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P2P網紅的終結:他吸金能力超過天佑,卻清盤收場

一個P2P網紅的終結:他吸金能力超過天佑,卻清盤收場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稜鏡」(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周純,編輯 暴劍光;36氪經授權發布。

周世平的個人信譽,吸引上百萬冬粉投資額超過2750億,幫冬粉獲取收益65.1億,但也產生了8億壞賬。

周世平有很多冬粉。雖然他一貫忠厚實在的形象在冬粉群體之外沒有什麼知名度,但即便跟現在最火的網紅、能靠直播年收入上千萬的MC天佑相比,他的「吸金能力」也並不遜色。

在過去幾年,在「網紅」周世平主要依靠他個人信譽搭建的網貸平台紅嶺創投上,他上百萬冬粉的累計投資成交額超過2750億元,賺取的收益也超過65億元。

當然,投資有風險,「冬粉」在這一平台上也有失手,目前嶺創投還有50多億元的不良貸款,除開有抵押、能收回或者處置的部分,預計還將產生8億壞賬。

最近,作為紅嶺創投董事長的周世平,在他冬粉群、紅嶺平台投資人中又掀起了一波強烈聲浪,他決定不玩了:將這一網貸平台清盤。

在周世平發出那篇「清盤」帖子之前,紅嶺社區——這是「老周」與冬粉最主要的交流平台——里關於「本標墊付」的話題已經激烈討論了好幾天。

以往大部分投資人都會支持他作出的決定,但這次有所不同,在他決定對一筆幾百萬的違約本標進行墊付后,眾多投資人開始跳出來反對。因為按照既定規則,紅嶺創投對本標板塊中的產品不進行本息墊付。

周世平覺得,自己的做法沒有得到理解。他連發三篇帖子,決定趁機把清盤的計劃提出來,希望能引起投資人的重視。而且,普華永道幫他們做了半年之久的轉型規劃也已接近尾聲,他認為,是時候向投資人「攤牌」了。

於是,7月27日早上7點56分,周世平在手機上發出了題為《紅嶺創投什麼時候清盤合適》的帖子,稱紅嶺創投將在三年內清盤,理由簡單粗暴到讓人無法反駁:不擅長且不看好網貸。

短短的241個字引發了一場行業地震,周世平數了數,當天他接到92通媒體採訪電話,甚至有行業研究者稱之為「一個時代的結束」。

而對於周世平而言,僅靠「紅嶺老周」這一網紅品牌,動輒吸引上百萬投資人,上千億投資額的草根金融時代,在模式難以為繼的尷尬中,在監管不斷強化的重壓下,也將徹底的宣告結束。

任性的「老周」

不止一個人評價過周世平「膽大」。

2013年10月,時任央行副行長的劉士余曾去深圳調研互聯網金融,曾與周世平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劉:老周你是什麼學校畢業的?

周:我高中畢業

劉:那你有沒有在傳統銀行呆過?

周:沒有

劉:老周啊,你膽子太大了!

金融行業的根基,一靠信譽,二靠風控,周世平花了8年時間來證明前者,卻在後者上面折戟,這或許早就註定了紅嶺創投最終走向清盤的宿命。

周世平對騰訊財經表示,網貸最重要的是風險管理,但他自己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儘可能去招一些專業的管理人員。

從2014年開始,紅嶺創投陸續挖角多位銀行分支行行長做高管,也是從這一年開始,紅嶺創投開始頻現千萬元甚至上億元的大標。

但結果並不如人意,紅嶺創投還是出現了不少大額不良和壞帳,除了廣州紙業,還有「安徽4號」7000萬元壞賬,輝山乳業5000萬元壞賬等等。周世平反思,有自身管理上的缺陷,也有經濟周期的影響,「各種各樣的問題都有。」

根據他向外界公開的數據,紅嶺創投目前還有50多億元的不良貸款,除開有抵押、能收回或者處置的部分,預計還將產生8億壞賬,在未打破剛兌的情況下,這部分損失將由紅嶺創投承擔。

紅嶺投資人「loushuaihua」告訴騰訊財經,從廣州紙業事件開始,紅嶺社區有一個帖子來匯總平台所有明面上的大額壞賬,「當匯總到10個億的時候,對很多人都是一個衝擊,包括我自己。」在他的印象中,這期間的確走了一波投資人,一些求穩的投資人開始撤資,甚至割肉轉讓。

他對周世平的評價是,為人很好,很講義氣,對行業機會的嗅覺也比較敏銳,但正如一些草根民營企業家的通病,周世平在管理能力上有所欠缺,導致內部出現貪腐。「如果在管理能力上有一些突破的話,紅嶺的現在會更好。」

一位熟悉周世平的人士也對騰訊財經評價稱,「老周人不錯,但有時候太任性了,對於公司的管理未必是好事。」

在監管決定對網貸限額后,紅嶺創投也嘗試過轉型,但談何容易?正如周世平所言,紅嶺創投以大單為主的,原有的運營團隊也都是為了做大單業務而組建的,並不適合再轉型去做小額貸款。

而且,以他早前做小額貸款的經驗來說,「小貸有小貸的風險,大單有大單的風險。」至少從風控上來看,兩者並沒有孰優孰劣。

由股民到創業者

在創辦紅嶺創投之前,周世平的身份是一位「職業股民」。直到現在,談起炒股經歷他還是能滔滔不絕。在上個世紀一天才掙十幾塊錢的年代,他拿著8000塊錢當做交學費,一頭扎進股市,幾番浮沉之後,算是積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多年以後,在紅嶺創投2016年在青島舉辦的一次高凈值投資人活動上,談及早年的這些心酸經歷,周世平一度落淚。

2009年3月,他在深圳創立了紅嶺創投,成為最早成立的一批網貸平台。一開始以幾萬幾十萬的小額貸款為主,2014年以後開始轉向大標,時常因一些上億元的大標引行業側目,導致平台交易量常年穩居行業前三甲。

截至8月14日,紅嶺創投官網公布的註冊用戶達到186萬,累計成交額2752.7億元,投資人賺取收益65.1億元。

周世平告訴騰訊財經,雖然180多萬註冊用戶在整個網貸行業來說並不算多,但勝在用戶黏性強,紅嶺創投的實際有效投資人在48萬左右。

紅嶺創投上成交的主要是大額標,比小額標受到更嚴重的監管衝擊

一名「社區國王」的日常

為了培養這批黏性用戶,周世平前後花了8年時間。

這八年來,周世平常年混跡在紅嶺社區——一個他自己創辦的投資人線上交流平台,以「老周」自稱,忙著發帖、回帖。他在社區的ID為「sz88」,註冊於2009年3月,頭銜早已經是最高等級「孤獨求敗」。

在8年時間裡,「sz88」發了1600多條帖子,超過絕大部分投資人。每一條帖子均出自他之手,在他看來,「公司運營團隊的回復很官方,真正的問題解答不了,起不到效果。」

在網貸行業誕生初期,線上投資尚未像現在一樣普及,通過互聯網就把錢借給陌生人還是不可想象的行為。他認為,應該從培養投資人的信任開始。

「讓投資人知道我是一家真實的公司,一個真實的人。真實的公司不可能沒有缺點,我把缺點也公開給投資人,投資人指出來我就去改進。」

對於平台一些重大的新聞,不論好壞,周世平都會選擇最先在紅嶺社區里發帖公布,試探投資人的反應。比如哪個大標項目「踩雷」了,不良項目的處置進度,以及,這次的清盤計劃。

長此以往,導致網貸界出現了一道奇觀:對於任何一家網貸平台而言,哪怕一筆大額壞賬都可能是致命傷,但在紅嶺創投這裡是個例外,即便是億元壞賬,投資人也已經被「修鍊」得見怪不怪,也很少發生「擠兌」這類風險事件。

不然,紅嶺創投也沒法安穩的活到現在。

周世平也很懂網貸營銷之道。

以2014年遭遇的廣州紙業1億元壞賬為例,在趕去廣州報案的車程中,周世平用手機發了一個12個字的帖子:「利空來了,大家慢慢消化吧。」引發社區一片猜測。

他知道,此時如果直接公開,對投資人的信心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雖然此前多次公開過壞賬,但這種上億規模的壞賬還是頭一次。於是他特意模糊措辭,給投資人一個反應和消化的時間。

一個星期以後,他才將消息正式公開。此時他們已經報了案,並準備了4、5億的資金應對可能發生的擠兌危機。如他所料,已有心理準備的投資人並沒有出現過激反應,雖然那一周的提現量明顯超過平時15%,但隨後又慢慢趨於穩定。

令他意外的是,有更多的投資人因為廣州紙業這場風波開始關注紅嶺創投,導致2014年上半年平台的交易量反而不減反增。

在這個虛擬的王國里,周世平猶如一位頗有威信的國王,「振臂一呼,應者雲集」。7月8日他發了一篇「心疼老周的快來點個贊」的帖子,已經收穫了4057個贊,喝倒彩的僅50個。

除了線上交流,紅嶺創投每個月還會組織投資人舉行線下的交流活動,每次會有一兩百位投資人從天南地北趕過來參加。今年3月,一位內蒙古的投資人買票從北京趕到深圳,參加線下交流會,他個人在紅嶺創投投資了4000多萬元。

投資人loushuaihua甚至開了一個《紅嶺恩仇錄》的帖子,連載24期,來講述2014年之前紅嶺創投平台上發生的一些代表性事件,在社區一度受到追捧。

「你應該沒有見過哪一家P2P平台曝壞賬反而人氣越來越旺的。」他對騰訊財經笑稱。

P2P「網紅」的修養

周世平兩個手機加起來有1萬多名微信好友,其中80%以上都是投資人。他拿出其中一個手機向騰訊財經展示:「你看,這麼多好友申請,都加不進來了。」

他不是沒想過刪除一些不常聯繫的,或者朋友圈常發廣告的投資人,但一刪完投資人就會去社區發帖「鬧」,讓他不得不放棄這一想法,「他們就是想時刻知道我的動態,投資才會有安全感。」

與大部分網貸平台燒錢獲客的模式不同,周世平稱,紅嶺創投一年的廣告投放僅幾百萬元,不及其他平台的一個零頭。

據騰訊財經了解,在網貸行業最瘋狂的2015年前後,一家做法激進的平台,一年光營銷推廣費用可以輕鬆燒掉上億元。

依靠著與投資人打成一片的獨到策略,周世平成了網貸圈裡不折不扣的「網紅」。並且,與那些年收入破億元的淘寶店「網紅」店主、以及娛樂圈的流量小生們相比,他這個「網紅」,背後帶來的是2700億實實在在的交易量。

連他自己也總結,這一策略在這麼多年慢慢經營積累下來,現在來看「算是一個很成功的案例。」

「loushuaihua」也向騰訊財經表示,周世平的能力與擔當是吸引投資人最主要的因素,在他投資紅嶺創投的動機中,周世平的個人影響力至少佔到40%。

有人評價稱,「紅嶺老周」這個品牌至少值1個億,周世平聽后一笑置之,又隨即否認,「我跟紅嶺創投緊密相連,離開紅嶺創投老周也不值錢,只是老男人一個。」

對於「網紅」這個稱謂,他也不置可否。

「loushuaihua」總結,早期的P2P投資人有一些共性:對互聯網有一定的了解;不滿足於銀行理財的收益,願意承擔一定的投資風險。在他看來,這類群體甚至比股民更加激進,畢竟炒股是合法的,而P2P在當時還是一個受爭議的產物。

對於這類群體來說,一個普遍的心理是:「不了解一家平台的話就會保守一點,了解的話就會多投一點。」

在一位與周世平結識的網貸平台創始人看來,紅嶺創投沒有任何背景,嚴格意義上也沒有融到任何一筆錢,老周的這種個人品牌營銷,不失為一種好的方式。「也只有像他這麼膽大心細的人,才做得出高調宣布清盤的事情。」

周世平對紅嶺的管理很透明,實時向投資人披露平台數據

監管「緊箍咒」

如果說網貸行業「光有規模和不良資產,沒有利潤」這一特點開始讓周世平萌生清盤的想法,那麼監管的限額政策,或許就是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6年8月,網貸監管細則正式出台,其中最具有殺傷力的一條,明確規定了自然人在單一平台的借款上限為20萬元、法人或組織的借款上限為100萬元,毋庸置疑,紅嶺創投等一批大額標的平台,將面臨轉型或者關閉。

周世平甚至自嘲,這一限額政策是為紅嶺創投「量身定做」,「我聽說過有幾家平台聯手起來去跟監管層溝通,希望限制大額,讓紅嶺創投的大標發不下去。」

一家中型網貸平台的創始人高鵬(化名)也對騰訊財經表示,借貸市場需求最旺盛的是小微企業,按照現行的政策,小微企業在單家平台上最多借款100萬元,一般而言,接近百萬元的貸款平台只能選擇做抵押類貸款,但現在一線城市的一套房子至少都是5、6百萬起,「這項業務還如何做?」他反問道。

周世平提到,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明顯感覺到監管在一步步收緊,他個人預計,今年下半年監管還會更加嚴苛,對於一些有問題的平台可能會加快處理。因此,他選擇在平台出問題之前清盤,也是對投資人負責的表現。

融360網貸評級組的調查顯示,在監管趨緊的背景下,近一年超過四成平台以不同的方式被淘汰。2016年8月底,正常運營平台數為1760家,道2017年7月底為減少至1015家,降幅達42.32%。

失衡的網貸生態

在網貸行業的燥熱慢慢退卻之後,再來反思,這真的是一個「風口」嗎?

在周世平看來,現階段的網貸平台,很難在借、貸雙方找到一個平衡點。一方面,希望借款人成本低一些,這樣才能拿到相對優質的項目;另一方面,又希望投資人的收益率高一些,這樣才能長期吸引投資人。「兩方面糾結,這種模式一定是持續不下去的。」

與周世平一樣,高鵬在苦苦支撐了幾年後,也已經心生去意。在他看來,網貸的債權市場存在一個悖論,即投資人、監管層、平台三方博弈的方向並不一致,缺乏風險分擔機制:監管層希望平台不能有任何兜底的行為,平台希望用兜底來獲取投資人的信任,投資人一旦出現損失就會拋棄平台。

「現在最痛苦的是,監管層把所有人都保護起來了,唯獨沒有保護平台,誰都可以來敲你一杠。」高鵬對騰訊財經表示,他認為監管對於失信借款人的懲治太鬆了,打兩年官司,最後平台即使贏了官司也贏不了錢,等於變相鼓勵了這班「老賴」。

沒有相對完善的徵信環境,不打破剛性兌付,解決不了這兩個問題,網貸行業「路漫漫其修遠兮」。

「目前行業還在堅守的,都在深度煎熬的狀態。」高鵬感慨道。

「前幾年的互聯網金融就像一場鬧劇,什麼也沒得到,什麼也沒留下,是整個互聯網生態裡面最失敗的,行業是一個假風口。」某知名網貸平台CEO李沖(化名)對騰訊財經說道。

上個月,李沖的平台賺了一點點錢,「開心得要命」。因為他知道,還有相當一部分同行沒有實現盈利,他更加清楚,這個時候再不盈利就要出局了。

而對高鵬來說,眼下最重要的,是從壞賬的泥淖中抽離出來,不造成風險事件,平台能順利實現「軟著陸」,「我就阿彌陀佛了。」

這些同行仍在煎熬,周世平選擇了比同行更張揚的處理辦法,宣布清盤。

在創業初期的設想中,周世平曾向她妻子保證,紅嶺創投三個月就能實現盈利,李沖則信誓旦旦地告訴他的合作人,平台三年內就能做到上市。

現在看來,他要食言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