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研究生寫保證書的故事

一個研究生寫保證書的故事

七月初在大亞灣附近將舉辦一個國際中微子暑期講習班,是我的高能所同事曹俊老師牽頭組織的,屆時會請到一些國際著名或知名的學者來授課。由於是自家辦的活動,所里的年輕職工和學生都有機會參加。上周五在我出國之前,我的研究所JY過來問我,她是應該參加還是不參加。我說你今年的科研產出太少,出去一趟就要耽誤很多時間;但另一方面,這次來講課的人都還不錯,如果你真想學習中微子的一些實驗方面的知識的話,倒是個難得的機會。說來說去,我告訴她,我很猶豫做出一個決定,支持和不支持的比重各等於50%,還是你自己決定好了。

JY同學是個聰明孩子,馬上表態說,老師,那我決定不參加了,抓緊時間把手頭的工作做出來。我說那也好。但這其實是她的緩兵之計,或者課題組的其他兩位師兄弟太想師姐妹同行了,背地裡又做了她的思想工作也說不定。總之待我老人家到了慕尼黑之後,馬上收到JY的郵件,說經過一番慎重考慮,決定報名參加這個暑期講習班,問我是同意呢還是同意呢還是同意呢?

為了尊重歷史事實,我這裡引用JY郵件的部分原話,

「…根據您的建議,我會提前做些功課,會後認真學習一下中微子振蕩實驗

方面的東西(太陽、大氣、反應堆中微子振蕩實驗束流計算、探測等等)。您覺得呢?」

我的答覆是這樣的:

「好的,JY,前提條件是你要寫個保證書,保證這次不把腳骨摔壞。^_^ ZZ」

去年JY同學參加CERN(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在國科大雁棲湖校區組織的國際

粒子物理學暑期學校

,不小心摔傷了腳骨,貓在宿舍休養了一、兩個月,不僅耽誤了學習和科研,還被所里扣了一點助學金。我老人家後來有點生氣,批評了她一頓。

當然,在她養傷期間,我最初還是發過一封郵件表示了慰問。這裡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們課題組的組長周老師不僅表示了慰問,而且還對JY同學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周老師的郵件的意思是這樣的:

當年薛定諤在養病期間寫出了名留青史的薛定諤方程,當年海森堡在養病期間創建了流芳百世的量子力學的矩陣形式,當年邢老師在春節患感冒期間寫出了他的那篇被引用得最好的論文,希望你也能在養病期間抓住這個難得的機遇,創造歷史!

難怪有同學指出,周老師的幽默感越演越烈,大有把邢老師裝進去擠兌一番再超過邢老師之勢。但是很可惜,JY同學最終並沒有抓住那次寶貴的歷史機遇。事後大家反省這件事得出的結論是,她故意放跑了它也說不定。

這就是我在回復YJ的郵件時提出,她必須保證下次參加類似活動不能犯同樣的失誤的歷史背景和原因。毫無疑問,作為導師,我是認真的!

儘管有六小時的時差,JY同學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發來了保證書,並告訴我說,報名費1800元,需要我老人家簽字,問我怎麼辦?我說你找秘書陳老師吧,另外你的保證書沒有簽字,無效。

不久之後陳老師在郵件中和我談公務之後順便告訴我,說JY同學到她那裡神秘地借走了印泥。然後真相就大白了:JY發給我和秘書一封簽了字並摁了手印的保證書:

「我保證在參加CCEPP Summer School期間,保證不扭傷腳,身心健康,努力學習!如有違保證,請全組人吃大餐!

保證人:姓名(簽字、畫押);時間:2017年6月13日」

陳老師見狀哈哈哈哈哈,那我還能說什麼呢?JY真是我的好學生!

我老人家堅持認為,研究所在學期間,適量參加講習班和會議是必要的,前提是把自己的科研工作先做好。學習做科研的過程,就像農民耕種、收穫和販賣農產品的過程,自己沒有東西,趕大集的次數再多也沒用。

這是一個機會多多的時代,不僅學生如此,經費充足的老師們更是一場接一場地參加會議做報告,有時候一套PPT能用好幾年。這是一個消費和浪費的時代,我們的臀部和椅子的關係越來越敷衍,這讓學習理論物理的研究所們情何以堪?

無論如何,先保證自己有個好心態,自娛自樂,順便幽別人一默。

圖片來自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