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 Livehouse 里喝掉的不是酒,是故事

在 Livehouse 里喝掉的不是酒,是故事

撰文:陸小維

Livehouse 里為什麼要賣酒?

因為聽搖滾離不開酒,借酒壯膽,POGO 更帶勁,跳水更有力。

因為聽電子離不開酒,喝暈乎了,蹦迪時舞姿才到位。

因為聽民謠離不開酒,三兩杯下肚,句句歌詞直戳內心。

……

音樂和酒的「糾纏」,在 Livehouse 這樣小小的場域里越發緊密。但是,當你邊看錶演邊喝酒時,一定沒空去想象,同樣是這款酒,同樣在這家 Livehouse,背後發生過這樣的故事……

為此,街聲大事採訪了八位全國各大 Livehouse 負責人,讓長期泡在現場的他們,聊起心目中「場地最有故事的一款酒」。下次去看演出的時候,你不妨也點一杯感受一下?

北京 School

劉非

Shot

攝影:小貝,微博@貝爺還是小姑娘

School 最有故事的酒其實不是一款特調或是一個牌子,而是一種酒類:Shot!

School 的語系裡叫「煞」!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一口乾。School 的煞一般是野格,Tequila 和 Whiskey。

關於「煞」有很多故事。如果你經常來 School,你總能聽到酒客或者各種樂隊的朋友們互相摟著肩膀扯著脖子喊:「哎!那誰誰,煞一個!」或者「不服?!連煞仨!」 又或者「我來!煞一輪!」。Shot 這種一杯乾的風格太適合 School,乾淨利索,野蠻無理,入口即燒,瞬間上頭!於是開始了 School 一個又一個醉生夢死的夜晚。

而且「煞」作為 School 語系的專有名詞已經輸出到很多地方。如果你在 School 很禮貌地對吧員說:你好,我要兩杯 Tequila Shot 加鹽。那你一定不是常客。你要以氣吞山河之力對吧員說:「給我倆煞!不用鹽了!」那才是 School 正確的喝酒方式。搖滾樂就得這樣,直來直去,雷厲風行!

曾經有俄羅斯的老外坐在我們的吧台對我說,你們人太能喝了。我說你們老毛子不是最能喝么,他說比不了,你看你們(指著正在瘋狂煞的朋友們),我們哪敢這麼喝!對了,從 School 組建的樂隊里有個純女子樂隊,就叫 Quick Shot,但她們翻譯的中文更狠,叫快可殺。煞酒一杯,殺倒一片。

北京 樂空間

小車

搖滾有啤氣

「搖滾有啤氣」,是2016年4月,由李志經紀人遲斌發起的一個獨立啤酒項目。他聯合音樂人、設計師和啤酒廠商,生產了一批精釀啤酒,酒標以李志、惘聞、聲音玩具等六組獨立音樂人命名。名字中的「啤氣」,指的是叛逆、創新、打破陳舊的精神。

所以每次有加入「搖滾有脾氣」的音樂人來到樂空間演出,我們都會注意他們會不會點自己的那一款。惘聞在樂空間演出時就買了自己的那一款。李志非常矜持,深夜潛入樂空間,冰箱前徘徊良久,選了罐湯力水。

上海 MAO Livehouse

李草木

搖滾有啤氣

地球人都知道,Livehouse 酒水賣得奇差。老外進場先走向吧台。國人進場不是搶第一排就是去洗手間,有人根本不知道場地吧台在哪裡。

最有故事的一款酒,應該叫:客人你買瓶酒吧光靠場租收入我們根本活不下去呀。

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選滾啤好了,名字就很搖滾 —— 搖滾有啤氣。然後觀眾就會說:給我一瓶李志/趙雷。

第一季的六組音樂人:李志、惘聞、聲音玩具、吳吞、趙雷、爽子,算上這個月馬上要來 MAO 演出的舌頭樂隊,MAO 上海店就集齊前四款了。第二季的六組音樂人:二手玫瑰、木馬、低苦艾、鴨打鵝、秘密行動、左小祖咒,我們也集齊了前四款!

喝過「滾啤」的音樂人還不少。我記得木馬、低苦艾都喝了,然後他們就加入了第二季。想來都是套路!

去年混凝草音樂節后一天,MAO 這剛好是 Carsick Cars 專場。音樂節主辦方就拉著一批樂隊偷偷來我們這非官方 after party。前上海 Pairs 樂隊的小中也來了(兩年前他回澳洲老家了)。看到「滾啤」他眼睛一亮,喝完把瓶子放在包包里,說要帶回澳洲(他對滾啤是真愛啊!)。

大象體操今年1月3日來 MAO 演出。主唱凱婷真的能喝,演出間隙在台上「咕嘟咕嘟」就幹掉了一瓶「滾啤」。演出開始前她還舉著「滾啤」在場地「微服私訪」,被「滾啤」公司的人(他們小頭頭是台灣人,那天買了十多張票,組團來看大象體操)抓到合影。演出結束,凱婷對來看演出的一位街聲編輯說:「一定要告訴 Landy 我們演得很好呀。我們有很努力。」

南京 歐拉藝術空間

公爵

「野牛套餐」

野格+紅牛套餐,在歐拉叫野牛套餐,因為我們的朋友,南京藝術學院的黃老師經常點這個套餐,又叫黃老師套餐。野格要用冰箱冷凍室里拿出來的,紅牛要用泰國產的八倍牛黃安的紅牛。

黃老師有一個視頻團隊叫「為何」,這是一個半公益性質的小團隊,參與了歐拉的開業演出、學唱團活動、大大小小演出活動的視頻、圖片拍攝,都是免費拍攝、剪輯、投放。免費工作時黃老師還會點上一個野牛套餐,我們生意不好的時候會給黃老師留言:快來沖消費啊。時間長了,黃老師一來,吧台就會很自然地問:來一個套餐?

黃老師也是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搖滾愛好者,在我們那個年紀聽的老狼、木馬、SMZB等老樂隊來歐拉演出,黃老師必然撥冗而至,點上一個野牛套餐,興之所至也會像年輕時候一樣 POGO 起來。

最近一次黃老師來歐拉喝野牛套餐是在上周日,家庭變故、團隊解散、交通意外 —— 滿身疲憊,依然是一個野牛套餐,說一些過往,說一些人生,再像一個男人一樣昂著頭走出了歐拉,從頭再來。

除了黃老師,還有頑童MJ116、草東沒有派對和木馬等音樂人也嘗試過這款野牛套餐。

杭州 Loopy

小龍

朗姆可樂

之前有一個聽眾,Loopy開業以來每場演出都來,他說來的原因是他第一次來時遇到了他的初戀女友,從高中到2016年喜歡了六年,現在還是喜歡。但是初戀女友身邊有男朋友了,然後他就來吧台買朗姆可樂,邊買邊哭邊喝說:「我請他們喝酒,看她過得好就放心了!以後她來 Loopy ,買酒買門票之類的都掛在我的賬上。」說罷要給我他的銀行卡,還說密碼在銀行卡後面。嚇得我趕緊給這個小哥遞餐巾紙,安慰他。邊上男男女女歡聲笑語,但是小哥在哭,給我印象蠻深的。

廣州 SDlivehouse

SuperNova

野格

大概兩年前,有一個天津來的大哥。很愛搖滾,總會有一瓶野格存著,看演出的時候喝。

他音樂鑒賞力很高,為人也很風趣健談。很快我們就和他成了朋友。經常一起把酒言歡,喝大了偶爾干點蠢事啥的。

突然有一段時間他很少出現了,大概一到兩個月後他出現了,整個人都不一樣了,憔悴了很多。那段時間正好就是股災那會兒,他說他小區很多人跳樓,他家裡有東西鬧。然後他自己坐那喝酒就開始自言自語了。

後來他又很長一段時間沒出現,再出現他說他入院了,腦里長了瘤。是喝酒喝的。這個大哥很能喝,他喝烈的我喝啤酒我都先不行。兩年前,他最後一次來的時候,精神已經完全不正常了,拖鞋也能拿著玩半天,那之後再也沒見過他了。

重慶 堅果 Livehouse

老鬼

Neverland Punch

這款酒來自我們主辦的一個電子音樂節,音樂節名字就叫 Neverland,是一個完全戶外完全放鬆的音樂節。設計這款酒的時候目的就是為了分享,加入,讓大家體會群體的快樂。別看這款酒特別美味順口,甚至還有水果,但在它上面倒下的朋友不計其數。

武漢 VOXLIVEHOUSE

李半仙

奧斯曼

很早以前有一個國產的 Whiskey 叫奧斯曼。大概十年前的樣子吧,很早以前就不賣了。產自山東。

單 shot 人民幣五元,一整瓶 70元,這是我在酒吧里聽說過的最便宜的酒了。而這個酒的品質也非常出眾,格外的難喝,而且度數不高但是特別辣口,堪稱難以下咽第一。所以有新人來 VOX,進入圈子的儀式就是喝奧斯曼。(這是十年前的事啊,現在早沒這個儀式了)

樂手來演出一般會喝點場地提供的免費啤酒,青島什麼的。記憶比較深刻的就是周雲蓬演出,一個人喝一瓶伏特加,開演到演完,差不多喝完,特別佩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