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航空飛鏢-2017」開幕 第一天賽「體能」

「航空飛鏢-2017」開幕 第一天賽「體能」

原標題:「航空飛鏢-2017」開幕 第一天賽「體能」

開幕式現場。簡單隆重的開幕式,包括升旗、奏樂、致辭、宣誓,以及兵味兒十足的演出,總共才一個多小時。楊盼 攝

由空軍承辦的「航空飛鏢-2017」國際軍事比賽30日上午在吉林長春開幕,空軍副司令員張建平中將和俄空天軍總司令邦達列夫上將參加開幕式並致辭。

當天下午,「航空飛鏢-2017」賽事正式開賽,比的第一項卻與戰機無關,而是體能。比賽分三大項,分別是籃球、50米自由泳和「小五項」,其中「小五項」又包含跳繩、俯卧撐、蹲下起立、仰卧卷腹和10米x 5折返跑等5個小項。

開始,以為這項體能比賽是出於為參賽隊員後面搏擊長空「熱身」的目的,但四個小時看下來,才知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體能比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當然不是為了給賽事熱身、升溫,而是因為對於面向未來空戰的飛行員來說,體能素質不行就意味著距被淘汰不遠了。

尤其未來的殲擊機速度更快、機動性更好,飛行員在做爬升、俯衝、急轉彎等機動飛行時,對人體產生的載荷更大,對飛行員的耐力、抗疲勞能力要求更高。換句話說,性能越好的戰機,對身體素質要求越高,體能素質成了飛行員未來空戰的安身立命之本。

「航空飛鏢」賽事之所以有比體能這一項,大概就是出於糾正過去各國空軍飛行員部分存在「重飛行技術、輕體能訓練」思想的目的,引導飛行員重視體能素質,懂得只有體能素質和飛行技術都過硬,才能算是一名優秀的藍天驕子。

比賽的第一項是「籃球」,和筆者想象的不一樣,不是雙方飛行員來一場酣暢淋漓的籃球對抗賽,而是每個人都從罰球線開始,先將球砸向籃板,然後接住籃板彈回的球,轉身運球至中場線,再從中場線轉身,開始運球繞過5個間隔兩米的樁,然後運球上籃,投球,結束。

這個過程,整體時間越短越好,繞樁失誤越少越好,上籃進球越准越好。不得不說,中俄雙方的飛行員在這個項目上,表現和筆者的期待都有點兒差距,導致愛好運動的筆者有種即便自己上去也能一較高下的感覺。看得出,雙方飛行員閑暇時間聚到一起打籃球的時間,肯定都不多。

比如,中方隊員儘管有著主場之利,卻並非輕鬆自如,運球中斷、繞樁失誤、投球失准常有出現,讓坐在場邊等待上場的俄方運動員放鬆了不少,相互之間原先神情凝重的臉上有了絲絲笑容。

輪到俄方隊員上場,兩三人次之後,筆者禁不住鬆了一口氣。敢情俄方隊員也半斤八兩,罕有快速順利,零失誤完成整個過程的隊員。有一位在籃下連續投籃四次不進,站在場邊觀戰的俄羅斯戰略戰術航空兵備戰主任馬科維茨基少將忍不住嚷嚷了幾句。雖然聽不懂俄語,但從隊員臉上的沮喪,大致能猜出是批評。

升中俄兩國國旗。楊盼 攝

第二項「50米自由泳」比賽,俄方隊員優勢明顯。沒白白有著比更長的海岸線,每組八人入水,第一名到達終點的大多是俄方隊員,泳姿舒展,速度很快。但中方隊員並不示弱,且水平最為平均,因為每組的最後一名,似乎也是俄方隊員居多。

穿著最少,「坦誠相見」的游泳池,成了觀察雙方真實身材的最好場所,高矮胖瘦、肌肉含量一目了然。有意思的是,本以為來自歐洲,理應人高馬大的俄方隊員,其實大都和中方隊員差不多身高,只是塊頭兒顯得大點兒。

這提醒我們,空軍飛行員其實有著嚴格的身高體重標準。據說駕駛殲擊機的飛行員身高要求在1.68米到1.74米之間,最高不能超過1.78米,因為為了實現更快更高更隱形的技術要求,殲擊機的座艙往往很小。所以接近1.78米的,只能去飛轟炸機、運輸機等座艙相對寬敞的機型,但身高再高好像也不能超過1.8米。想必在這一點上,俄軍也是類似的標準。

第三項比賽是「小五項」,經過了前兩大項的競爭,隊員們到了這一關都放鬆下來。再者基本都是些和自己較勁的項目,雙方隊員表現都很好,跳繩、俯卧撐、蹲下起立、仰卧卷腹、折返跑,做的標準到位、遊刃有餘,展現出雙方飛行員較高的身體素質。

其實這些體能比賽的項目,並不足以展示一名飛行員真正的身體素質。飛的更高、更快,飛的戰機性能更好、更先進,永遠是每個空軍飛行員的最大夢想。為了這樣的夢想,除了努力、勤奮,飛行員還要比一般人自律的多。

比如為了保護視力,他們必須嚴格控制使用手機等屏幕產品的時間;為了保護聽覺,從不戴著耳機聽音樂;為了不超重,必須控制飲食;為了沒有傷疤,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須小心翼翼地避免讓自己受傷……

所有這些付出,不是為了別的,恰恰是為了追逐那個所有戰機飛行員都有的最大夢想。

空軍副司令員張建平中將致辭。楊盼 攝

俄空天軍總司令維克托·邦達列夫上將致辭。楊盼 攝

參賽裁判員、飛行員代表準備入場。楊盼 攝

俄空天軍參賽飛行員代表入場。楊盼 攝

空軍參賽飛行員代表入場。楊盼 攝

裁判員代表宣誓。楊盼 攝

俄空天軍飛行員代表全體參賽飛行員宣誓。楊盼 攝

人民解放軍軍樂團現場演奏。楊盼 攝

50米自由泳比賽場地。董兆輝 攝

籃球比賽項目的場地。董兆輝 攝

一名俄方參賽隊員在做俯卧撐。他的後方,另一名俄方隊員在跳繩。楊盼 攝

一名俄方參賽飛行隊員的領隊胸前兩邊下方的胸標,據介紹都是為「航空飛鏢」賽事專門製作的徽標。董兆輝 攝

一名俄方參賽飛行隊員的領隊在向記者講述他右臂臂章的意思,這是為了「航空飛鏢」賽事專門製作的徽標。董兆輝 攝

一名俄方隊員(藍衣)在墊子上做仰卧卷腹動作。楊盼 攝

一名中方參賽隊員在50米自由泳比賽中。楊盼 攝

一名中方參賽隊員在俄方裁判的監督下做俯卧撐。楊盼 攝

一名中方隊員在參加「10米X5折返跑」項目。楊盼 攝

一名中方隊員正在參加籃球比賽項目,幾名俄方隊員坐在場下等待。董兆輝 攝

這是一名俄方參賽飛行隊員的領隊,注意他的右臂臂章和右胸下方的胸標,據介紹都是為「航空飛鏢」賽事專門製作的徽標。董兆輝 攝

中俄雙方的參賽隊員準備開始賽前檢錄。董兆輝 攝

中方參賽隊員(紅衣)和俄方參賽隊員(藍衣)在等待檢錄。楊盼 攝

中方參賽隊員。楊盼 攝

左邊兩名是中方參賽隊員,右邊三名是俄方參賽隊員。「坦誠相見」的泳池成了觀察雙方身材的最好場所。楊盼 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