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線愛奇藝和小米,這款產品如何玩轉VR視頻和社交?

上線愛奇藝和小米,這款產品如何玩轉VR視頻和社交?

國內的VR視頻公司有幾家沒在轉型的?一個圈外人問道。

這是一個好問題。

2016年,自製劇是一大關鍵詞,各種類型的「第一部VR作品」滿天飛。B端的商業客戶,則被看作只是暫時自我供血的一種補充手段。

2017年,幾乎90%以上VR內容公司的自製拍攝都停下來,而B端成為一股不可阻擋的洪流。

一方面,為了生存;另一方面行業對B端商業價值的看法也在發生變化。互動視界總裁李戈晶告訴青亭網,現階段才逐步發現B端不光只是短期賺錢的手段,在一些細分領域像VR廣告營銷領域等是有價值進行深耕的。

客戶的需求也大增。有媒體報道,一些VR創業公司今年一季度接的單子超過去年全年,四月的上海車展上,用VR、AR技術進行展示與營銷的手段也已經成為標配。

VR熱播CEO張慶浩最近也在反思2016年的方向與布局,他告訴青亭網如果再重新選擇一次,他可能不會先去做原創的VR內容,「而會將更多精力轉向廣告、營銷領域。」

前不久,VR熱播推出的薛之謙代言拍攝的飄柔H5 交互VR廣告,一周點擊1700萬,而此前做的類似純VR視頻廣告片頂多300萬點擊。

「戴頭盔這個動作太重了。」張慶浩說,所以這次做的H5廣告,可以直接在手機屏幕上划動觀看360度的互動視頻內容,如果覺得有趣,想要更好的沉浸式體驗,再戴上頭盔,這樣受眾的體驗門檻會大幅降低。

從VR熱播APP的用戶後台數據,張慶浩發現了三大特點:

第一,用戶的粘性太低,這主要體現在留存數過低,這樣就比較難以轉化為有效用戶;

第二,用戶停留時間太短,平均時長只有30分鐘;

第三,行業總體用戶數量過少,難以達到大規模商業化的規模;

這也是目前階段VR視頻內容幾乎不可能在C端進行變現,各家VR內容公司紛紛搶佔B端市場的重要原因。

出乎意料的是,VR熱播卻沒有「棄暗投明」,在做B端業務的同時,新開發了一個叫「約會吧」的移動VR社交產品,5月初剛正式上線APP平台,繼續攻C端用戶。

2016年,誰做C端誰就先死,一位行業里的高管曾經放出高調發出這樣的言論。VR熱播這家VR視頻方案提供商,嫁接上VR社交這個賽道背後的邏輯是什麼?這款產品能否讓C端用戶真正長時間使用起來呢?

基於視頻的VR社交

FaceBook無疑是VR社交領域最重要的推動者,一方面它需要延續移動互聯網時代在社交領域的優勢,同時希望藉此布局能佔據下一代的終端。

除此以外,Rec Room是VR多人在線體育主題,High Fidelity的開發者則來自著名的虛擬世界遊戲《第二人生》,另外還有Altspace VR、vTime等,國內目前主要有BeanVR和腦穿越開發的陪伴星球VR(這兩款產品都未正式上線)。

VR熱播為什麼會想到開發VR社交產品呢?張慶浩告訴青亭網,去年底他們團隊一直在思考,怎樣在已有資源和優勢的基礎上,發現真正對用戶有粘性的產品?

自己有VR視頻製作能力、VR熱播這個VR視頻平台,上面有400多萬基礎用戶,「我們做了各種探索與嘗試,最後鎖定了在基於視頻的移動終端社交。」張慶浩說。

具體是怎樣的一個玩法呢?我們體驗了一下,首先在VR熱播APP里點擊「約會吧」這個頻道,就會看到六個不同類型的影廳,選擇感興趣的進入,就到達一個虛擬VR影院,裡面有四個座位,轉動頭能看到樂高虛擬形象的小夥伴,虛擬形象與真人用戶動作同步,通過視點聚焦或者按住麥克風說話,可以實時語音,也可以語音轉文字彈幕。

同時,每個虛擬VR影院有60個房間,每個房間可以最多容納百名用戶。另外,他們還在開設了「大學專區」,讓新產品接受度比較高的高校先用起來。

「約會吧」這款產品從去年十月就已經開始研發,三個月就基本開發完畢,但又花了幾個月在填一些技術上的坑,比如影片同步、連接穩定性等問題,這些原本覺得輕鬆搞定的事情,實際做起來卻不那麼容易。

變現的邏輯

愛奇藝VR、小米VR等屬於比較靠前的VR內容平台,但如何提高C端用戶的粘性依然是大家都很頭疼的問題。

「VR社交對提高用戶的粘性是很有幫助的。」小米VR產品總監馬傑思說。

「約會吧」這個VR社交產品正式上線前,開發團隊邀請了一些用戶進行內測,發現他們社交的意願比較強烈,留存時間比光看VR視頻要多出數倍。用戶之間的交流時間要遠大與觀看視頻的時長,這的確符合社交的本質屬性。

「這種社交方式和傳統的移動社交、直播等相比,最大的區別在於,一個是直接進入試婚階段,一個還是老套的相親。」張慶浩了個比方。

除了VR熱播APP ,「約會吧」這款產品目前已經登陸愛奇藝和小米的VR內容平台,並被推薦在首頁。

VR硬體過重,畫面清晰度不夠,存在延時、易眩暈等問題……這些都是目前階段VR行業普遍存在,並且不可能立馬解決的問題。那麼增添哪些元素能夠補上短板,提高用戶的接受度呢?

IP、冬粉經濟這是VR視頻、VR直播等正在嘗試的一條路線,這也是鹿晗、王菲的VR演唱會敢於嘗試收費的重要原因。

張慶浩認為,VR社交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向,能夠把當下最賺錢的盈利模式結合起來,比如主播打賞的形式,遊戲里買道具的方式,原本都是各自分開的,但在VR社交里可以將這些盈利點打通,「直播的禮物+遊戲的皮膚道具+會員權利的競價等都是商業化的方向」。

「我們已經和主播平台在談了。」張慶浩透露,這個產品其實還有很多變陣的可能。直播的內容除了影片,還可以是主播、體育比賽或其他熱門節目,「甚至我還可以將它變成會議系統、在線教育系統,甚至VR版狼人殺等桌面遊戲。」

「這個產品是多少人做出來的?」我很好奇的問道。

「技術Team中抽調了五個人,因為還要顧及主線版本,所以算是996加班做的,花了半年時間。」說完,張慶浩陷入一陣沉默。

從去年底到現在,VR行業整體處於一個陣痛期。VR熱播也從最多時65個人,精減到現在30多人。一方面要做B端,儘可能的自我造血;另一方面還要騰出精力進行創新,開發出有想象力的產品。

「明年就是世界盃了,我們也和央視體育頻道在談合作,到時候在這個VR影院里,你將可以向不喜歡的球隊扔臭雞蛋。」張慶浩不忘補充一句,「不過那是要收費的」。

變現,是目前絕大多數VR創業企業都必須邁過去的一個檻兒。不過,就像一個創業者最近和我分享的一個行業趨勢:這大半年的「寒冷」中存活下來的VR企業,再熬過今年底的一撥,最終生存下來的將是一群真正有創新能力的好公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