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經濟 | 邁入「L」型的橫向階段

經濟 | 邁入「L」型的橫向階段

企穩築底之後經濟將進入一個相對平緩的過渡階段。

文│本刊記者陳芬

2016年,全球經濟增長企穩跡象明顯,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估計,2016年全球GDP增速為3.1%,僅比2015年微跌0.1個百分點。

與全球經濟企穩的大背景同步,經濟也呈現出良好態勢。2月15日,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在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的發布會上指出,2016年經濟緩中趨穩、穩中向好,經濟發展出現更多積極變化。

根據1月20日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2016年國內生產總值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7%,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33.2%,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首要引擎。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經濟的L型增長正在從原來的「豎」過渡到「橫」,經濟轉型從上半場的「降速」階段,逐步轉向下半場的「提質」階段。

築底企穩

從周期角度(2-3年的小周期)來探討經濟的發展,可以發現經濟運行出現了築底企穩的積極變化。

民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邱曉華認為,第一個標誌就是短期市場景氣度在提升。先行指標出現了向上、向穩、向好改變的態勢。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在持續擴張區間,而工業品出廠價格從去年9月份開始結束了長達54個月的下降局面,意味著製造業的盈利水平將會逐步改善。另外,發電量、貨運量、信貸量這些指數所包含的三大指標也出現了向穩的變化,穩中還有升的積極改變,這也意味著實體經濟整體的發展態勢開始向活躍的方向靠近。與此同時,國際上的先行指標,也就是波羅的海乾貨指數已經持續數月在千點的高位上運行,從200多點的低位已經回升到千點的高位。

第二個標誌,從經濟運行的軌跡來看,相對平穩的特徵也逐步表現了出來,去年四個季度,前三個季度經濟增速都在6.7%,四季度在6.7%基礎上還略為回升了0.1個百分點到6.8%。因此在2016年整體經濟運行軌跡上給我們的印象就是平穩特徵更加明顯。這是否意味著未來一段經濟是「L」型運行,是否意味著經濟正在從「L」的縱向向橫向轉折?我想這個概率已經明顯上升。

第三個標誌,可以預期整個政策「穩字當先」下求發展、求改革、求調整、求民生,穩中有進的特點會在新階段更多表現出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反映了工作著重點更多放在中長期經濟向穩向好的基點上,而不是短期經濟的波動上。這意味著政策周期也在發生一些新的調整。

第四個標誌,各種對沖效應逐步顯現,減緩了轉型升級中一些波動的影響。宏觀加槓桿對沖微觀去槓桿,有效減緩了微觀去槓桿帶來的經濟波動影響。政府的債務負擔率在大的經濟體範圍內處於可控、相對較低的範圍,美國政府債務負擔率接近100%,歐洲接近100%,日本在260%左右,只有50%到60%之間,因此政府有空間加槓桿。

另外,特有的財政收入結餘的潛能也給政府加槓桿提供了有力的支撐,所以從空間角度看,大經濟體里,政府負債率是低的。從手段上看政府還有三萬多億元財政結餘存量可以激活,這在一定意義上就有利於減緩企業、家庭去槓桿帶來的經濟波動。

邱曉華說,上述四個變化就告訴我們從小周期角度來看經濟看到了築底企穩的改變。可以大膽推斷,經歷2017年經濟平穩增長基礎的鞏固之後,2018年經濟就有可能結束2010年以來下行發展的態勢,轉到平穩增長的新階段,這個平穩增長的標誌就是我們到2020年要實現全面小康所需要的最低增長速度,也就是6.5%左右。換句話說,從2018年開始經濟跌破6.5%的概率就將明顯減小,穩定在6.5%之上的概率將明顯增大。

加大工作力度

近日,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在財經論壇上,就經濟L型走勢發表觀點:如果消費不低於10%,投資不低於8.5%,加之我們的出口又有所回暖,今年經濟增長速度不低於6.5%是可以期待的。徐洪才認為,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既有總量的問題,也有周期性的問題,主要是結構性的問題。更重要的是2017年要圍繞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一條主線展開我們的全部經濟工作。

邱曉華提醒說,企穩築底絕不意味著經濟就可以很快反彈加速。企穩築底之後經濟將進入一個相對平緩的過渡階段,而不是馬上就轉入加速反彈的階段,因為真正決定經濟走向新階段的兩個標誌還需要進一步的加大工作力度。

第一就是新經濟的分量足以接替舊經濟的分量,今天看來還有一段距離。

第二,新動力的力量足以接替舊動力的力量,今天看也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築底並不意味著反彈,更不意味著加速,將可能是一個相對平穩的階段,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L」的橫向階段,還會持續若干年。

從大周期看,考量經濟資源瓶頸的約束、老齡化社會特徵、中等收入陷阱等因素,經濟增長下台階的態勢沒有改變,要學會適應增長速度一定周期下台階的這樣一個新的發展態勢。從統計規律上看,當一個經濟體、一個單位、一個企業規模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它每增長1%的難度會越來越大。邱曉華說。

防範「暗流」

邱曉華解釋了關鍵詞「暗流」。這主要著眼於內部之外的外部環境,2017年的英國退歐、義大利公投失敗,以及目前正在展開的法國、德國、荷蘭等國家領導人的換屆諸多國際環境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邱曉華認為最大的「黑天鵝」來自於歐洲,甚至可能是個「黑天鵝湖」,會經常爆出一些不確定因素,從而影響世界經濟,影響國際資本市場,影響國際匯率的變化。同樣,川普上台之後會對整個世界,當然也會給帶來一些新的不確定性。所以,外部這些不確定性就是一股股暗流在不斷涌動。在關注到國內整體經濟相對平穩發展態勢的時候,要時刻不忘外部可能帶來的意外衝擊,做好防範外部「黑天鵝事件」不利影響的各種準備。

他預測說,今年經濟從產出角度來看,農業大致會維持一個3.5%到4%之間的增長態勢,工業會大致維持6%到7%之間的增長態勢,服務業大致會維持7%到8%之間的增長態勢。因此從生產的角度綜合來看,2017年經濟增速大致是6.5%到6.7%之間。

而從需求面來看經濟的增長,投資增長態勢可能是10%左右、消費需求維持比10%略高的增長態勢,出口將有可能由下降轉為相對弱勢的增長。從供需兩方面做一個粗線條展望,經濟今年大概率事件是增長6.5%左右,或者摸高到6.7%,不會明顯偏離這樣一個增長的基準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