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估值700億到高層集體離職,Uber作了哪些死?

從估值700億到高層集體離職,Uber作了哪些死?

編者按

從全球估值最高的獨角獸公司,到高層集體離職,CEO被逼宮,估值縮水200億,作為打車軟體的鼻祖Uber到底經歷了什麼!今天小編就帶您回顧Uber發展歷程,看看錯誤和悲劇究竟是如何在這家創業明星公司身上一步步發生?

目 錄

一、Uber的崛起

二、Uber的野蠻生長

三、Uber的作死之路

四、Uber何去何從

6月14日,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宣布無限期離開CEO崗位。沒過幾天,5名掌握Uber四分之一總股份的股東,聯合玩了一出「逼宮」大戲。集體要求卡蘭尼克立即辭職。後者隨即發布全員郵件,宣布辭去Uber CEO一職並帶走了63 億美元的身家。Uber成為全球第一家實現「無人駕駛的公司」!

不過從22號開始,Uber員工就不樂意了。超過1100名Uber員工內部簽署請願書,信中不僅肯定了卡蘭尼克的傑出貢獻並且要求公司董事會恢復卡蘭尼克的職務。對此目前董事會尚無回應。

卡蘭尼克的離任,代表 Uber 昔日的高層組就不復存在了。目前公司里的通信部門主管、工程部門高級副總裁、產品和增長副總裁以及財務主管均已離職。而這些離職所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 Uber 估值直接縮水200億美金。

卡蘭尼克的離任,也被視作是Uber在現階段下難以避免的必然結果,這家公司所遭遇的危機幾近難以挽回的地步。在尋找到合適的掌舵人,將Uber重新帶回發展的正軌之前,這家公司的「自由落體」還將持續。這一連串的危機,不禁讓人疑惑。這個打車軟體的鼻祖、一度估值達到 700 億美元的共享經濟概念巨頭,何故竟走到了這個地步。

一、UBER的崛起

Uber是2009年卡蘭尼克和加略特·坎普在巴黎街頭的寒夜中誕生的,當時倆人剛剛參加完Leweb大會在路邊等車,但前來接他們的計程車卻遲遲不見蹤影。

「這裡的計程車服務簡直和舊金山一樣糟糕。」卡蘭尼克抱怨道。

「如果我揮一揮手機,計程車就能奇迹般出現在面前就好了。」坎普接著說道。

「哥們,你的iPhone可沒這個魔力。」卡蘭尼克被坎普的話逗笑了。

在來巴黎之前,這兩位創業者剛剛各自賣掉了自己創辦的公司,卡蘭尼克創辦於2001年的P2P文件傳輸共享公司賣了1800萬美元,坎普的網路搜索引擎StumbleUpon則以75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電商網站eBay。

然而當時路邊的隨口一說,卻讓兩人一拍即合,有了網約車APP的構想,招募熟人當司機,迅速創建了Uber,開始了Uber野蠻生長的8年,甚至一度作為全世界價值最高的「獨角獸」公司,估值達到700億美元。

二、UBER的野蠻生長

這一全新的用智能手機叫車的服務最早在2010年初在紐約進行測試,最初只有3輛車,2010年5月,Uber移動應用程序正式在舊金山發布,支持iOS和Android系統的智能型手機 。

▲ Uber最早的應用界面,當時的名稱還是UberCab

打車難的痛點直接被Uber所擊中,一經上線,這款叫車應用便迅速獲得了增長,雖然最初的價格是普通計程車的1.5倍,但是換來的是更為方便、快捷的服務,用戶只需要在手機上發送信息或按下叫車鍵,車輛便會在很短時間內趕到。當年10月份,Uber獲得了第一筆來自First Round Capital 的Pre-A輪125萬美元投資。

然而當時 Uber 並沒有相關的計程車公司執照,於是在不久之後就收到了美國運管部門 2 萬美元的罰單。 吃癟的 Uber 決定改名(UberCab 改為 Uber),專註做中高端租車市場。而這一改變讓Uber抓住了市場需求,短短時間就輻射到了美國 20 多個主要城市。

▲ 2010年1月5日,卡蘭尼克發推特招募產品經理,

Uber首位員工 Ryan Graves後來成為Uber首位CEO

2011年是Uber騰飛的一年。年初,公司成功引入了來自Benchmark Capital的A輪1100萬美元融資,估值達到6000萬美元,拿到融資的Uber準備大幹一場。

2011年5月,Uber正式在紐約開始運營。到了2011年底,Uber已經攻佔下巴黎,隨後獲得了來自Menlo Ventures、亞馬遜創始人Jeff Bezos以及高盛的B輪總共3200萬美元投資。

2012年4月,優步在芝加哥測試了以較低價預約傳統計程車的服務。

2012年7月,為了慶祝「國家冰淇淋月」,優步在七個城市推出「Uber冰淇淋車外送服務。

▲ Uber ice cream

2013年7月,Uber開始在紐約市和漢普頓推出實驗性的直升機租賃服務。

▲ Uber直升機租賃服務

征服了美國市場后,Uber開始向全球布局。2012年7月,Uber進入倫敦市場,最初車隊擁有90位賓士、BMW和捷豹汽車的駕駛。

2013年2月,Uber進駐亞洲,登陸新加坡;同年7月,Uber 進駐墨西哥城, 墨西哥由此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登陸的城市。同年8月,Uber 進駐非洲,在南非約翰內斯堡開始運營。

2013年8月,Uber的服務進一步擴展到東南亞地區的印度及非洲地區,同時,Uber的融資也在迅速跟進,當月完成了來自Google Venturs等投資機構的總額2.58億美元的C輪融資,其估值已經來到37.6億美元。

2014年3月12日,Uber在上海召開官方發布會,宣布正式進入大陸市場,確定中文名「優步」,開啟了在這片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的擴張之旅。同年底,Uber獲得了來自百度的6億美元投資,百度搜索與地圖應用開始與Uber應用進行整合,在與本土叫車服務應用滴滴的競爭中,Uber似乎沒有顯露出絲毫劣勢。

▲Uber獲得來自百度的6億美元投資,

為其在市場開疆拓土繼續加足馬力

Uber 從此覆蓋了服務亞洲地區的主要市場。僅僅用了四年的時間,就已經成功布局全球 22 個國家超過 60 個城市。

在市場與滴滴纏鬥的同時,Uber融資的腳步一直沒有放緩,2016年6月,就在Uber宣布業務與滴滴合併前一個月,Uber獲得來自沙烏地主權基金35億美元的投資,這也是Uber成立以來獲得單一機構投資的最大數額,沙烏地主權基金因而也獲得了Uber的一個董事會席位。

當年7月,Uber宣布在其平台上已經完成20億次訂單服務,這距離Uber宣布完成10億次訂單僅僅過去了6個月,Uber完成第一個10億次訂單用了6年。

三、Uber的作死之路

表面成長史看起來也算一帆風順的 Uber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走歪的呢?說起來這事跟卡蘭尼克的關係並不小。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來看看他是怎麼作死自己和 Uber 的。

飽受詬病的的動態定價系統

Uber自從誕生以來,便一直以一副顛覆者的姿態出現,Uber的出現,直接觸及到的是傳統計程車行業的利益。 2014年1月,法國巴黎一名計程車司機攻擊一名Uber司機,同年6月,歐洲主要城市計程車司機通過封路的方式對Uber進行抗議,類似這樣的抗議活動在全球各地時有發生,部分甚至上升到暴力衝突。

在遭遇到傳統行業抵抗的同時,Uber一直以能真正為用戶帶來便利的理由進行回應,認為自己的經營行為是正當且符合時代的發展趨勢,但一直以用戶利益作為「擋箭牌」的Uber,不經意間又把用戶給冒犯了,這一次飽受詬病的是Uber的動態定價系統。

這套系統自動根據叫車用戶所在地位置的供需情況,給出實時的價格,Uber方面的理由是,這將更好地反映真實用車情況,並且利用價格手段最有效率地幫用戶叫到車,但這一生硬的經濟學原理,在一些極端事件發生時,被批評為缺乏人文關懷精神,例如在紐約桑迪颶風期間,受災的人們也不得不承受高價格。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2014年悉尼人質危機、2017年倫敦恐怖襲擊等,在非常事件發生,大量人群發出叫車需求時,Uber的動態定價系統自動給出了平時情況下好幾倍的價格。

不健康文化

2013 年 10 月,當時 Uber 因為業務推廣順利,準備在邁阿密舉行慶祝派對。舉行前,卡蘭尼克覺得有必要對小弟們的行為規範做一些指導,於是寫了一封被內部稱為「邁阿密之信」的郵件發給了數百名員工。

而在信件公之於眾后,其中卡蘭尼克的連篇髒話、性別歧視也被曝光出來,引起了許多爭議。眾多外界公司及 Uber 內部員工甚至都開始懷疑,在卡蘭尼克領導下的公司文化能否健康。

也許是為了證明企業文化確實不健康,2014年卡蘭尼克和邁克爾等公司成員,在去韓國首爾參加活動的過程中,集體去了一家以應召服務出名的KTV。

當時隨行的還有卡蘭尼克的女友以及市場部女經理。剛開始她們以為這隻不過是一家普通的KTV,可是接下來就看到了多位身上貼著號碼的女人走進來,衣著暴露而且任君選擇。對此場景女經理覺得十分噁心,隨即借口不適提前離開。

事後這位女經理向公司 HR 部門投訴,對所看到的畫面表示十分厭惡。但在當時,卡蘭尼克並沒覺得這是件多了不起的事情,舉報也就不了了之了。

信息泄露事件

2015年2月27日,Uber表示,公司資料庫曾遭到了未授權第三方的入侵,導致約5萬司機的信息泄露。

Uber在博文中稱,他們在2014年9月就發現了資料庫遭到入侵,並立即填補漏洞。對受影響司機,Uber表示將為他們免費提供一年 Experian 的 ProtectMyID身份保護服務。

然而,Uber也因為隱瞞本事件長達五個月之久飽受詬病。華爾街日報指出五個月的時間已經超出了許多州法的規定,網路安全專家 Brian Finch 稱「60 天之內」是一個比較合理的時間,除非該公司與相關法務部門有調查方面的合作,但 Uber 方面沒有透露更多調查相關的細節。

高層性騷擾

2017年2月,Uber前任工程師蘇珊•福勒(Susan Fowler)在一篇博文中控訴Uber公司存在的辦公室性騷擾、辦公室政治、男性至上等惡劣的公司文化,一時間將Uber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她聲稱一位Uber經理向她提出要求性行為,但她向人力資源部的投訴被駁回,因為經理位高權重績效高。同時,她的經理威脅要解僱她,如果她向HR報告的話。

《紐約時報》在二月份又扔出爆炸性新聞,暗示福勒事件不是偶然。據報道,Uber公司員工在公司野外拓展活動期間吸毒(可卡因),在對多名女性有不雅之舉后,一名經理被開除。前僱員們表示,他們曾告知卡蘭尼克和首席技術官在內的Uber領導層有關工作場所騷擾實情,公司卻置之不理。

卡蘭尼克創業導師馬克·庫班曾表示:「卡蘭尼克最大優點,是為了實現目標,不撞南牆不回頭;而他最大的弱點,也是為了實現目標,不撞南牆不回頭。這也是概括此人性格的最恰當方法。」

於是,Uber內業績最好的員工往往都會得到快速晉陞與不合理的偏袒。比如向同事扔咖啡杯、比如對女性同事性騷擾,只要業績足夠出色,「細枝末節」他都不會追究。

卡蘭尼克侮辱司機

不久后,彭博社公布一段視頻,視頻的主角是Uber CEO卡蘭尼克,他對司機出言不遜直接爆粗。

在視頻中,專車司機卡梅爾抱怨 Uber 要求提高司機服務水平,卻減少了司機的收入。但是這番話並沒有得到卡蘭尼克的理解,卡蘭尼克反而還批評卡梅爾不懂得負起責任,只會抱怨其他一切。

對於這一視頻中所表現的職業素養,卡蘭尼克發表聲明為此事致歉,並說自己還需成長。只是情勢已經如卡梅爾司機所說:「沒人相信你了!」

對於Uber來說,2017年註定是多事之秋,幾乎每個月都有不同的醜聞爆出:高管性騷擾、性別歧視、剽竊無人駕駛技術、無人駕駛汽車闖紅燈、自動駕駛發生車禍、高層相繼離職等等。群龍無首,人心惶惶。

四、UBER何去何從

在創始人無奈出局后,Uber接下來要面臨的嚴峻問題是,這艘「大船」究竟該由誰來掌舵?在多輪融資過後,已經有太多投資方的利益與Uber深度綁定,為Uber選擇合適的高管人選,重整公司文化,帶領這家公司走出困境,是現階段Uber董事會的最主要任務。

▲Uber在各地遭遇抵制和抗議

Uber還需要重新振奮員工的信心,今年初以來,一系列負面事件,令Uber員工的自信心嚴重受挫,在短期內上市無望、公司形象愈加負面的情況下,很多員工萌生去意。

Uber 商業模式由於門檻低,極易被模仿或攻破,沒有自身過硬技術作為「防火牆」,後期的發展很難維持。其巨大估值的背後也是在於未來無人駕駛等技術獲得廣泛應用后的巨大想象空間。所以,如果與谷歌無人駕駛技術的訴訟案處理不當,將會對Uber更長遠的業務戰略規劃產生深遠影響。

▲今年1月份,美國社交網站上發起#DeleteUber#運動

隨著Uber醜聞不斷爆出,Uber在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市場份額不斷上升。據Lyft發言人稱,Lyft 如今覆蓋的市場數量與Uber持平,在大城市它在價格和服務速度上都能夠匹敵Uber。

據了解,2016年上半年Uber虧損超過12億美元,2016年全年虧損17億美元左右,2017年一季度虧損7.08億美元。而如今Uber估值已經下降到500億美元左右。如果Uber董事會與投資人只知拆除不知修補,聚焦內憂忽略外患,則Uber危矣。

在卡蘭尼克宣布離任的消息傳出后,已經有聲音在討論他何時歸來的問題,畢竟,喬布斯就是創始人被迫離職又回歸的先例。

但在此前那封宣布休假的公開信上,卡蘭尼克坦承,自己需要時間回顧和反省,現在他個人的發展成長,已經明顯落後於公司的成長速度,至少目前,他很難再帶領公司重新走上正確的發展軌道。

-END-

本文由網安視界(網路空間安全情報站和智庫)獨家創作整理,轉載請註明出處。更多精華文章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網安視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