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杜月笙外孫被離婚 只因蔣姓妻子與閨蜜出去了一趟 嘆鬥不過蔣家

杜月笙外孫被離婚 只因蔣姓妻子與閨蜜出去了一趟 嘆鬥不過蔣家

我們在約旦等待以色列簽證時適逢以色列外交部全體大罷工,罷工對我們來說是不可抗力,對付不可抗力的最佳方法是不要用力不要努力,白費力。

唯有耐心等候。

等待對村婦來說是個好消息,正好可以什麼都不做天天睡懶覺。但皇帝絕對容不得如此的豬樣年華。他說,等待不等於閑著混日子,沒事兒也要找事兒做。所以,早飯後村婦只好乖乖地在旅店內寫博上網,皇帝自己則再次來到市中心郵局碰運氣。9號下午我倆曾來過,被堅決拒絕。但今天突然時運大轉,皇帝話音剛落,裡面的男士立馬就給敲了一個清清楚楚的郵戳。

看來人品無敵只屬於皇帝一個人。

回來后村婦說她無意間想起以前曾聽說杜月笙之女杜美茹就住在安曼,而且是和丈夫一起經營一家餐館。

皇帝立馬來勁,決定採訪她老人家。

可是,安曼有好多家餐館,去哪兒找呢?最後,我們把電話打進了住約旦大使館,獲知杜美茹與丈夫蒯松茂經營的餐館名叫「中華餐廳」,使館人員還為我們指出了大約方位。

當天下午,我倆邊走邊打聽,幾經周折來到了杜月笙女兒杜美茹和他丈夫蒯松茂經營的中華餐廳。這家餐廳距安曼市中心不遠,位於半山腰的中華餐廳。

兩位老人都不在,飯店經理是他們的大兒子蒯**,英文名布朗(Brown)。弄清我們的來意后,布朗很抱歉地說父親剛剛患病出院,身體虛弱,老人家又是個極為剛強好面子的人,不願將久病後衰弱的病體示人,近期估計很難見到。

布朗現年55歲,約170厘米的個頭,身材勻稱,臉上清晰可見幾處與年老有關的色斑。但他精神飽滿,也很健談,一搭眼就能看出是個典型的人。布朗在台灣長大,曾就讀於台北復興國小,後來到美國讀大學,如今已定居美國。

布朗說,父母在約旦的名聲很大,與民眾和政府的關係都非常融洽,這源於30年前約旦軍隊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之間的一場戰爭,當時約旦海珊國王的軍隊幾乎就要被巴勒斯坦人打敗,各國使館見狀紛紛撤退。布朗的父親蒯松茂時任台北駐約旦大使館武官,不知何故,他一直堅持沒撤。最後,約旦軍隊在以色列幫助下贏得了那場戰爭。從此,蒯松茂夫婦就成了約旦舉國上下敬重的名人。

中約建交后,台北大使館被迫撤消,蒯松茂也回到了台灣。他原本打算潛心研究基督教,做個傳教士,終此一生。但在最終作決定前,他想起了約旦王儲哈桑(倆人關係非常好)以前對他說的一句話:「很多國家首都都有中餐館,為什麼安曼沒有啊」。

於是,對約旦感情深厚的父親毅然選擇回到安曼,開設了約旦首家飯店。

如今在安曼已有多家餐館,但唯獨中華餐廳的名氣和人氣最大。很多約旦高官達貴都將這裡作為中餐首選,並非為飯,只為能與老朋友好朋友阿布.哈里(蒯松茂的阿拉伯名)經常聚聚。原因有二,已是夫婦倆早已是名人,二是倆人都是開朗樂觀豁達大度善於交際的人,尤其是杜美茹,生性乖巧活潑,永遠一副天真爛漫的表情,親和力超強。

布朗告訴我們,由於父母(上圖)聲望很高,就連大陸的新任駐約旦大使上任時,第一件事都是先拜訪他們,之後才去遞交國書。

大家聊得很投機,布朗請我們給他一天時間安排一下,看父親的身體狀況是否適合與我們見面。

中華餐廳所在地是約旦政府官員和富豪聚居區,這裡處於半山,附近有很好的飯店、咖啡館和冰激凌店。冰激凌做得比敘利亞大馬士革大巴扎里的好吃多了,當然價格也貴些,一個混合球1.2第納爾,合人民幣12元。

次日是皇帝生日,村婦決定去中華餐館給皇帝擺一桌。

再見到我們,布朗顯得非常高興,親自幫我們安排了三鮮手擀湯麵、紅燒雞腿和素炒芽菜。他本人也時不時抽空來和我們聊天。

既然暫時見不到老先生,我們只好先拿布朗開涮。

杜月笙的外孫子,親的啊。

在美國大學畢業后,布朗自己開了間工廠,妻子(姓蔣,與蔣孝嚴同輩)曾做到美國排名前36位的某大公司副總裁。夫婦倆婚後生了兩個兒子,如今都已參加工作。他們在洛杉磯擁有豪宅,夫婦倆每人各有兩輛名車,一家人日子過得甚是風光。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一天,出外旅行的妻子回來了。

與她同去同歸的是她的兩位閨房密友。

事件發展極為戲劇化。

三個人輪番進來與布朗打招呼。第一位是個終身未嫁的老姑娘,她用老單身女人特有的冰冷腔調說了一句話:「我一直未嫁,過得很不錯」。

然後,第二位已經離婚至今仍堅持獨身的女士進來,神秘兮兮地也撂下一句話:「我結過婚,離了,現在一個人過得也很好」。

最後進來的是親愛的老婆大人,不,應該是前妻才對。身為大公司副總裁的前妻用習慣的居高臨下的口吻也只說了一句話:」我們分手吧,相關法律文件我都準備好了」。

布朗對我們說,前後不過一分鐘時間,他整個人就懵了。

所以,布朗說,我父母說,(在你的婚姻這樁事兒上)咱們(指杜家)家又被蔣家打敗了。

皇帝適時插話:在此之前你就沒有一點預感?

沒有,真的沒有。布朗回答。

親愛的全的男淫們:大家都聽好了,男女之情絕不是前生命定或世事難料那麼簡單。突變,防不勝防啊。

布朗很哲學。他總結:中年男女的婚姻在孩子長大成人大學畢業后的6個月內是最容易破裂的。

破裂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方當事人竟然對此毫無預兆。

前面還只提到了防不勝防,後面的發展就更匪夷所思了。

事情到了這個份上,離就離吧,雙方商量好了財產各半。但最後結果是前妻捲走了60%。因為很多值錢的珠寶都是布朗老媽送給她的,妻子理所當然地認為那不屬於二人的共同財產。

還有更精彩的。婚前兩人都買了很多某公司的股票,離婚時前妻自定了一個價格,逼布朗賣掉分錢。那隻股票正在主升浪中,布朗鬥不過前妻,只好清了倉。可後來他發現前妻並未賣掉屬於她自己的那份,因為布朗曾跟她說過這隻股票肯定還會漲。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布朗說。

在2008年發源美國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里,因離婚被迫清倉全部股票的布朗因禍得福,逃過了一大劫難。而前妻持有的那隻股票由於一直未賣,從最高96美元一直跌到二十幾美元,損失慘重。

人們通常認為,孩子是維繫婚姻和愛情的強勁紐帶。但是布朗夫婦生了兩個孩子,最終還是分了手。

愛情,讓我如何相信你?

說到這裡,村婦笑眯眯地探身問:我可以八卦一下嗎?

布朗點頭。

「你是如何找到現在的妻子的,你是與前妻分手后多久又梅開二度的?」

我的腦子有毛病。布朗說。

離婚後的前兩個月,布朗無法面對現實,一直萎靡不振。

皇帝插話:在官場有句名言:男人人生三大喜事---陞官、發財、死老婆。你喜獲解放,可喜可賀,萎靡個啥子哩?

布朗說,要不怎麼說我腦袋有病呢?

離婚不久,為排解鬱悶,布朗來到了。在東北瀋陽,幾位定居美國的好友輪番為他介紹女友。最熱鬧的一天里,他在瀋陽某大酒店咖啡廳相親,朋友們站在二樓與他遙相呼應。大家約定每隔15分鐘見一位,布朗向上舉手為「ok」,向上左右擺手為「帶下一個」。

堪稱《非誠勿擾》之現實版。

可惜的是,雖然布朗本人對東北人的熱情爽直性格和東北姑娘的俊俏高挑讚賞至極,但卻沒有一位東北姑娘榮獲「與他再分一次」(在美國離婚,對女人十分有利。布朗首次離婚後尚餘一座豪宅、兩部名車和大筆現金)的天賜良機。

最後,南京軍區一位高官穿針引線,將原上海市檢察院某高官之千金送到了布朗手裡。

倆人閃電般結了婚,很快就生了位千金。

皇帝說,你好運氣啊,中年換妻加喜獲愛女(布朗與前妻只生了兩個男孩兒)。

布朗拚命搖頭:別提了。原來我也是這麼期盼的,可是女兒會爬后一切都變了。我們仨人本是同床而眠,誰曾想女孩竟然也和臭小子一樣淘氣,每每我正在酣睡,小傢伙要麼爬到你身上把你的臉當馬背,要麼揮動小拳頭對著你的臉一陣猛抽,害得我如今只好與他娘兒倆分居。

我這腦袋真的病得不輕。

我們注意到,整個談話過程中,布朗至少三次使用了「腦子有病」之類的辭彙。各種奧妙,大家自己琢磨去吧。

諸位看官,如果您有機會當場聆聽這位將中美文化基因合二為一的大男孩兒傾情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愛情故事」,估計您肯定能因此至少延壽3650天。

最後交代一下,布朗的一個好友一直在事業上拼搏,結果是一直沒時間顧家。等到幡然醒悟時,突然就與世長辭了。這件事對布朗觸動極大,於是,40多歲的他也就斷然退休了。

說到今後的生活,布朗並無明確方向。眼下老爸身體不適,加上已是80高齡,如果他不來子承父業的話,老爺子只好賣掉這家餐館。可如果那樣的話,「我老爸估計最多只能再活2年」。

關鍵是,父子倆長得判若一人,以至於有人見到他劈頭就問:哈里,你整容了?

哈里是這個飯館的靈魂。所以,子承父業非他莫屬。

沒辦法,最明確的目標就是先在這個餐館當個管賬先生,每天工作時間至少12小時。

布朗可憐兮兮地說:如今我每天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多睡一會兒。

(上圖左三是布朗)

皇帝做最後總結:

人生在世多禍福

世事難料須從容

簡單隨性乃高策

淡定洒脫禍變福

親愛的布朗,跟我們週遊世界去吧。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