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鐵膽御史王綸:扶風古城的保護神

鐵膽御史王綸:扶風古城的保護神

沿扶風老城東門而入,一走進古城,一座古樸典雅、宏偉莊嚴的古建築群便立刻映入眼帘,這就是陝西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築群之一——扶風城隍廟。

這座建於明洪武三年(1370年)的城隍廟,已歷經647載風雨,歷史悠久,底蘊深厚。它比三原城隍廟還大「5歲」,比西安的城隍廟要長「17歲」,算得上陝西現存城隍廟的「大哥大」了。 整個建築依地形而建,坐北朝南,設計精緻,布局合理。位置北高南低,南北高差達十幾米。當你由巍峨的南大門進入廟內,沿著三層的台階拾階而上,有步步登高的朝拜之感。踏著這一層層青石鋪就的石階,還未見城隍老爺真容,便已感到廟宇的神靈莊嚴肅穆,汗涔涔而心顫顫了。

城隍爺是人們心目中的陰間長官,是一座城池的保護神。它既管陰曹地府的鬼,又管陽世三間的人。城隍信仰寄予著人們護城保民、揚善懲惡、除暴安良、祈福求安等美好的願望。

和其他地方的城隍廟不同的是,扶風城隍廟的城隍爺,不是那些虛無縹緲的天神和外地的神,而是扶風當地歷史上一位有名的廉吏,人稱鐵膽御史的王綸。

王綸,字汝言,號岐東,扶風天度人,生於明天順八年(公元1464年)。曾任真定知縣、監察御史、巡按、嘉興知府等職。他為官清廉,政績優異,不畏權勢,剛正不阿。曾與權貴權璫、洪鐘、高會及宦官劉瑾等人堅決鬥爭,一時聲震朝野。他當監察御史和巡按期間,查處了一批貪腐官員,當時的貪腐官員聞聽他的名聲,聞風喪膽,等不到他來巡視,便逃之夭夭了。因此他被當時的人稱為「黑面王」、「掃地王」。

他初任真定知縣時,這個地方是一個邑小民窮、盜賊四起的窮縣。加之官吏多年的層層盤剝,民不聊生,紛紛外逃。他到任之後,大刀闊斧,打擊盜匪,裁減向老百姓的稅負和官府不合理收費、開支,讓老百姓回家安心種田,休養生息。並建章立制,嚴明法令。在短短三年時間裡,他夙夜在公,殫精竭慮,嘔心瀝血,讓這個地方從原來貧窮落後、盜賊四起、民不聊生的落後地區,變成了夜不閉戶、百姓安居樂業的一方樂土。朝廷派來官員對他進行三年考績,大為驚異,將事迹奏報朝廷之後,皇上龍顏大悅,破格拔擢他為監察御史。真定的父老聞聽他要走,便聯名上書朝廷,扶老攜幼,站立路旁,涕告挽留。皇帝和朝中元老聽到他的事迹后大為感動,紛紛嘆息說,如果縣令都像他那樣,何愁國家不能長治久安?

明正德年間,大太監劉瑾權傾朝野,黨同伐異。大臣許進因為參與過請誅劉瑾的上疏,劉瑾對他恨之入骨,就以莫須有的罪名誣陷許進。時任監察御史的王綸和給事中熊紀奉命去審理這個案子,兩人臨行前,劉瑾叮囑兩人說:「重劾有異賞,否則有異罰」。意思是加重處理許進有重賞,否則就會受到重罰。

王綸、熊紀經過詳細調查,發現許進是被誣陷的,許多罪名都不成立。回京后,王綸欲如實上報朝廷,為許進洗脫冤屈。劉瑾聽說之後大怒,派人把王綸、熊紀抓住,準備以結黨營私的罪名處死兩人。熊紀害怕劉瑾的權勢,嚇得一病不起,想要自殺。王綸勸說熊紀:「事白於朝,死亦未晚,何效匹夫匹婦溝壑之自經邪。」

在朝堂之上,王綸義正詞嚴,慷慨陳詞,為許進據理力爭。劉瑾辯不過王綸,惱羞成怒。王綸毫無懼色,陝西「愣娃」的楞勁犯了,竟抽下腰帶擊打劉瑾,劉瑾嚇得跑下殿。這一場面讓滿朝文武大臣目瞪口呆,從此他便有了一個外號「鐵膽御史」。

後來,他以丁憂回原籍扶風,明武宗安排為他在縣城西北蓋了一座房子,讓他在此安居,王綸從此隱居於此,遠離官場,不問政事,在這個地方一住就是三十年,直到他八十六歲壽終正寢。

嘉靖年間,關中遭遇大飢荒,扶風受災最重,餓殍遍野。官府賑災不及,他在縣城北門設粥棚,煮豆粥賑濟災民,救活了無數人,被傳為美談。

王氏家族世居天度, 受他的影響,王氏一族書理傳家,家風敦厚。在其族譜中將「敦孝悌、尚和厚、崇勤儉、慎婚姻」等列為「族訓家規」。王氏家族在十五世紀至十九世紀明、清兩朝中,曾出過4名進士,14名舉人,50多名貢生。至於生員、監生則不可勝數。像明代保定府通判王衡、真定府通判王龍、定遼衛教授王棟、承天巡撫王璣、浙江參政王秉鑒、清順治翰林侍讀王豫嘉、甌寧知縣王正雅等,都是出自王氏家族中的翹楚。

王綸卓爾不群的功勛和正直高尚的品格被扶風人民世世代代廣為傳頌,扶風人民敬重他、愛戴他,便把他敬為神靈,在城隍廟當作城隍老爺供奉起來,希望他雖死猶生,像生前一樣,繼續聲張正義,護國保邦、揚善懲惡、為民賜福。

【作者簡介】張新浩,陝西扶風人,現為散文學會會員、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近年來,工作之餘,堅持扶風地域文化研究,發表散文等作品100餘篇。著有文化散文集《仰望絳帳》,有作品入選《2014年散文排行榜》。參與主編馬融文化研究叢書《大儒馬融》、《扶風作家散文選》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