beyond真的被神化了嗎?

黃家駒和Beyond真的被神化了嗎?

1993年6月30日,在日本富士電視台錄製節目期間墜落舞台的黃家駒,因重傷不治身亡,終年31歲。

黃家駒(1962.6.10-1993.6.30)

一轉眼過去了24年。

對於一個80后的樂迷來說,Beyond和黃家駒是兩個很難繞得過去的名字,我們的童年裡並沒有網易雲或者蝦米、酷狗,那一盤盤磁帶就是與流行音樂世界接軌的唯一方式——除非你選擇了電視里那些晚會歌手。

我不想特別煽情地說一句「我是聽著Beyond的歌長大的」,但是事實上在我的少年時光里,Beyond的音樂佔據了我的很大一部分人生,他們的磁帶我也忘了我買了多少盒,雖然如今知道那些大多是盜版帶,而操蛋的盜版商往往會把不同專輯的歌曲翻來覆去的組合起來。

於是為了僅僅是某一個沒有聽說過的歌名,天曉得當年的我花去了多少早飯錢。

我想全應該有無數個像我這樣的80後有過這樣的體驗吧。

Beyond

在2017年再談Beyond或者黃家駒其實是一件非常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因為伴隨著所謂「B鬥士」的興起,似乎再承認自己曾經很喜歡Beyond的歌是件很跌份兒的事情。畢竟誰也不想被劃分到持有「Beyond是世界四大樂隊之一」,「黃貫中是亞洲第一吉他手」之類言論的人群中。

就我個人而言,當滾堂的文章同步發送到各大媒體平台的時候,我的每期月度國搖新歌榜底下總是不時冒出來兩句「為什麼沒有Beyond」的評論,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就像很多人對韓國明星說不出的厭惡感源自那些毫無節制的韓粉;「B鬥士」們也沒少給Beyond招黑,因此有很多人會傾向於走到河的對岸:所以在知乎上有個反響強烈的問題「黃家駒如果活著,現在是什麼地位」底下,高贊答案儼然是一條鄙視鏈的狂歡。

類似的評價是知乎主流

死亡也許對神化一個人有著關鍵的作用,但將Beyond的音樂全盤否定,就難免不顯得有些矯枉過正。

對我而言,就算排除掉那些情感上的因素而言(也是因此,我似乎從來沒有寫過任何和Beyond有關的文章,就像我也極少去寫自己喜歡的其他樂隊一樣),我依然覺得Beyond是一支非常優秀的樂隊。

早期的Beyond無疑更多是接受的來自硬搖滾、重金屬和藝術搖滾的影響力,黃貫中等人組成的分支樂隊高速啤機就是妥妥的金屬范兒;而在Beyond的首張專輯中我個人最喜歡的一首歌《Long Way Without Friends》中可以輕易聽出早年的黃家駒深受大衛·鮑伊的影響。

Long Way Without Friends
00:0007:21

接下來的《亞拉伯跳舞女郎》到《現代舞台》大概標誌著藝術搖滾此路不通,但隨後的兩年裡,Beyond還是憑藉著在流行性和搖滾樂之間的平衡走向了商業性的最高峰,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裡,黃家駒就寫出了多首至今依然被廣泛翻唱,一代又一代樂迷熟知的名曲。

你確實可以憑藉金針獎或者金曲獎的得獎名單給同年代的Beyond、達明一派、太極和溫拿排個座次,但是你能想起來上一次在大陸的電視節目里聽到翻唱后三者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嗎?

近年,鄧紫棋翻唱Beyond的舞曲版《喜歡你》依然贏取了無數的年輕樂迷

也許是進入互聯網時代以後,人們獲得音樂越來越方便了,所以現在的樂迷的口味才會變得更加刁鑽。

我很難向你們解釋當我第一次聽到充滿阿拉伯風情的《亞拉伯跳舞女郎》那張專輯時,有多麼的吃驚。但我也完全可以理解,當現在的年輕人日常音樂食譜都已經包括從布魯斯到蘭草;從Dubstep到說唱的時候,來自80年代的某些音樂會顯得有些「老掉牙」。

但你不能否認他們的有些旋律真的很出眾,而且也很雋永。你或許會覺得把旋律寫的口水一點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1645也好,卡農進行也好誰都會啊。我也不想跟你較這個真,我只想說,如果真的有哪個音樂人有機會寫出來《真的愛你》或者《海闊天空》,即使他們內心認定這就是一首大俗歌,他們也一定會把它發出來的——因為它是真的很好聽啊。

黃家駒

而我覺得能夠支撐Beyond在樂壇繼續留存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們在偶像和樂隊之間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平衡點。

我在知乎的回答里看到有人在拿Beyond和今天的TF Boys比較,又說他們就是那個年代的偶像組合。這點我不能苟同,Beyond與偶像之間最明顯的區別在於他們從來都把音樂放在首位,即使出席過一些綜藝節目,但你也往往看到他們在配合節目環節之外,還要現場彈上一兩首歌。

如果放在今天來說的話,當年的黃家駒其實是一個非常具有商業頭腦的樂隊經理,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把Beyond做成一個主唱在前台,後面三個伴奏樂手的形式。所以在Beyond的歌曲中,我們會看到四個人都有發揮,而且是從作詞作曲到演唱上全面的展示。這是Beyond偶像的一面。

Beyond

另外一面,樂隊的幾個成員雖然沒有到達什麼「亞洲第一」的程度,但他們平均花在練習上的時間是有保障的,巔峰時期的黃貫中、葉世榮等人基本功還是相當紮實的。至於黃家強,他的那首《冷夜雨》又被多少貝斯手拿出來吹過牛逼呢?

黃家駒的吉他水準雖然談不上多好,但要說到主唱,那麼多聽著他歌長大的80后,有幾個有自信敢說自己能唱出他的味兒來?何況很多首Beyond的歌其實並不好唱。

而大家都愛黑的那支台灣樂隊,就算是樂隊的狂熱冬粉,恐怕也不會拿樂手的技術出來吹逼吧,因為根本就連想象空間都沒有啊。

24年過去了,當年黃家駒說香港沒有樂壇,因為那時的歌手都以翻唱日文歌為主,這樣成本低效果好,而對原創歌曲越來越不重視。我不敢說這句判斷是否應驗了今天萎靡的香港樂壇,但如果整個音樂圈都不思進取的話,後果也自然可想而知。

我今天再提Beyond,也並不是想通過神化黃家駒的死把他們推到一個高不可攀的地位。我只是覺得或許我們今天不怎麼珍視這份音樂的遺產而已。一部分人是對他們視而不見;另一部分人則是完全固步自封,這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情況。

1998年,我在我姐姐的單放機里第一次聽到《真的愛你》,那時我覺得這首歌真是棒極了。而後我陸續買過幾盒Beyond的磁帶,但直到一年多之後,我才聽說這個樂隊的主唱黃家駒早已經過世。

而我甚至以為那個人在騙我——他多半是把黃家駒和陳百強弄混了吧。

這是一個80后小鎮青年的悲哀,而你們今天只需要在網路上花費10秒鐘就能得出正確答案。

所以Beyond和黃家駒真的被神化了嗎?你可以從打開網易雲認真地聽他們的歌開始,再做出你的判斷。至少,你不用再多花那麼多的早飯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