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世紀最美艷的"妓女" 第3次結婚時仍敢稱自己是"處女"

中世紀最美艷的"妓女" 第3次結婚時仍敢稱自己是"處女"

1480年出生的盧克雷齊婭•博爾吉亞,對世人來說,她是一個謎,一個童話。本來教皇的私生女就很容易成為閑談的話題,尤其是她又特別漂亮。直到今天她也頗具爭議,成為西方歷史小說和歷史劇中的熱門女主。

▲美劇與西班牙電影中的盧克雷齊婭

她能說流利的托斯卡納語、法語和西班牙語,能閱讀古希臘和拉丁作品,在舉止和作風方面都受過良好的教育,能在學術上高談闊論,也是一位頗有成就的詩人。

同時她也是脆弱的、易受傷害的,從小時候起她就捲入父親的歡愛中,遭受了致命的壓迫來取悅父親。與其同時代的一個女人描述她是「極漂亮的女人」,而在男人看來,她是令人銷魂的。

年輕時,她那張純潔的臉龐為她贏得了「甜美的臉龐」的稱號。她在少女時代的畫像天真爛漫,而後期的放蕩也絲毫沒有改變這種儀態。

她的獨特之處就是那一頭長及腳踝的金色長發。為了讓它更加美麗,她用蜂蜜、黑硫磺和明礬稀釋而成的溶液洗髮,據說用這種液體洗出來的頭髮可以保證十分光滑。

▲亞歷山大六世

人們說盧克雷齊婭很早就遺傳了她父親的作風,早在她21歲成為費拉拉女公爵之前,她的風流韻事已經讓她成為羅馬的傳奇人物。

在她17歲那年,她已經比同齡的其他女孩更聰明了。也許這就是上天註定的吧。她那「聖潔」的生身父親亞歷山大六世,把她的美貌和性感當作誘餌。為了穩固自己的位置,亞歷山大六世把自己的女兒先後送向陌生人的床榻。

在她13歲的時候,亞歷山大六世和阿拉貢王朝正處於敵對談判中,於是他把女兒嫁給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喬瓦尼•斯福爾札,也就是佩扎羅的首領,強大米蘭家族的一員。然後又使用自己的權力解除了這樁婚姻,把她嫁給了另一個人。她與誰結婚完全取決於父親與誰結盟。

在一段婚姻已經結束,另一段婚姻尚未開啟之前,據說她大部分時間都在用來學習如何調情,並把淫蕩的歡愉發揮到極致。

那些在色情書和戲劇中才有的場景、姿勢和對象都藉助她淫蕩的想象插上了翅膀,而在她的腦海中肯定不止這些。

她身邊的男人都是放蕩的,她知道在他們眼中她不過是一個玩物,任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她很可能選擇了放任自己,隨波逐流。這都是事實,結果是就連她娘家人——她的父親和兩個兄弟都很震驚。

▲愷撒•博爾吉亞(1475~1507)

愷撒•博爾吉亞是她最著名的哥哥。

在擔任紅衣主教時,英俊的愷撒身上便背負多條人命。他從年輕時便嗜殺成性,直到自己在維亞納外面的一次小戰鬥中被殺死。然而愷撒並不是一個殘忍之徒。他是那個時代的大人物。他比他妹妹更精悍,口才更好,更博學。在充滿殘忍、背叛的政治鬥爭中,他遊刃有餘。事實上,他還是馬基雅維利口中的模範。馬基雅維利認為他充滿魅力。

在整個博爾吉亞家族史中,圍繞她的兄長、甘迪亞公爵胡安之死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其中最黑暗、最令人困惑的一幕。

而如果當時人們所言屬實的話,這段歷史也將是最骯髒的一段歷史。

家族的犯罪史是從亞歷山大六世開始的。在1497年,亞歷山大六世以他慣用的伎倆讓他女兒與第一任丈夫斯福爾札離婚。得知岳父的陰謀后,由於擔心自己的安危,斯福爾札便逃出了羅馬。

然而,在米蘭的他很快便怒火中燒。教皇公開說他患有陽痿,在義大利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斯福爾札後來有了孩子,他大聲說出了所有羅馬人懷疑卻不敢說的話:博爾吉亞教皇的目的不純,他不是要讓女兒重新嫁人,而是要讓女兒與自己共享魚水之歡。

即使在當時,這種事情也是極不光彩的。斯福爾札倚杖家族勢力強大,可以保護他,但這讓教皇陷入極為尷尬的境地。

如果教皇把女兒留在梵蒂岡附近並拒絕求婚者,那麼所有人都會相信他和女兒會同床共眠,這也符合兩人素有的名聲。他慾望暗涌,饑渴難耐。那時他女兒才剛剛17歲,漂亮可人。

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他女兒就是他的情人,在米蘭有沒有人知道就是另一回事兒了。

但不管怎樣,他並沒有把女兒一直留在身邊,這可能是性格使然;相反,他正迫不及待地準備給女兒物色一位政治地位相當的新丈夫。

▲博爾吉亞家族

從這裡開始,故事的色調開始變得愈加黑暗。

羅馬人剛剛才勉強接受「父親垂涎女兒」的消息,馬上又傳來了更加令人震驚的流言。

據說盧克雷齊婭的父親之所以不能得到她,是因為她已深深陷入另一段不倫之戀(或者說是多段)之中,她和英俊的哥哥們搞在一起。

問題在於,雖然她很享受和他們兩個交往,但兩兄弟間互生醋意,都想把妹妹佔為己有。

1497年6月15日清晨,有人發現胡安的屍體漂浮在台伯河上,身上有9處匕首重傷。

很快愷撒就被認定為兇手,疑團遲遲未解,他的罪行似乎更加確定了。在那時,唯一不曾受傷的就數盧克雷齊婭了,但她的聲譽已無可挽回。

她18歲時生了兒子喬瓦尼,也就是伊凡斯•羅馬努斯時,已經觸碰了道德底線。這是她在兩段婚姻之間懷的孩子,也就是在和父親以及在世的哥哥發生關係期間懷的孩子。

我們知道那個孩子就是他們中某一個的,因為後來教皇為了讓這個孩子合法化,特地於1501年9月1日發布了兩道非同尋常的詔書。

第一道詔書是公開的,它確認了那個3歲的小男孩是愷撒與一個未婚女性所生的孩子。使用愷撒的名字可以讓他逃過宗教法規的責罰,也使得他免於在教皇任期內和自己的孩子相認。第二道秘密詔書則承認喬瓦尼是教皇和同一個未婚女性所生的孩子。

亞歷山大六世授予男孩公爵爵位,把2個公國給了他。史學家認為那兩道詔書別有目的,因為盧克雷齊婭身陷兩重亂倫之中,她自己都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而羅馬人則斷定教皇就是孩子的父親。

事實上,博爾吉亞家族寧願公眾不知道喬瓦尼的存在,當他還在娘胎里的時候,他們就往這方面打算了。

在事情暴露之前,盧克雷齊婭被送到阿皮亞古道的聖西羅女修道院待了一段時間,打算以修女的身份生下這個孩子。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她沒有成功在修道院隱姓埋名,而修道院卻因為她待過把名聲搞壞了。

當時她帶了另一個情人——一個年輕的西班牙宮廷大臣——到了修道院。一位義大利史學家認為,其他的修女也可悲地受到了她的影響

事實上,她們已經拋棄了僧侶的苦行傳統,以致在她離開后「需要徹底地改革,讓她們回到自我禁慾所帶來的歡樂中,掃除一切不正之風……那不正之風已經吹到那虔誠的牆內了」。

然而,盧克雷齊婭懷孕之事最終為公眾所知源於她父親的野心。他正在給她安排一場冒險的政治婚姻,雖然後來愷撒殺死了新郎,釀成了悲劇的結局,但在當時看來是值得一試的。

為了達到目的,她不得不在1497年11月22日回到了拉特蘭宮,解除她和斯福爾札的關係,以此來證實他們的結合併不是完美的。教皇決定孩子出生后就把他偽裝成她的弟弟,而她的餘生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她的第三任丈夫是費拉拉公爵的繼承人,雖然了解她的黑歷史,但他滿不在乎,因為他的家庭就是由合法和不合法的孩子組成的。然而,這件事在1497年還是泄露了。

當拉特蘭慶典臨近時,梵蒂岡僕人散播著盧克雷齊婭和父親兄弟之間令人不堪的故事。一大群好奇的人湧向宮殿,在那兒他們看到了教皇的女兒,儘管她穿了寬鬆的長裙,但已有6個月身孕的身段難以掩蓋。當教堂執事莊嚴地宣讀她還是個處女的判決時,笑聲傳遍了整個古老的禮堂。那不勒斯的人文主義學者桑納扎羅以拉丁碑文的形式寫了諷刺短詩:

這裡躺著盧克雷齊婭,一個真正的妓女,

她是亞歷山大的女兒、妻子和兒媳。

內容摘自《黎明破曉的世界》[美]威廉•曼徹斯特(著),化學工業出版社悅讀名品授權合作稿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