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智慧的五個層次(創造創新創意是最高層次)

智慧的五個層次(創造創新創意是最高層次)

日常生活中,人們常說環境會影響人、造就人,實際上就是這個環境的思維波在發揮作用。比如,在學校,人們常常會想到學習,這是學校這個環境空間里思維波共振的體現。在圖書館,人們常常都是自覺的看書,不大聲喧嘩,這是圖書館這個環境空間里,思維波共振的體現。人一旦進入這個環境空間里,接收到這裡大腦思維發出的思維波,就會自然的做出和環境相適應的舉動和行為。

第一個層次是博聞強記性的智慧

某些人可以做到博聞強記,可以把很多具體知識記在腦子裡。而對大部分人來說,他們的智力只開發了很微小的一部分,就像一台電腦,它的硬碟可能有20G,但是你也許只用了其中不到1/20。而用得好的人,就會變得非常地博聞強記,知識非常豐富。比如說錢鍾書:有一次在一個國際討論會上,談到義大利一位古代詩人,錢鍾書一開口就把那位詩人的許多作品背誦了出來;還有他上大學時,一次在圖書館和他的同學說,這個書架上的書我都會背,他的同學就隨手抽出一本書,隨口說第245頁的第4行,錢鍾書立刻就背誦出來了。

更早一點的辜鴻銘,那更是博聞強記,歐洲的一切主要語言他都會。他歲數大,胡適是後輩,第一次見胡適時,他問胡適在做什麼,胡適說在北大教書。辜鴻銘就說大家是同事。又問胡適教什麼,胡適回答說是教西洋哲學史。辜鴻銘就改用拉丁語和他說話,胡適說:對不起,我不會拉丁語。辜鴻銘就說:你不懂拉丁語,怎麼敢教西洋哲學史!辜鴻銘在倫敦坐捷運時,拿著《泰晤士報》倒著看。旁邊幾個英國年輕人就嘲笑他,說他是豬尾巴,因為他留著一條辮子。辜鴻銘就用他標準的牛津音告訴他們說:你們英文太簡單,正著看對我的智力是一個侮辱,倒著看還行。這種博聞強記性智慧很了不起,他的知識就比別人積累得多。

第二個層次是融會貫通,特別是觸類旁通的智慧

通也是古代的話,莊子也寫文講過這個通。通是指你懂得自然科學的道理,也能用它來解決人文科學的一些問題;你懂了西方世界的許多事情,你也可以通過它來更好地理解東方世界發生的事情;能夠融會貫通於古今、中外、東西、文理之間,而且要觸類旁通,因為有些道理有某些一致性。這種融會貫通和觸類旁通的智慧,有時候會牽強附會,但即使是牽強附會也能讓自己高興得不得了。就好像本來在這個房間裡頭,我沒有開這個門,門是鎖著的,但是我從牆縫裡看到了那邊,就是這樣一種快樂感覺。

第三個層次是了悟和選擇的智慧,就是我們所說的悟性

和人說一樣的話,有的時候很費勁,怎麼說都不明白,而有的人就是一點即透,而且能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西洋人談論政治家的時候很喜歡提到政治家的直覺。比如說有幾個方案,哪個方案能做,哪個方案不能做,如果讓學者研究起來,研究十年也不見得研究得清楚,各有各的好處,各有各的害處,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風險。但政治家往往會有一種直覺,三個方案一聽就知道了,只能採取這個方案。但是他道理不一定說得清楚,所以之後再弄個研究室,一幫子人,一幫子秀才,一幫子幕僚再幫助研究,最後找出25個理由來。其實沒有這25個理由,真正的政治家也早明確了他的決定。這種了悟和選擇也是一種智慧。

第四個層次,是一種多向思維和重組的智慧

所謂多向思維就是既有正面的考慮,也有逆向的思維。對每一個對象、每一個事物,如果大家都從正面說,我們就可以從反面說,但當然也不限於從反面說。老莊的很多東西就是故意地從反面說,名家也是這樣的,都喜歡這種逆向思維。

像老子所說:世人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人們都知道美是美的,美麗是美麗的,美好的東西是美好的,那麼這個事可就糟了;人們都知道善是好的,這個事可就不好了,不善了。這個話他說得非常簡單,一般都認為他就是一個相對主義,有了善就有不善,有了不善就有善,有了美就有了丑,沒有美也就沒有丑。錢鍾書曾經特別提到,實際上,美人還是美,醜人還是丑,不能說有了丑了,所以美也不能稱之為美了。

第五個層次是最高級智慧的享受,就是創造,就是創新,就是創意

通過思維,提出了與眾不同的、前所未有的、新的論點,或者寫出了與眾不同的、前所未有的、帶有開創性的作品。這種所謂創造的享受,可以說是人類智慧里最大的享受。創造的享受包括了個性的享受,包括糾錯,包括與眾不同的立論等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