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切的問題都是頭腦的問題

一切的問題都是頭腦的問題

提問者:

神秘教主,我有個問題一直不明白,十方諸佛都應眾生而化現,各凈土都是化城,那佛究竟是咋樣呢?佛講真如是什麼呢?

神秘教主:

這個問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因為在你知道以前,你已經不在了!沒有佛,不要去找了,找下去你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你了。

佛陀說,這個世界是一個夢,全都是一個夢,你們所謂的「我」其實就是一個夢,「我」是根本不存在的,既然「我」根本不存在,又是誰知道佛是咋樣呢?佛講真如是什麼呢?

注意觀察!這個問題出自於你的頭腦,不是來自於你的心。因為你的心永遠都不會有問題,他只有答案,只有頭腦才會沒事找事,問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來。

頭腦是不需要的,至少在你進入內在世界去探索之前是不需要的,因為頭腦會成為你的一個障礙,你不能帶著頭腦進入內在,那是進不去的,就像你要帶著黑暗進入光一樣,你可以進入光明,但是黑暗會消失。

同樣的,你可以進入彼岸、進入諸佛的行列,但是你會消失,既然你都消失了,你又如何能知道彼岸的事情呢?這時候沒有一個主體可以知道,能知道什麼是佛的主體已經消失了。

成佛,這是一個質變,是一個飛躍!就像猴子變成人類或者種子變成一棵白菜一樣,猴子在變成人類的過程中猴子會消失,所以猴子永遠不可能知道關於人類的事情;種子在變成白菜的過程中種子會消失,所以種子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白菜的事情。

現在,你就是那隻猴子,你永遠不可能知道彼岸的事情;你就是那顆種子,你永遠不會知道關於白菜,也就是諸佛的任何事情,除非你消失,佛陀把你的消失叫做「無我」,只有你消失了,你才可以到達彼岸,但是當你到達彼岸的時候,你已經不見了!現在你就是諸佛,你就是真理,當然你也不需要再去知道了,因為你已經是了,真理就是真理的本身,他不可能知道另外的真理。

同樣的,猴子進化成人類的樣子,猴子消失了,現在只有人類,人類就是人類本身的樣子,你無法問人類為什麼是人類;一顆種子變成一棵白菜,種子消失了,現在只有白菜,白菜就是白菜本身的樣子,白菜不需要問自己為什麼我是一棵白菜。就像我們不需要問自己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這樣的問題是愚蠢的。

當你進入了諸佛的行列,你無法問自己為什麼我是佛,這就跟你現在問你自己為什麼我是男人或者是女人一樣的愚蠢!你已經成為了如是的樣子,事情就是這樣的,你問任何的為什麼都會顯得愚蠢透頂。

你問我,佛究竟是咋樣呢?佛講真如是什麼呢?記住,現在這個問題是猴子問的,是一顆種子問的,在猴子成為人類之前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在種子成為一棵白菜之前,這個問題也永遠不會有答案。你現在還是一個人類,你還不是佛,你不可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那麼你就要親自去彼岸,但是等你到了彼岸你就不會再問這樣愚蠢的問題了,因為你已經是了。現在你還在此岸,無論我告訴你關於彼岸的什麼你都可以跟我辯論,你都可以懷疑我,既然如此,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我不會告訴你關於彼岸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可以幫助你進入彼岸,進入彼岸的方式在你們看來是殘酷的,因為他等同於死亡,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一個死亡。就像猴子必須要死才會成為人,人和猴子不可能一同存在;就像一顆種子必須要死亡才可以成為一棵白菜,一顆種子不可能和一顆白菜同在。

同樣的,一個人也不可能和一個佛同在,佛是覺悟的人、人是迷惑的佛,你要麼清醒、要麼睡著,半睡半醒或者半死不活這樣的中間狀態是不存在的,就像你無法把黑暗和光明放在一起一樣,這裡面肯定有一個會消失。你必須要死了,你才會成為一個佛,這需要很大的勇氣。

你必須奮不顧身的跳進洶湧的河流,當然你不知道這條河流會不會淹死你。但是,當你進入河流的時候,你會死,你消失了,你成為了河流的一部分,你就像一塊糖一樣的融化到了河水裡面。現在質變發生了,人變成了河流的一部分,人從此再也沒有了。

成佛是親身的一種體驗,辯論是毫無意義的,瞎子如果不睜開眼睛去看,那麼即便是他辯論一萬年,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只不過是在浪費時間罷了!同樣的,你是有眼睛的人,為什麼不去睜開眼睛去看呢?你親自看到了你就會明白,你再也不會問我關於彼岸的任何事了,因為現在你就是彼岸。

頭腦就是一個瞎子,他永遠想要知道關於光的事情,可是他無法去看,這是愚蠢的,就像黑暗想要知道光明的事情一樣,就像光明想要知道黑暗的事情一樣。他們永遠不可能知道彼此,除非他們自殺,除非光明願意放下他的自我,變成黑暗,他就會知道什麼是黑暗,但是現在知道也成了多餘,因為黑暗就是他本身。

同樣的,除非黑暗願意死在光明裡面,被光明所吞噬,否則他永遠不會明白什麼是光明,但是當他質變為光明的時候已經不需要再去詢問什麼是光明了,這是毫無意義的。

放下你的頭腦,不要跟你的頭腦認同,你帶著一個頭腦永遠不可能進入你內在的世界,就像你踩著剎車要開車一樣,這是愚蠢的!把你的頭腦放到一邊,用心去看,去感覺,去體驗內在的世界,做一個上頂山的觀照者,只需要去觀照,去覺知、去看,你就會明白。

看,是生命的一種藝術,是一種偉大的鍊金術,也是一把萬能鑰匙,他可以幫助你打開所有未知世界的大門,只需要你去看,別的什麼都不用去做,看已經就足夠了。當你學會去看,頭腦就消失了,你的自我就消失了,你成為了無我,你沒有了,只有一個純粹的看留在了那裡,那個就是佛,就是你的本性,就是你的家!

2017.07.21 晨,於綠水湖畔

添加關注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4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