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佳:癲癇讓我從雲端落到谷底,歷經艱辛終換來康復希望

劉佳:癲癇讓我從雲端落到谷底,歷經艱辛終換來康復希望

個人簡介:

我叫劉佳,今年35 歲。我來自河南濮陽,患癲癇病已有6 年。2015 年3月到北京華盛醫院就診,診斷為單純部分性發作癲癇。住院期間得到了5000元的基金救助,住院十天後康復出院。

喜悅戛然而止,查出癲癇讓我如墜深淵

當懷胎十月的寶寶,經歷了道道關卡順利降生的那一刻,初為人母的我內心充滿了喜悅,幸福與滿足之情溢於言表。

然而僅僅幾個月後,我就被診斷患上了癲癇,這樣的噩耗一下衝散了寶寶出生的喜悅……

我是在懷孕 7 個多月的時候就曾出現過癲癇癥狀,那時右側肢體每周都出現像觸電一樣麻麻的癥狀,有時耳朵里有像蒼蠅的嗡嗡聲。由於持續時間非常短,又在孕晚期,以為是孕婦的特殊體質,畢竟每次產檢結果顯示自己和寶寶都非常健康,就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就在寶寶出生 6 個多月後,我的身體卻出現了問題。當時正在給寶寶餵奶,我突然出現臉色蒼白、噁心、頭暈等癥狀,還伴隨右側肢體抽搐。這可嚇壞了過來幫忙照顧寶寶的婆婆,趕緊給兒子打電話帶我到醫院看醫生。經過 MRI 等一系列的詳細檢查,結果顯示我得的是癲癇。

從噩耗中驚醒,不甘心被病魔打倒

突如起來的噩耗嚇壞了家人,怎麼也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怎麼就成癲癇了。還懷疑是不是醫院弄錯了,結果去了三家醫院都是這個結果。從最初的震驚中緩過神,我看著床上小小的身體很快鎮定下來。

我想,就算是為了寶寶,癲癇再難治我也不能放棄。我不能讓孩子長大后因為有個瘋瘋癲癲的母親,而被小夥伴們嘲笑、看不起。

從此,我和丈夫奔波在各大小醫院,上網查找比對各種治療癲癇的方法,還到相關論壇和病友交流治療心得。由於,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會發病,我再也不敢長時間的抱孩子,生怕發起病來傷了她。而且為了治病,我不得不給幾個月大的寶寶斷奶,雖然心疼但也無可奈何。

藥物副作用顯端倪,記憶力、反應能力減退

當地醫院的醫生先是給我開具了苯妥英鈉,每次口服 5mg,2 次 / 日,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每周都會發作的癲癇減少到每個月一次。然而效果只維持了 3 年,我的病情又開始加重。

醫生開始讓我加大藥物劑量,之後的幾年更是換了兩三種藥物來控制,然而效果並不理想,甚至長期服藥的副作用開始出現,記憶力和反應能力減退。為了把我的病治好,婆婆更是四處打聽治療癲癇的偏方,各種稀奇古怪的湯湯水水,試了一次又一次,可想而知除了失望再沒有其它。

歷盡辛酸痛苦,終於換來了康復的希望

直到 2015 年初,我丈夫去參加同學聚會,多年未見在北京工作的同學說,他上個月在報紙上看到有個基金會針對癲癇患者發起了一項公益活動,該項目定點

就診醫院是一家叫北京華盛的醫院院,你們不妨去北京試試。

聽說這個消息后,丈夫沒等聚會結束就匆忙趕回了家。以前也不是沒到北京的大醫院看過病,但是高額的手術費用,加上巨大的術后風險,我們不敢輕易嘗試。回家商量后,我還是決定跟丈夫到北京碰碰運氣。

到院后,由癲癇科主任哈岩親自接診,在詳細詢問了我以往的病情和治療史后,初步診斷為單純部分性發作癲癇。隨後進行海馬 MR 平掃、腦電圖檢測等相關檢查,證實了哈主任的診斷。

在研究分析之後,專家組商討並制定了治療方案,在調節修復神經元有序放電,引導大腦電信號有序傳導的同時,結合藥物鞏固治療。

僅僅 3 天的治療,癲癇每天發作的次數明顯減少了。治療 7 天後,抽搐、頭暈、耳鳴等癥狀就消失了。隨著治療時間的推移,在科學合理的康復治療下,我覺得自己的頭腦清晰了不少,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

如今,我恢復的很好,可以放心的伸開雙手,緊緊的把孩子抱在懷裡,再不用害怕傷到孩子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