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特朗普和普京在G20峰會終將聚首,這會否改變世界?

特朗普和普京在G20峰會終將聚首,這會否改變世界?

原標題:川普和普京在G20峰會終將聚首,這會否改變世界?

匯通網訊——美國總統川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將在漢堡舉行的G20峰會上首次見面。他們預期將討論一系列重大問題,將對世界政治產生很大的影響!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終於要見面了,就在本周的G20峰會!

川普和普京將相會G20峰會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二次峰會即將於7月7日至8日在德國港口城市漢堡舉行。這是兩國元首多年來最熱切期待的會議之一,將討論政治、地緣戰略和領導人個人方面涉及的問題。

美國情報機構認為,普京構想了一個情報密謀,干擾了去年美國的大選,並幫助川普最後掌權。

在過去的四年裡,川普慷慨地讚揚了普京,因而被很多人批評為「美國的敵人。」這些人士注意到,普京對川普 「非常友好」,並否認了自己先前聲稱兩人見過面的說法。普京將川普描述為「聰明而有才華的人」,但也警告稱,因為川普和來訪俄羅斯官員共享機密的指控,美國正處於政治風暴中。

兩人在漢堡舉行的會談處於特殊的情況並有著重大的政治影響。這將確保他們在本周晚些時候的會議,以及在G20峰會非正式場合出現在攝像機前的任何會晤都會受到高度的審查。川普和普京都以在公眾面前虛張聲勢嚇唬對手,以及展現自身力量的形象而聞名。他們都意識到肢體語言在創造政治敘事方面的關鍵作用。

歐巴馬政府前高級國家安全官員德里克(Derek Chollet)表示:「我預期這兩位領導人之間會有一種奧林匹克精神,他們都明白象徵主義和強硬看法的重要性。」

在提到俄羅斯被控干涉2016年美國大選一事上,川普面臨極大的政治壓力。川普還必須避免與普京進行即興互動,這將會導致其反對者聲稱,川普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俄羅斯領導人的影響,而這正值一名特別的法律顧問正在調查他的助手和俄羅斯官員在選舉之前是否有勾結。

普京之前就表達對美國總統的不滿。例如,在2013年,他和歐巴馬總統之間的緊張關係就非常明顯。就像在北愛爾蘭的一次會議上,兩人若無表情地坐著給媒體拍照。歐巴馬後來評論稱,普京有時會「像坐在教室後面的無聊孩子一樣。」

即使沒有美國大選方面的問題,川普和普京的會晤對歐洲和中東的未來至關重要。美國針對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採取的制裁措施,ISIS倒台後敘利亞的未來,如何防止美國和俄羅斯軍隊積极參与發生衝突的國家,以及美國是否願意站在北約盟國這邊,這些都是需要尋求實現平衡的問題。

川普似乎不佔上風

在某種程度上,川普在此次峰會中處於不利地位。他在美國國內的支持率出現下滑,不斷捲入一個又一個政治風暴,給外交政策留下的迴旋餘地很有限。

身為俄羅斯總統的普京則不需要擔心權力制衡川普的問題。普京已經確立了自己作為主要世界領導人的地位,能巧妙地在歐洲和中東重新確立俄羅斯的影響力,同時利用大西洋兩岸的關係中的裂痕。

毫無疑問,兩位領導人之間的任何公開的嘩眾取寵都會成為頭條新聞。此外,兩人在此次峰會的會談還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因為自從冷戰以來,美俄關係處於最危險的狀態。

兩位領導人都有義務去阻止兩國關係往驚人的軌道發展。隨著誤判和局面升級成為常態,美俄兩國在很多國際問題上持有不同的觀點,比如敘利亞內戰,北約東擴,在歐洲和波羅的海部署機動部隊、船隻和飛機等問題。

伍德羅·威爾遜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的凱南研究所(Kennan Institute)主任羅賈斯基(Matthew Rojansky)表示:「目前美俄關係的發展勢頭是如此的消極,以至於現在是時候叫停任何看起來會進一步導致局面升級或惡化的事情了。唯有進行總統級別的會談才能實現這一目的。」

俄美關係取得進展難度很大

圍繞這次會議討論的政治問題意味著不太可能取得重大進展,即使白宮試圖淡化這一情況。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在一次記者會上指出:「這與我們與其他國家的討論沒有什麼不同。」

這一聲明與此次會晤中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不一致。目前尚不清楚,川普是否與國家安全團隊和美國政府達成了共識,認為俄羅斯是美國的一個對手。

儘管麥克馬斯特在1月份表示:「我認為是俄羅斯干預了美國的大選,但川普頻繁地駁斥了他的助手們與俄羅斯串通一氣的想法,稱這是一個「惡作劇」,是由民主黨和「假新聞」媒體炮製出來的,原因是他們對去年11月希拉里 (Hillary Clinton)的競選失敗感到失望。」

川普還一再呼籲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他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美國總統,因為布希(George w . Bush)和歐巴馬(Barack Obama)兩位前總統上台時也希望做到這一點,但最後發現相互競爭的國家利益壓制了他們與俄羅斯同僚建立私人關係的希望。

川普個人對普京大加讚揚,多次聲稱他是比歐巴馬更好的領導人。川普在2月份的新聞發布會上稱,他希望能與俄羅斯和睦相處。

對於美國的觀察員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川普是否會利用這次峰會抱怨俄羅斯干擾美國大選。如果不這樣做,他就會成為國內的政治輸家,因為批評人士會指責他放棄維護美國民主完整的責任。

但是,麥克馬斯特和川普的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上周都在下注,認為川普將表現良好。麥克馬斯特稱:「沒有具體的議程,川普總統想到要談論什麼就談論什麼。」

白宮拒絕提供會議形式的細節,這也反映了其政治敏感性。美國國土安全顧問塞特(Thomas Bossert)在ABC的節目上表示:「我們不知道是否是一個長期的雙邊會議,或者在這個階段舉行更短的會議。相關的細節還沒有設定,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次會議的形式將決定他們討論的內容以及討論的方式。」

目前還不清楚川普和普京是否會在攝像機前同時出現。白宮可能希望避免看到總統在5月份的一次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和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會面時出現的那種糟糕狀況。

美國對北約的承諾是另外一個看點

美國盟友也將參與G20峰會的會談。川普可以選擇一種能安撫他們的方式,並且這種方式還能有助於在會見普京前解決自己面臨的政治困局。在參加

G20

峰會之前,川普可以發表強硬的聲明,表示對西方聯盟的支持。

今年5月對歐洲進行訪問的時候,川普未能重申北約的共同自衛原則第5條的規定,這令歐洲領導人感到失望。儘管他在後來的白宮新聞發布會上進行了重申,但對他的動機的懷疑仍然普遍存在。

但是,一份強有力支持北約的聲明可能會讓普京明白,在大選干涉結束后,川普領導下的美國不會被推到身邊,任俄羅斯擺布。

美國前助理國務卿魯賓表示:「川普總統有足夠的資金和意願來阻止普京總統繼續採取這種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所有關於北約的討論都是如此的重要。如果普京總統不相信川普和他的北約盟友們步調一致,同意並將為共同的目的而戰鬥,他也不會卻步。」

但是,由於俄美雙方都陷入了歐洲不斷升級的軍事緊張局勢,且在烏克蘭問題上爭執不下,他們阻止緊張局勢進一步惡化是非常重要的。

魯賓也表示,俄美雙方都保留了未來選擇何種級別領導層見面的權利,旨在超越兩國在合作方面不可避免遇到的政治和技術障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