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非正式會談》停播,這個「窮穿地心」的口碑節目會徹底消失嗎?

《非正式會談》停播,這個「窮穿地心」的口碑節目會徹底消失嗎?

有一批觀眾是註定過不好端午節了。就在今晚,他們每周的「精神食糧」突然宣布「暫停播出」,而據捕娛記了解到的消息,恢復播出的時間尚遙遙無期。這檔節目,就是雖「窮穿地心」但卻因為內容夠好而贏得大票冬粉鐵心追隨的《非正式會談》。「非正」停播 重播版頂上原因?是「錢」,也不僅僅是「錢」停播的消息是24日中午發布的。

當天,湖北衛視《非正式會談》節目組在官方微博發布聲明,表示「不得不告訴大家一個壞消息」,「《非正式會談》將從26日起『暫停更新一段時間』」,而節目組表示,他們正在盡最大努力促使節目儘快回歸,「希望冬粉們不要離開」。至捕娛記截稿時止,這則停播消息已收穫4793條評論——對於一個在二線衛視平台每周五晚播出、面對的都是一梯隊衛視大體量綜藝的一檔節目來說,這些評論,已經說明事態是「爆炸」性的了。

評論里,你能感受到的滿滿都是鐵粉們的憂慮,「為什麼???怎麼了??」「那我現在周五晚上該幹嘛?」也有敏感的冬粉意識到問題不是那麼簡單,「開眾籌吧,我出一份」「我真想贊助這個節目,要不是我沒錢」,還有人表示不理解,因為,5月20日,《非正式會談》還在武漢光谷舉行過冬粉見面會,據新聞,當天的活動吸引了近萬群眾圍觀,活動的網路直播也收穫了大量網友圍觀。在這些鐵粉看來,《非正式會談》搞突然襲擊宣布停播可能是出了「大事」,在那條「眾籌」的留言下,有人頗具憂慮地說,「我擔心這次停播,背後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於是乎,改版說、換嘉賓說的猜測紛紛出爐。

但其實,還真是因為「錢」,或者應該說,是因為「錢」和這背後的一系列問題。今日,捕娛記通過知情人士了解到,在與「冠名」或者說是「錢」搏鬥了3年之後,收穫豆瓣評分9.2的《非正式會談》系列(目前共3季)再次暫時回到裸奔狀態——知情人士透露,曾在第三季臨時救場的冠名商慢嚴舒檸已決定不再給節目「注資」,「當然也有一些新的冠名商還在談。」不過,冠名飛掉的事實加上二線衛視目前普遍生存艱難的現狀,《非正式會談》從本月起已經暫停錄製,「今晚播出的是重播版,後面還不確定走向。」超強口碑 較低收視倒掛現象背後是非一線的悲哀平台到底會怎樣決定一檔節目的生死?《非正式會談》給出的,應該就是一個正確到「殘酷」的答案。2015年4月,由11個不同國家的青年圍繞熱點話題和青年關注問題進行討論的《非正式會談》在湖北衛視開播,播出后,節目口碑一路走高,豆瓣網上,《非正式會談》三季評分分別是9.1、9.5、8.9。

這是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成績,只需對比2016年跟它同檔(周五播出)、那些動輒招標上億、用大量消息和話題掃蕩過你我視野的綜藝吧:《奔跑吧兄弟4》評分4.7,《新歌聲》評分5.1,《我是歌手4》評分6.6,《最強大腦3》評分7.9,《真正男子漢2》7.5……

但是,與超高網路評分對應的是其「極低」的收視率。根據「衛視小露電」發布的收視指數,5月19日,《非正式會談》收視率排在CSM52城收視的第19位,收視率僅有0.238%;5月12日,《非正式會談》收視排名CSM52城的第17位,收視率位0.272%。

典型的口碑收視倒掛,其根本原因就是平台不夠好。雖然毗鄰湖南,但眾所周知的是,湖北衛視從來沒有躋身進入國內一線衛視梯隊,而在電視台遭受網路劇烈衝擊的當下,它甚至已被甩到了二線開外。本月,在一篇名為《新傳播環境下,三線衛視還有沒有「突圍」的必要》的文中,觀察者說,全國32家綜合衛視中,排名第11-32位的22個頻道,用69%的頻道數佔比,只爭取到了30%左右的份額,而在廣告創收方面,二三線衛視經營狀況正進一步下滑,以湖南、浙江、江蘇、東方為代表的一線衛視收入,幾乎佔據了省級衛視整體的四分之三。不少三線衛視一年的廣告創收,還不夠買一部大劇。平台不夠好意味著金主不愛,仔細看《非正式會談》對陣的對手,在本季度,它面對的幾乎全都是大體量明星真人秀,比如雲集吳亦凡、趙麗穎、吳磊、任達華等人的《七十二層奇樓》,據說首次招商就破了4億。而王俊凱、張一山、劉昊然、董子健、王大陸合體的《高能少年團》,其植入品牌多達9家。但《非正式會談》,卻一直是窮穿地心的。因為窮,節目就無法進行大規模宣傳,而沒有宣傳,影響力、收視率自然不夠。窮穿地心也能收穫鐵粉真心好看的節目如何才能救回來?但其實,這檔節目是真心好看。知乎里有這樣一個問題,「和同類談話節目相比,如何評價湖北衛視《非正式會談》?」這枚帖子被211人關注,被14萬人瀏覽,而它的61個回答里,幾乎全都是贊。2015年4月24日,《非正式會談》第一季第一期正式開播,在後來它播出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忠粉們都想不到,這個主旨讓不同國家的人在同一個主題下用聊天方式展示文化碰撞的節目,是由兩個女製片人主導的,而《非正式會談》的節目組,核心成員只有五、六個人,據說,每個人都身兼數職,不然節目組就運轉不開,有導演頭天晚上拉肚子,第二天還得爬起來錄像。

人少,節目組窮。這種「窮」甚至還因為「窮穿地心」成了熱門話題,比如一套服裝嘉賓輪換著穿,節目獎品最多就是200塊的公交卡,道具一換就有冬粉留言「經費在燃燒」……大概是因為「窮」,所以讓節目里的「好」備受珍惜,播出3年以來,11個外國大男孩討論了包括羞恥心、創業、慈善、隱私在內的上百個文化問題,從開襠褲到孤獨感,從二胎到打折,從老虎咬人事件到羅爾事件,這些議題成為一波又一波冬粉的珍藏。

《非正式會談》的製片人余晴和李琳說,曾經也想過,「如果是在別的某某平台播,我們肯定就火了」,但她們說之後也學會了淡然,「客觀條件就是這樣,所以我們某些時候也蠻認命的,誰不想做出一個現象級?但考慮到別人的節目投入可能是1個億,我們十分之一都不到的時候,人就平衡了。而且,現在的回報,已經超過我們預期了。」當時,她們的想法是,節目是和觀眾的緣分,她們要做的,就是在現有條件下讓這個緣分再長一點。只是不知道,這個緣分,以後還會不會存在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