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收羅了全亞洲最不為人知的女神,沒有一張范冰冰的臉,然而遺憾的是……

他收羅了全亞洲最不為人知的女神,沒有一張范冰冰的臉,然而遺憾的是……

有束光

本文轉載授權自開始吧旗下自媒體:有束光(ID:onelight01)

總是看到有人感嘆,美女怎麼越來越少了?

與其說是美女少了,不如說是那「包容萬千的美」再也沒有了。關之琳李麗珍趙雅芝張曼玉……或妖嬈或清麗,或端莊或真性情,從大方臉到小眼睛。那時候,她們每一個都各具特色。

美,從來不是單一的。

「在待久了,會對美有很狹隘的偏見,覺得美就是年輕,是白皮大眼長發細腿。」(from知乎網友@秋天的亦然)

所以在微博P圖王@kanahoooo的手下,你會發現P圖都是一個路子的:眼睛變大,皮膚變白,腮幫削尖。

But……這就是「美」嘛?

Alexander估計不會認同。

他走遍25000公里拍下的亞洲美女,

你會發現,

沒有一個是主播臉。

多爾乾女孩

薩哈女孩

Ulchi族女孩

就是這幾張臉,

在國外綜合類視覺網站上,

讓數百萬冬粉Mrak和讚美。

但是遺憾的是

她們就要消失了……

仔細看文的光友,會看到司馬標在圖片下面的小標註。

她們的民族,你可能聽都沒。這樣你應該可以理解她們所面臨的窘境,在全球化、戰爭、種族歧視和宗教歧視下,他們正在失去身份、語言、傳統。

「異類」和「」少數」從來都很難生存下去,不符合規矩的最終都會消亡,就像北京的衚衕。

整治前

整治后

什麼是美,什麼是不美,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什麼是好的……

這條線,從來就是我們自己畫的。貧乏的認知禁錮了我們對美的認知和想象。這是一場聲勢浩大的綁架。

外國網友評論說:「我覺得她正常的樣子看起來自然多了;其他的姑娘也是」

有人說,

「一走出去,看見其他國家種族的人,

才驚覺生命是多豐富的事情。」

Alexander Khimushin,一個澳大利亞人,

花9年走遍了84個國家,只干一件事

——拍「美人」。

Alexander拍的日本少女

起先,只是因為厭倦了清一色的西裝禮服襯衫海灘休閑褲高樓大廈四輪車三輪車腳踏車,想要知道世界上還有什麼不一樣。

想要讓大家看世界各地的「正常人」長什麼樣子。

中間唯一的男生是Alexander

他找到了Wakhi族,找到了Nyangatom部落,找到了Evenki族……

她們和我們審美準則差太多,但是卻讓人發自內心覺得富有美感。為何?

布里亞特女孩

索牙恩女孩

布里亞特女孩

司馬想起攝影師Mihaela Noroc。

在她二十幾歲如花的年紀,拿著所有的積蓄,以及一個相機和背包,走遍世界各地,只為找到「女神」,拍下來。

緬甸拍攝中的Mihaela

她相機里的女神,

沒了歐式大平行,

兩坨高原紅,

一臉雀斑,也是女神,

頭髮被風吹得凌亂,

鼻子邊冒出了痘痘,

還有乾燥的皮膚——

可她的少女氣息卻讓人感嘆生命的鮮活!

沒有大濃妝,

沒有大光圈,

不一定有傲人的身材,

甚至不會擺Pose——

她們每一個都離維密模特相去甚遠,

可在Mihaela的鏡頭下,

每一個都是女神。

秘魯

美國,舊金山

美國,紐約

巴西,里約熱內盧

朝鮮,新義州

古巴,哈瓦那

摩爾多瓦

「我像一個偵探一樣在城市裡四處打探,

我見過很多很多的女人,

但是我對美的判斷標準從沒有變過,

五官端正與否並不是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一張真實和誠實的臉。

在走過37個國家,見過了數千美女后,

Mihaela如是說。

羅馬尼亞

如同 Alexander 的鏡頭下的那些姑娘們,從來不是網紅臉。

有些甚至是「太超出常規」,

唇盤族女孩除了吃飯接吻,嘴裡都會放著盤子,嘴巴越大就越漂亮——

非洲乃加湯族的女孩,

一生都會帶著串珠,

然後每過一年,就加幾顆……

珠串越華麗,女人就越有地位——

還有哈薩克女孩,

出嫁時會帶著厚厚的面具,

面具的精美,也能體現新嫁娘的美——

在這個過程中,Alexander不僅拍女人,也拍男人,兒童,老人……

漫漫旅程中看見的種種景象,堅定了他完成一個有關世界各民族肖像項目的決心。他叫這個項目取名為《世界面孔》。

所以去年時候,他跑到了西伯利亞。那裡距離莫斯科13個小時的飛機,常年室外零下50℃,室內零下40℃。

他待了6個月,行駛了25000多公里。

伴隨著Alexander行駛西伯利亞的SUV

從貝加爾湖走到了日本海岸,從蒙古的無盡草原來到地球上最冷的地方雅庫特,這裡生活著50000不到的人口,40個不同的民族。

他們大部分都與世隔絕,還維持著一兩百年前的生活習慣。有的甚至,是第一次接觸照相機。

但這並不妨礙,這位像是坐擁金山銀山的老婦人,在鏡頭前的端正,讓Alexander一下肅然起敬。

這個還沒長開的女孩,

端的是一副「大家閨秀」模樣,

瓦罕女孩。

馬雅人Ixil族的女孩。

薩摩亞獨立國的男孩。

Chukcha女孩

「七十歲塗口紅穿大露背的old lady,

裹著頭巾一笑露出潔白牙齒的中東少女,

跳弗拉明戈的胖胖女人,

皮膚曬的黑里透紅的南法姑娘,

赤腳奔跑在非洲草原上的姑娘……」

不會去管她們的身型高矮胖瘦,

膚色黑白紅黃,

她們都是那麼生機勃勃又從容不迫。

這些,都是令人信服的激情。

這些,才是真正的美。

撕下為了安全而偽裝的樣子,讓每一個豐富而真誠的靈魂有處可棲。

當然這很難……什麼時候,我們學會透過大眾認知去看背後的東西,我們的社會環境,也就會比過去更寬容。每一個人,才能真正意義上地成為最鮮活的自己。

圖片來源於微博@kanahoooo,google.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