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夏、商及其特色 連載9

夏、商及其特色 連載9

《三代與舊約的關係》連載

3,夏、商的一些特色

與商(公元前1600-前1046年)同時出現的是強盛的赫梯帝國(公元前17世紀-前8世紀)。之前以埃及帝國為依附後台的「夏」,可能被依附於赫梯的「商」所取代,這是因為距離更近的赫梯帝國的崛起所造成的,至的商後期赫梯帝國實際上是全球第一強國。由此,東亞當時的殖民模式就更加清晰,猶如近代英法在全球的殖民爭鬥。換言之,夏的宗主國是埃及帝國,商的宗主國換為赫梯,但是兩個帝國在東亞的委託人卻沒有變化,父系依然是東亞的老熟人,亞伯拉罕的後裔,但是母系卻換了。赫梯帝國的鼎盛期為公元前14世紀,此時也是殷商最強盛的一個時期,甲骨文的誕生就在這個期間。

讓我們再回到《舊約》查看商朝的真相。以掃(即殷)儘管有妻Judith(《聖經》翻譯為猶滴,實際上為商祖簡狄),但同時他還迎娶了夏甲的孫女為妻,所以這也是夏、商之間的關係,即他們之間不僅有父系血緣聯繫,而且還有母系的姻親關係。這種和親,換取了商人與夏同存於東亞的和平條件。這也是學界爭論不休的夏、商並存局面的真實格局。夏、商之間有著複雜的多重關係,但是到了赫梯帝國強大之時,局面就得到了改變,公元前1600年夏被商徹底兼并了,這 標誌著埃及帝國的政治勢力在東亞的衰落,局面開始失控。

從《舊約》中我們還析出,商人祖先簡狄是個西亞赫人,他的丈夫名字為「殷」的以掃,同時娶了兩個赫人妻子,他其實還有更多妻子。可能東北一直是小亞細亞的傳統殖民地,那裡的許多文化都有若隱若現的安納托里亞色彩。今天的分子人類學從母繫上證實,部分中原的商人即來自東北。

《舊約》以及「三代」期間,都可以看到異乎尋常的重視母系特色,如夏后與簡狄為明顯的女性領袖。但同時又始終貫徹父系原則,如《舊約》一直敘述父系關係,也是很明顯的男權社會,嚴肅的王系只述及男性(或者我們並不知道他們是男是女,但默認他們都是王,而非女王)。比如商朝至今挖出的最重要的王室墓葬,婦好墓,還有最大的王權象徵司母戊鼎,都屬於女性。有人一直在等待男王的出現,我覺得他們或許會失望的,因為當時「簡狄」們才是老大。並且金文中的「父」字實際上我認為是一位女性[1]。戴如此高帽的人要麼是君王,要麼是地位非常尊貴的女性,這個習俗至今在突厥人種保留著,尤其是哈薩克人中間更為盛行。當然,它演化的最初形象是權杖,但後來的書寫著一定是知道這個「父」與當時他們信仰中的「父」就是如此的形象,一個女性,一個精神領袖,所以才認同並堅持了這種書寫傾向。

地區的這些夏商王朝之所以陰盛陽衰,是因為「三代」的母系來自宗主國。這說明當時亞伯拉罕的後人確實是個弱小的跑腿兒族體。同時,這給今天我們追究姜、羌人群中的母系提出了必要性,比如周人一直與這些母系聯姻,說明姜羌的母系「高貴」。換句話說,假如我們今天大規模在周人以及姜羌人中間調查母系基因,或許我們是可以追蹤到他們當初的西部宗主國的,陶寺遺址的母系就是西方特徵的線粒體N系。

至今猶太人的身份認定依然以母係為根據,這也可能與古提人與赫梯人曾經生活的小亞西亞一帶的女神崇拜有一定關係。可能受他們的影響,蒙古地區也一直有父母之間更為敬重母親的習慣。

但歷史上盛行男尊女卑,這或許是東周開始的文化大革命。當人第一次知道他們挖出的商朝大墓屬於一位女性時一定非常驚訝,但第一次得知這位大約3300年前的婦女還帶兵打仗時可能更為驚訝,因為她的墳墓里陪葬的是兵器。實際上商朝的女祖簡狄在神話里就是一位勇猛善戰的戰神。簡狄,也就是Judith,是一位赫人。商朝的女將軍傳統可能就來自她的遠在西方的族群,赫梯帝國是一個以暴力著稱的國族。

(赫梯帝國是當時唯一可以與埃及抗衡的帝國,猶如昨日之英法,或今日之美歐,最終他們在卡迭石打了一架)

赫人與赫梯人有關。赫梯人是古提王朝覆滅后在同一個地方推翻古巴比倫王國的強悍民族,他們說拉丁語,來自歐洲,這些信息都顯示出他們與古提人的特殊密切關係。亨寧認為他們有近親關係[2]。紮根於土耳其的赫梯王國,曾長期與古埃及抗衡,定都於Hattusa(今土耳其Boghazkoy)。這個民族擅長金屬冶鍊與經商,他們還獨享冶鐵技術,長期秘不外宣,軍事上以兇悍著稱。在「三代」之中,最殘暴的就是商朝,他們有殘忍的人殉習俗,還喜歡蓄奴,當然商朝還是東亞第一個青銅大國。對應到赫梯帝國,我終於理解了商朝的文化特性。

「三代」之後秦始皇建立的秦朝(公元前221年-前207年)具有與商朝類似的文化氣息。史書上記載秦始皇長有一個鷹勾鼻。他在位期間大肆建設的長城,有赫梯人城牆的格式;他著名的墳墓是典型的金字塔外形,戰國時期的中山國王陵也是典型的金字塔墓,而且裡面充滿了猶太人衷愛的鵝卵石,不過金字塔的傳統很可能是北方印歐人的,不過是被傳播到了埃及集大成了。秦朝有可能是商朝的一個短暫復辟,他們共同的西方對應是赫梯帝國。

一個題外話是,秦前後的人對羅馬到近東一帶的人群稱呼「大秦」(Daqin),當我們知道「吐火羅」的英語發音時你會毫不猶豫地說,Tocharian(吐火羅人),就是「大秦」的由來。《後漢書.西域傳》說大秦「其人民皆長大平正,有類,故謂之大秦」,秦朝的「秦」與「大秦」難道沒有關係?所以,秦國貴族的秦很可能與後來我們理解的漢人有些差異?不過,既然你現在看不出薛蠻子也是個印歐血統的人,秦人也不應該看起來有多麼的突兀吧。

但是三代的這種外來影響,到漢代就基本徹底結束了。東亞從而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1]參見拙著《新文明簡史》、《漢字起源新解》等對其相關解釋。

[2]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41200527&uk=975443702徐文堪譯註(德)W.B.亨寧著《歷史上最初的印歐人》(TheFirst Indo-Europenas in History,1978)。

2014年初稿,目前正在由一個影視公司製作視頻節目

未完待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