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喜馬拉雅評論:旦巴亞爾傑||一條愛的哈達

喜馬拉雅評論:旦巴亞爾傑||一條愛的哈達

點擊上方「格桑花開」 可以訂閱哦!

作者小傳

旦巴亞爾傑:作協會員,西藏作協副主席,《西藏文藝》主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獲得者。

一條愛的哈達

——寫在史映紅文學評論集《獻給詩的哈達》出版之際

其實我關注映紅很久了,最早是通過《西藏文學》《西藏日報》《拉薩晚報》副刊,知道他是一位部隊作者。但真正相逢相識是2011年夏天,我們在參加「西藏——山東高級作家研討班」上。由於正逢旅遊旺季,機票、車票非常難買,我們一行五人轉道至山西太原市,正在休假的映紅與愛人盛情接待,在離火車站不遠處的一家叫阿瓦山寨的飯店吃飯。此後我們再一同去山東濟南,巧的是我們兩人同住一間宿舍。在半個多月的相處交往中,他的勤奮與真誠、謙恭與才華給我留下很深印象。這些年來,雖然見面的機會不是太多,但時間久了,我們總要相互通個電話或信息,交流問好,知道彼此近況才放心。

2015年年底,他的詩集,作家協會重點扶持作品《西藏,西藏》出版之際,來電話說要我題寫藏文書名,我立馬購買了專用藏文書法筆,精心寫了近十副,特快寄給他;詩集出版后,他特快寄來好幾本樣書。2016年8月2日,我的長篇小說《昨天的部落》榮獲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他第一時間就打來電話祝賀,從電話里能聽出來他的欣喜之情,就像自己獲獎一樣高興。9月27日,我去北京現代文學館領獎,映紅又來電話祝賀,說是在眾多媒體上看到我領獎的報道了,他的高興之情難以言表。

前段時間接到映紅電話,說是正在出版文學評論集,想請我作序,在替他高興和祝賀的同時,我對於詩歌和文學評論相對於其他文體,研究的確要少一些,但是,作為心心相印的老朋友,怎能拒絕?所以不揣淺陋說幾句,就當是朋友之間的共勉吧。

看了這部20來萬字的書稿,總體上感覺到這部評論集是厚重的,所評析的30多位作家和詩人,既有六十年代出生、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在全國嶄露頭角的知名詩人,比如列美平措、道幃多吉、牛慶國、原上草、徐必常、魯若迪基、樂冰等;又有七十年代出生,當前勢頭很猛、影響力很大的扎西才讓、康若文琴、何真宗、李滿強等;還有八零后或接近八零后出生的王志國、陳躍軍、王小忠、離離等,他們的才氣與天賦已經在西部詩壇、甚至全國都形成了不小的影響力。

仔細翻閱書稿發現,評析的作家和詩人中,有漢、藏、回、白、仡佬、土家、普米族等多個民族,可以說是一個多民族的大聚會。不知道是映紅無意識評析,還是有意識推介這些少數民族實力詩人和作品?不管怎麼說,我認為是這本書的亮點和看點之一。讀者通過眾多民族詩人出色的作品和映紅的評析,對各個民族的文化、語言風格、甚至民族風物都有一些初步了解。其中藏族作家和詩人達到十多人,地域涉及到雲南、四川、甘肅、青海、西藏;年齡有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我想這與映紅自己在青藏高原生活工作多年,對藏地文化、風物了解多,對藏族群眾民族信仰、習俗理念的接觸、了解深有很大關係。另外,長期生活工作在高原,他與這片高天厚土、這裡人民群眾、這裡文化風物已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在與他多次聊天中,你能感覺到他對青藏的山川河流、群眾百姓、一草一木的情感是多麼真摯、深厚。

在作品的評析上,映紅根據詩人作品特點,分析非常到位,脈絡十分清晰,比如在評析軍旅詩人茂戈的詩歌,第一個小板塊是「邊關的顏色」,他找出茂戈寫戰士風餐露宿、巡邏站崗、執行任務的作品,加以剖析,歌頌戰士們的平凡和偉大。第二個小板塊是「定格的面孔」,他找出詩人在寫執行戰備任務、搶險救災中犧牲的軍人和他們的事迹,加以分析、評析,給我們留下很深的印象。第三個小板塊是「歷史的回聲」,兩位戍守邊關超過20年的軍人,用文字把我們帶回到八一南昌起義、帶到長征時期、抗日戰爭時期,一起回顧了那段氣吞山河的歷史、蕩氣迴腸的歲月。第四個小板塊為「天上的西藏」,他們在西藏多年,眼裡共同的西藏如何?軍旅歲月怎樣?一唱一和中,給讀者進行了詳細展示。第五個小板塊是「溫暖的家鄉」,寫故鄉、父母親、妻兒和探親路上等,讓讀者既了解軍人剛直果敢的一面,又了解他們細膩柔情的一面。映紅以點帶面,把詩人作品全方位、多角度進行分析,仔細而深刻。

我發現,映紅在詩歌評析上,特別注重題目和小標題的擇取與斟酌,既為整個作品區分了層次,又給人一個整體架構上的渾然天成。比如對詩人李滿強作品的評析文章《獻詩李家山》,四個小標題分別是「父母在心裡」、「根在黃土地」、「家在李家山」、「感悟在路上」,清晰清楚,章節分類一目了然。再比如對著名詩人牛慶國詩歌的評析文章《給杏兒岔繪像》,四個小標題分別是「水」、「表情」、「杏兒岔」、「俺爹俺娘」,四個部分,第一部分標題一個字,第二部分標題比第一部分標題多一個字,依此類推,給讀者耳目一新、靈光閃現的感覺。

整部作品,還有一個特點,映紅在評析中,為了增加說服力、增強學術性、權威性,引用了不少古今中外哲學家、作家、詩人的相關格言名句。從中可以看出映紅平時的閱讀量很大很寬;他有意識的把一些好故事、情節、經典語言摘抄下來,關鍵時為我所用。這個工作不是短期就能補上去的,它需要長期、細緻的攝取和努力。比如探討「何為好詩」這一問題,他就引用了清朝詩人、散文家袁枚在《隨園詩話》里的幾句:「其言動心,其色奪目,其味適口,其音悅耳,便是佳詩」。還比如他在評析王志國的評論《阿壩有雪飄》中,描寫一位剛剛失去阿媽的孩子李財旺的悲傷時,引用了俄國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話:「全世界的幸福都抵不上一個無辜孩子面頰上的一滴淚水」。很好的渲染了作品氛圍,增強了閱讀效果,提升了文章美感。

在整個評析過程中,映紅基本上是用肯定、讚許和鼓勵的口吻來評述的,我想與他做人處事一貫的謙恭與低調有關係;即便是批評,他總是很慎重、委婉。我們知道,在這個物質財富和人們各種慾望膨脹的時代,甘於寂寞,能靜下來讀書、寫作的人本來就少之又少,映紅對他們在內心上有一種尊重,一種惺惺相惜的情感;他所評析的作品,首先是自己喜歡的作品,他用文字給這些作家、詩人和他們的詩行獻上了一條聖潔的哈達。

當然。個人之見,作為一個文學評論家,映紅批評的成分的確還不夠,另外,由於他寫詩歌、寫散文的原因,映紅的評論文章,情感性、文學性的語言還是偏多,希望他在以後的創作上,在這方面加強和注意。

映紅年齡不大,正是出成績的時候,我們期待他在以後文學創作之路上走得順利,取得更大的成績。

是為序。

2017年6月中旬於布達拉宮之下

原載《西藏日報》雪蓮花副刊

民間性 原創性 包容性

投稿信箱:gesanghuakai@yeah.net
「格桑花開」

關注花開,給你一片芳香的世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