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融創多地項目遇饑渴:年內發9隻信託輸血 開發或受限

融創多地項目遇饑渴:年內發9隻信託輸血 開發或受限

年內發9隻信託輸血 融創多地項目遇饑渴

每經實習記者 吳抒穎 每經記者 杜冉樂 每經編輯 宋思艱

在融創掀起併購狂潮后,金融機構開始擔憂其激進的債務槓桿會帶來更大風險。

用益信託網數據顯示,年初至今,融創累計發了9隻信託產品,該數量是過去兩年的總和還多。其中,在售信託產品3隻,總涉資數十億元。2016年11月以來,融創發行的信託項目多數投向具體項目開發建設。如果其信託項目受到嚴厲監管,對融創而言將意味著什麼?

資金流向項目開發

實際上,在房地產企業融資渠道遭到「封堵」后,信託融資一直被視為是房企的「救命稻草」。《每日經濟新聞》根據公開信息整理,近一年來,融創發行的十隻信託產品,絕大部分都投向了具體項目的開發建設。

募集規模最大的一隻信託產品為2017年6月9日發行的至信334號融創中心項目信託,Wind數據顯示,上述信託實際募集資金規模為47.05億元,受託人為民生信託。民生信託並未披露此只信託基金流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未能從其他渠道查閱到此只信託基金的用途。

2016年11月18日發行的融創深圳債權投資信託實際募集資金規模也超過35億元。Wind數據顯示,上述信託實際募集資金規模為35.7億元,受託人為大業信託,預期收益率為不高於6.3%,用於受讓融創深圳對於其100%控股的孫公司萊海天/萊洋天的借款債權及惠州萊蒙水榭灣項目的後期開發建設,融創深圳到期溢價回購債權。

2017年1月17日發行的榮享22號(融創團泊湖)信託實際募集資金也達到20億元,其資金將用於位於天津市靜海區團泊新城東區的融科伍杄島項目的開發建設。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顯示,融創近一年發行的信託產品還有:安泉109號(融創申城資產1號)信託,發行規模10億元,資金用於向上海融創發放信託貸款及其子公司實施的香溢花城三期住宅項目的後續開發建設及置換部分股東前期投入等;匯業42號融創杭州時代奧城項目信託,總募集資金為7.81億元,用於收購杭州融鑫恆投資有限公司享有的對杭州融御置業有限公司5億元債權,資金最終將用於符合監管要求的房地產項目開發建設。

其他項目還包括安泉129號(融創杭州奧體)信託、天順(2017)227號融創置地貸款信託和天啟【2017】297號融創興業信託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及上海融創1601號貸款信託等信託項目。不過,上述項目均未能通過公開渠道查詢到資金最後流向。

開發節奏或受限?

根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融創已經在公開渠道發行的信託計劃中,確定投向具體項目開發建設的資金逾70億元。

一名不願具名的信託資管人士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2016年以來信託公司為融創提供的融資有明顯的增加。

如果融創這一「輸血」渠道受限,對融創的後續開發投資將會有什麼影響?一位不願具名的證券房地產分析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項目上面沒有辦法進行融資,那後續的開發節奏勢必會受到較大的影響。沒有錢嘛。」

上述分析師擔憂,融創一系列的併購行為會對其主業帶來影響。「未來不排除有更多的信託公司進一步中止融創的信託項目,對於與融創有關的標的選擇也會更加慎重。它這麼激進,信託公司會擔心其有較大的財務風險。」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達了相似的觀點。他認為,「如果監管的指向性十分明確,那麼融創需要考慮相應的經營風險。,預計會對房地產實際項目產生較大的影響。」

不過,情況也許未必如外界預計的那麼糟。孫宏斌昨日表示,「銀行排查的事情,據我們了解,在融創跟萬達的投資併購之後,各個銀行就已經開始排查。這個事情特別正常。排查很正常,我們都在一家一家的溝通,大家也都很理解。」

而多名信託資管人士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證實,融創的信託項目被叫停是「個別信託公司的行為」。上述不願具名的信託資管人士指出,「目前沒有看到監管部門叫停融創項目的文件,目前來看只是個別行為,後續情況還有待觀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