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第十六屆「新國風」詩人節 暨丁力逝世24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第十六屆「新國風」詩人節 暨丁力逝世24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本報訊 丁兮]第十六屆「新國風」詩人節暨丁力先生逝世24周年紀念大會,於2017年6月11日,在離退休老幹部活動中心隆重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詩歌界同仁及朋友會聚在此,懷念丁力先生在革命與詩歌創作的豐功偉績,展望新詩百年的輝煌成就。

大會由蕭軍研究會、《新國風》詩刊社聯合主辦。由著名詩人、詩評家、《新國風》詩刊副主編綠島主持。《新國風》詩刊社社長鄭偉達致辭,他熱情盛讚了丁力先生的詩歌精神,暢談了國風詩歌在當下存在的意義,以及當下詩歌創作發展的方向。

著名詩人、散文作家石英高度評價了丁力先生的詩歌創作,稱其是當時社會的入骨三分的鐵的見證。舊腐敗、貪婪的壓迫與貧苦大眾的民不聊生,都在丁力的筆下得到淋漓盡致的剖析。著名詩人峭岩在發言中指出《新國風》詩刊「關注時代,反映生活,表現民心,服務大眾」的國風精神,正符合文學作品要具有的「歷史觀、人民觀、審美觀」的觀點,對現在文學創作依然有莫大的指導意義。並對丁力詩歌功績做了三點歸納:堅守詩歌的正義性、堅守詩歌的生活性、堅守詩歌的創新性。

丁力先生之子、《新國風》主編丁慨然,在大會上發表了懷念父親丁力的講話,並且感謝與會詩人朋友多年來對《新國風》詩刊的鼎力支持,為國風詩派繁榮發展所做出的貢獻。

著名詩人、歌詞作家石祥、蕭軍研究會常務副會長蕭鳴、著名詩人、詩歌評論家朱先樹、郭曰方、康橋、唐德亮、顏石、楊四平、劉輝、龔闊春、蔡詩華、李金龍,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詩人董振國、趙福君、張紹文、秦旺、張秀華、孫忠恕、唐祿生、何正國、楊東升等100餘人參加了此次盛會。

此次大會還為第三屆「新國風」傑出詩人獎獲得者:趙福君、唐德亮、劉輝、董振國、張紹文頒獎,為新國風優秀作品獎獲得者李長鷹、孫忠恕、何正國、董文傑、賀春立、楊東升、唐祿生、秦旺、張秀華、黃青華等,頒發了獎牌和榮譽證書。

新國風傑出詩人獲獎者代表趙福君、唐德亮、劉輝、董振國、張紹文以及蒞會代錶王保清、唐祿生等發表了獲獎感言。

此次大會,上午以紀念丁力先生逝世24周年為主要議題,圍繞丁力先生的貢獻與國風詩歌的未來展望而展開,大家深入交流了從丁力先生的詩文中得到的啟示。下午舉行「人人都是朗讀者」詩歌朗誦會,詩人們以飽滿的激情與熱情,謳歌了丁力的詩歌範本。朗誦會最後以著名朗誦藝術家殷之光朗誦峭岩長詩《丁力,是棵大樹》,大會在殷之光的激情朗誦之中達到高潮。

詩歌傳承,永遠是照亮道路的火炬

——第十六屆新國風詩人節暨丁力逝世24周年講話稿

今天,我們集會北京,召開第十六屆新國風詩人節,並隆重紀念國風派重要代表人物丁力先生逝世24周年,無疑,這是一次詩歌的盛會,是一次對百年詩歌的一次盛大檢閱。令我們歡欣和鼓舞!

國風詩歌的位置,應該屬國家命題,她在詩歌河流的上游。經一代又一代詩人的努力傳承,傳到了丁力手裡,今天,傳到到了丁慨然手裡,傳到了我們手裡,欲顯輝煌和活力。今天,我們有理由、有能力、有擔當,讓國風詩歌走向遠方!

《新國風》創刊伊始,在發刊詞上,開宗明義,講道:「中華詩詞現代派,民族新詩先鋒派。」主張:「關注時代,反映生活,表現民心,服務大眾。」這一宗旨和習總書記提出的文學作品要具有的「歷史觀、人民觀、審美觀」,是非常吻合的。多少年來,《新國風》不負眾望,秉承丁力先生的詩歌精神,得到了一批老詩人的支持與厚愛,並發現、培養了一大批優秀詩人。這批老詩人是以石英、石祥、岳宣義、朱先樹、郭曰方、康橋、綠島、許慶勝、顏石等為代表的「新國風傑出詩人」;今天,又隆重舉行第三屆「新國風傑出詩人」頒獎大會,將這一光榮稱號,授予趙福君、唐德亮、劉輝、董振國、張紹文等詩人,應該說,這一強大陣容、美的盛譽,是歷史的、又是時代的;是詩壇的、又是詩人自己的。

今年六月十六日,是丁力先生逝世24周年。說到丁力先生的詩歌功績,我寫了一首長詩《丁力,是一棵大樹》,表達了我對丁力先生的仰止之意。我這樣定位他:

「默默埋在時光里的星子,默默活在骨頭裡的詩歌。」

時光可以沖走流沙,卻沖不走閃光的記憶。丁力先生誕生於動亂年代,最早埋下詩的火種;解放初期到90年代初,他與臧克家、李季等老一輩詩人,攜手與輔佐左右,編辦《詩刊》,培養了一大批詩人,開創了詩歌的新紀元。

丁力的詩歌功績,有三:

一、 堅守詩歌的正義性:(1)、詩歌傳統美學的堅守,與真、善、美的詩美法則不偏不移。(2)、去偽存真、棄惡揚善,從不摻半點私情小義。(3)、堅守詩歌的正氣、血氣、陽剛之氣,一以貫之。(4)、詩的表達不淫蕩、不晦色。當下「跨越大半個去睡你」是他所反對的。

二、 堅守詩歌的生活性:他的名言:「好詩源自生活掘。」唾棄無病呻吟、搔首弄姿。當下的「反傳統」、「瑣碎化」、「邊緣化」、「小情小調」、「淫亂髮泄」等等,與他格格不如。

三、 堅守詩歌的創新性:繼承中創新,創新中發展。借鑒與吸納,是不變的遵循。他從不提倡「散文化」「口水詩」「梨花體」「下半身」。堅守的是凝練與含蓄、亮麗與聖美的內涵,整齊與秩序的體勢。當下的漢字羅列、數白嘴、記賬式的書寫,己偏離了詩歌古訓,又遠離了丁力詩歌精神。

今天,借紀念丁力先生誕辰的機會,我們反思自身,審視國風詩歌,我們仍有很大差距。社會轉型期為我們帶來無限生機的同時,物質的掠奪勝於精神的提升,詩歌也走入一時的迷茫和混亂。淫詩大行其道有之,歪詩獲大獎有之,瑣碎、輕淺有之、無理想、低迷小情趣,有之。所有這些都有損於詩歌的神聖性、詩歌的莊嚴性、詩歌的時代性、詩歌的審美性。我們必須重申以下原則:

一、 詩歌的人民性不能動搖。

詩歌來自勞動,同時也來自廟堂,歸根結底來自大眾。這是詩歌的根基。我們崇拜詩歌,視詩壇為聖殿,並不是讓詩歌回到少數人、精英人的手裡,而是回歸大眾,讓廣大的群眾掌握詩歌,並在運用中分享詩歌的快樂。

二、 詩歌要站在弘揚社會主流價值的最前沿。

詩是民族的心靈表達,優秀的詩歌承載著人們的生活、情感和夢想,標識著一個民族的思想深度、文化厚度、和精神向度。當前,行進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民族復興夢的征途上,這種史無前例的變革本身,蘊含著無限的生活多樣性和文化的多樣性。詩歌跟進社會主流、謳歌偉大時代、反映人民心聲,責無旁待。

三、 詩歌從輕淺、瑣碎、小情趣中脫離出來,提倡理想寫作、難度寫作。

我們反對沉迷於個人小情趣的抒發上,同時也反對政治口號、政治灌輸式的說理堆積。提倡詩歌的詩意創新、風格創新、語言創新,同時也反對散文化、口水化。讓詩回到詩的本真上來,就是凝練、簡約、意象、含蓄、意遠、深邃。

四、 詩人要自律、詩歌要上去。

雪萊說:詩人是世界的立法者。意思是「詩人是世界的命名者」。名不正則言不順。詩人要面對世界說話、面對大眾說話,說真心話,說中聽的話,而不是一派胡言亂語。

詩人靠什麼立身?一句話:文本。靠作品。

因為詩歌承載了一段歷史的奇迹、一個人的奇迹。詩比任何物質都久遠。我們所說的世界,通常是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其實還有世界三,這個第三世界即人類心靈產物的世界。詩歌,屬於這個世界。

蘇軾說,「唯文字庶幾不與草木同腐。」這就是說「文本恆久遠,一篇永流傳。」大家從來沒見過清末的大觀園什麼樣,因它早消失了,但《紅樓夢》流傳了,我們才記住了賈寶玉、林黛玉,記住了那個時代的繁華與衰落。還有楊貴妃,我們都知道她是唐朝的大美人,誰見過?是唐詩記載了她,是白居易的《長恨歌》記載了她。不是生活有她才美麗,是詩寫了她才永恆。

說到底,詩人拿作品說話,拿有力量的文本說話,而不是官大、錢多、朋友多、喝酒多、寫的多,那沒有用處。詩人的權威在詩歌,不是別的什麼。

最後說,兩件事。我們不是擔心詩歌滑坡嗎?擔心大眾泠落詩歌嗎?詩歌大生態有了轉機。5月26日在中央電視台一套推出《時代的楷模》大型頒獎晚會,表彰物理學家黃大年的愛國奉獻精神。整個晚會以徐志摩的兩首詩做主線,貫穿始終,這是空前的。

一是《再別康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二是《偶然》:「我是天空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這兩首詩的超然、豁達、乾淨的境界,正好表達了一位物理學家的胸懷。說明好詩人民是不會遺忘的。

再一個,說到文學、詩歌的傳承,有兩個渠道,一是社會、二是個體。顯然我們是社會加個體傳承。不是嗎?蕭鳴繼承蕭軍、丁慨然繼承丁力,我們繼承國風精神,這樣才能薪火不斷,源遠流長。傳承,還要靠有志向、有胸懷的詩人朋友。在坐的洛陽詩人董振國夫婦為詩歌奉獻,不余遺力,甚至兩肋插刀,這種殉道精神為我們所敬佩!

同志們,詩人朋友們:

今天這個大會,是一次詩的追懷大會,也是詩歌接力的大會,讓我們重溫丁力先生的詩歌的偉大功績,高舉詩的火炬,讓詩歌的河流,永遠奔騰向前!!!

編 委 會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