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保個人賬戶保障範圍應與時俱進

醫保個人賬戶保障範圍應與時俱進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個人賬戶累積5200億元,已較四年前翻倍。

在這裡需要澄清的概念是,僅限於城鎮職工個人賬戶積累過大,而城鎮居民、農村居民個人賬戶資金並不大。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個人賬戶資金來源是,個人按照工資的2%繳費部分;與單位按照工資的6%左右繳費,其中30%划入個人賬戶部分。這兩部分積累的資金超過5000億元,是從每一個職工個人賬戶餘額合計統計得來的。

與此同時,由單位按照工資總額6%左右繳費部分的70%進入統籌賬戶里,而這個統籌賬戶結餘並不多,部分地區已經出現當期赤字收不抵支。

作為城鎮職工一分子,有著切身感受,自己的醫保卡上確實結餘資金不少。什麼原因導致出現個人賬戶與統籌賬戶旱澇不均呢?需要從制度性漏洞上找原因。關鍵在於制度規定的各自賬戶用途上存在問題,即:個人賬戶資金只能用於門診費用與日常藥店購葯,而統籌賬戶用於個人住院費用。出現一個現象是,到醫院就診為了節約個人賬戶資金,職工哪怕是感冒的小病也願意住院,醫生也勸說住院,一個目的是不花個人賬戶資金而花統籌賬戶資金。這樣一來,個人賬戶明顯用途較窄,餘額累計越來越大在預料之中;而統籌賬戶使用過多,餘額不足或出現透支風險也就在預料之中了。

為解決上述問題,實施個人賬戶資金家庭共用是一個好出路。應該在政策上給予明確推廣。

更加重要的是,這個政策最早是1998年制定的。多年來實踐暴露出的一些問題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將近20年前的醫保政策,與現實情況已經存在較大差別了。任何一項政策的制定出台都是根據當時社會經濟狀況,人民收入情況,百姓對包括醫療在內的生活需求與慾望而完成的。

將近20年後的今天,百姓對健康醫療的需求與消費並不僅僅限於醫院醫療之中,並不僅僅限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臨時性、應對性醫療費用。

如今天的消費升級一樣,百姓居民對醫療的需求與消費也在較大幅度升級。這個升級主要表現在,已經由過去的醫療治療為主發展到目前的保健預防為主了。

在美國,無論是柯林頓時期的醫保法案,還是歐巴馬的醫保方案,以及川普要出台的醫保方案,一個共同特點是,「醫保」的「保」字是保健的保而非保險的保。美國政府把「保健」作為公共品,政府提供絕大部分財政支出。一個基本原理非常清晰:給居民提供保健保險保障,不僅使得公民更有生產效率,因為他們有較高的收入,而且需要的醫療費用也會減少。一個全民健康水平高的國度,醫療費用負擔也將大大減輕。

因此,擴大個人賬戶用途,在擴大覆蓋全家支出外,應該把用於百姓保健費用列入個人賬戶支付範圍,比如購買健康鍛煉器材,參加各種身體鍛煉費用支出,購買商業健康保險產品,允許使用個人賬戶資金進行體檢、購買健康卡和游泳卡等項目。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