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楊尚燃:從排斥普洱到痴迷普洱,中間隔了一個老班章

楊尚燃:從排斥普洱到痴迷普洱,中間隔了一個老班章

圖為:32萬班章茶王採摘現場

對普洱茶,我一開始是排斥的

5月27日上午,楊尚燃照例去圓通寺拜訪了老朋友,中午12點,他準時出現在了我們約定的地方:一個環境宜人的餐廳,主食過橋米線,與楊尚燃同行的還有幾位從上海一道過來的朋友。

兩個小時后,他們就要動身去機場,乘機前往版納茶山。

在包間還未坐定,楊尚燃連忙安排工作人員去沖泡他隨身攜帶的「品味布朗」,茶葉放在一個很精緻的小罐子里,罐子很小,最多能放兩泡茶。楊尚燃身材偏瘦,步伐輕快,談起茶來眉飛色舞,滔滔不絕。他祖籍潮汕,在上海經商,我接觸過很多潮汕人,「茶」是他們身上的一個重要標籤,喝茶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有潮汕人的地方就有潮汕工夫茶。

這位喝著潮汕工夫茶長大的楊先生並不是天生的普洱茶愛好者,讓我們好奇的是,一個潮汕人,是怎麼愛上普洱茶的。

圖為:楊尚燃在雲南茶山

「對普洱茶,我一開始是排斥的。」楊尚燃回憶起八十年代中期第一次喝普洱茶的感受。他第一次喝到的普洱茶,是菊普茶,是在廣州吃廣式早茶的地方喝到的。

從小喝著潮汕工夫茶長大的楊尚燃,對茶的香氣和口感都比較挑剔,「濃厚」是他對喝茶的一個重要要求,與普洱茶最初相遇時,他覺得這個茶並不怎麼好喝,還有一股霉味。與其他茶相比,很多人第一次接觸普洱茶的體驗並不美好,可能是普洱茶本身多變且難以捉摸,也有可能是沒遇到對的茶。

2006年,普洱茶經濟最火的時候,楊尚燃開始經營普洱茶生意,但那幾年他並沒喝到特別滿意的普洱茶,只當生意做做而已,在生活中,還是以工夫茶為主。

那麼?究竟是怎樣的機緣,讓楊先生迷上了普洱茶呢?

一杯「大白菜」,與老班章結緣

2011年,楊先生喝到了一款名為「大白菜」的普洱茶,正是這款茶改變了他對普洱茶的看法。「這款茶入口濃厚,唇齒留香,回甘生津迅猛持久,我還從來沒有喝過這麼有特點的普洱茶」,7年後,當他回憶起這款茶,眉開眼笑,這款茶帶給他的愉悅感可想而知。

「大白菜」的名稱,來自歐盟有機認證的標誌,這個標誌的外形很像一棵大白菜。2000年,勐海茶廠開始用班章料製作這款茶,茶園基地就在老班章,這款茶至今還是江湖傳奇。

當時喝了這款茶之後,楊尚燃就連忙打電話聯繫黎明茶廠的老朋友,詢問是否有班章的料,他都想嘗一嘗。那年黎明茶廠的班章料並不多,2008年、2009年、2011年三個年份的毛茶加起來不到2噸。經過認真的品鑒,他們用這批不同年份的毛料拼在一起做了一款純料班章茶,命名為「品味班章」,最後出品了4536餅「品味班章」(限量製作)。

「當時之所以用『品味』二字,是我覺得我們還是一群有品味的人,雖然那時候接觸的普洱茶有限,但我喝茶已經喝了很多年了!」楊尚燃笑著說。

圖為:位於上海市嘉定區的品味齋

做了品味班章之後,考慮到老班章的數量有限,成本太高,同時單一山頭古樹茶的轉化有待考驗,在同好鼓勵下,他採用集老班章、班盆等山頭古樹頭春三年毛茶拼配了一款「品味布朗」的普洱生茶。「品味布朗」出品以後,得到了不少高僧大德的加持,題贈「茶香禪悅」、「喫茶悟人生」、「無量自在」等禪門上語。

一簞食,一杯茶,樂哉無一事,何處不清涼。

你現在還喝潮汕工夫茶么?我問他。

「現在的時間都留給普洱茶了」他笑著回答。

從班章茶王到品味布朗

2011年,楊尚燃第一次去班章村,他看到茶中有樹,樹中有茶,生態很好。這一次上茶山,讓他對普洱茶又多了幾分了解,對普洱茶的情感也更深了。

2017年,那棵被無數人圍觀的班章茶王樹,被楊尚燃做成了五餅「品味布朗」系列茶餅,他並沒有做一款「班章茶王」的茶。

在楊先生看來,與茶的內質相比,包裝其實並不重要。

「我是想告訴大家,包裝上寫著老班章的,不一定是老班章。而且班章本身也屬於布朗山系嘛!內質比外包裝更重要!」楊尚燃喜歡班章,並不是因為它的命名和名氣,而是喜歡班章茶的口感和內質。這一點,那些班章茶的追隨者們應該都深有同感;這一點,許多痴迷班章茶的人們未必在意。

董橋在《說品味》一文中曾寫過,「品味跟精神境界當然分不開,可惜商業社會中把人的道德操守和文化修養都化成「交換價值」,視之如同「成品」,只認標籤不認內涵,品味從此去「品」何止千里!」

當「品」去「品」何止千里的時候,我們在品的是什麼呢?

圖為:楊尚燃與圓通寺住持淳法法師

做未來的生意

「茶有好壞之分,正如畫有高下之別,雖說我們擁有的,大多是後者……真正的美,必定恆在自身之中,此一藝術與生命的法則,既簡單又根本,社會大眾卻一直無法明了,人們因此承受了多少損失呢?」這段話來自岡倉天心的《茶之書》,飲茶一事與審美、與哲學有很大關係,在審美的過程中,不是簡單的去定義美與丑,好與壞,而是努力去接近審美對象的類型與本質。

楊尚燃著迷於字畫收藏,他的每一款茶品命名與題字都有來歷。他收藏、研習過的每一幅書畫作品,都影響著他對茶的審美。楊尚燃2011年創立的「尚燃藏茶」和「品味」系列,靈感都是做收藏品的思維,來源於他的藝術審美,普洱茶的審美,是綜合的。

李澤厚在《美的歷程》里談到,人類潛能的開發,到了極致,是去發現和發展每一種「物質之性」,這種「盡物之性」,即是創造,是天地之化育以外,唯一可以與天地動力並列的第三種創造力。

對於楊尚燃而言,他對茶的理解和審美,以普洱茶為界,不斷地去發現、去創造、去達到極致,用藝術收藏和審美的方式,來完成對普洱茶這件「藝術品」的塑造。

「我要別人20年、30年、50年後都認可我現在做的茶,要賺錢是不會這麼做生意的,如果真要講賺錢,我想我更願意賺未來的錢。」離席之前,楊尚燃先生說了這番話,意味深長。

下午兩點,楊尚燃和他的朋友們準備離開,前往機場。他起身時看到餐桌上還有糕點沒吃完,他說這要打包走,一會喝茶喝餓了可以當茶點,不能浪費。(文|茶業復興編輯部,來源:茶業復興,圖片由楊尚燃先生提供)

特此聲明:說茶網公號:ishuocha(長按複製)轉載發布本文僅為提供更多資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關於普洱茶沖泡,保存等知識,請加南茗佳人高級評茶員微號:6480348(長按複製)交流學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