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芭莎藝術 | 《蒙娜麗莎》險些被毀,我們差點看不到它!

芭莎藝術 | 《蒙娜麗莎》險些被毀,我們差點看不到它!

藝術家瓦萊麗·赫加蒂的作品

人類的破壞欲有時比想象中的還可怕,因此代價往往慘重。而天然的、無法避免的偶然事件也讓諸多藝術品慘遭不測。不論是有意的、無意的,這些憾失的藝術品,也成為了人類的遺憾。

最近,伊拉克著名的尼尼微古城遺址遭到ISIS恐怖組織破壞,遺迹中的澆灌之門和冥神之門均被推土機夷為平地。早前,他們更是闖入摩蘇爾博物館將雕塑推翻在地,還掄起大鎚砸向已有千年歷史的亞述雕塑。經盤點,ISIS摧毀的重要文化古迹多達300處,而被他們破壞、盜賣的藝術品更是難以計數。

2003年,巴格達博物館被ISIS洗劫。

近年來,無論是自然性的意外,還是人為性地破壞,藝術品的劫難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古今中外,藝術品意外被毀的事件歷歷在目,在人們更加看重藝術市場與其發展的當下,我們也應當從中吸取一些教訓。

一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從達·芬奇、倫勃朗到畢加索、羅斯科,每一位藝術家的創作都凝聚了心血,積澱了畢生的技法與心得。他們遺留下的真跡,對當今藝術史格外珍貴,其中所潛藏的價值也遠遠無法用財富來衡量。但偏偏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專對藝術品下毒手。

羅斯科的《栗色上的黑色》被塗鴉

《蒙娜麗莎》是無人不知的藝術佳作,據相關資料考據,達·芬奇於1503年開始繪製這幅肖像。這幅畫作留下了許多神秘的線索,而畫中的蒙娜麗莎究竟是誰,至今仍是一個謎。自1804年起,這幅畫就一直被收藏在盧浮宮。

而震驚全球的《蒙娜麗莎》失竊案曾於1911年發生。當時,一個喬裝成盧浮宮工作人員的竊賊偷走了該畫,這幅世界名作就此消失。一直到兩年後,另一名叫做溫琴佐·佩魯賈的竊賊因民族使命感盜回了此畫,並歸還給了盧浮宮。

達·芬奇《蒙娜麗莎》

但這幅失而復得的傑作卻在隨後漫長的歲月中引發了無數次破壞。其中,最危險的一次要屬1956年的攻擊事件:先是畫作的下半部分被潑上酸性液體,而僅過數月後,一名玻利維亞人將石頭砸向畫作,導致局部顏料脫落。如今,這幅《蒙娜麗莎》已被防彈玻璃隔絕並保護了起來。

達·芬奇

禍不單行,達·芬奇的另一畫作《聖母子與聖安妮、施洗者聖約翰》由木炭與粉筆繪製,這幅作品在1987年就被估值3500萬美元。然而正值英國國家美術館展出期間,畫作被一位男子憤怒地開槍射擊。

這位男子因對英國時下政治、社會以及經濟狀態感到不滿,做出此舉。最後,保護畫作的玻璃展櫃被擊碎,碎片將畫作中聖母的長袍劃出6英寸長的裂口。

達·芬奇《聖母子與聖安妮、施洗者聖約翰》

針對名畫的破壞活動也從那時起開始頻繁上演——身為17世紀最偉大畫家之一的倫勃朗,創作的《夜巡》也曾多次被盯上,作品於1975年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展出時,畫作被一位曾任教師的待業人員用刀劃過數下。雖然後來畫作被修繕復原,但仍可見當時留下的刀痕。

倫勃朗《夜巡》前的參觀者

這些破壞者的動機似乎都是出於某種情緒化反應,因此會直接導致他們與戰爭,或是具有爭議的創作題材來針鋒相對。

畢加索的畫作《格爾尼卡》中的背景是德意志的戰鬥機轟炸了西班牙的一座小鎮。1974年,這幅作品正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一參觀者對著畫作使用紅色顏料塗上了「殺戮欺騙一切」,而這個行為則被認為是對當時參與越南美萊村大屠殺的美國陸軍中尉的保釋事件的抗議。萬幸的是,《格爾尼卡》因原先k擁有的亮光漆逃過了一劫。

畢加索《格爾尼卡》

江洋大盜

藝術品的價值從來無法輕易預估,而恰恰是這種無價之寶的吸引力,誘引了各色盜匪蠢蠢欲動。然而與被毀壞相比,畫作落入了盜賊的手中,往往意味著難以重見天日。

1969年,兩名盜賊闖入了義大利巴勒莫的一家教堂,他們用紙刀直接切出畫作,將畫框棄置在原地揚長而去。那懸挂在教堂內的畫作正是卡拉瓦喬所繪製的《聖方濟各、聖勞倫斯與耶穌誕生》,這幅名畫丟失了幾十餘年依舊杳無音訊。

卡拉瓦喬《聖方濟各、聖勞倫斯與耶穌誕生》

1990年,兩名盜賊喬裝成警官,進入了美國波士頓伊莎貝拉·斯圖爾特·加德納博物館,將13幅名作一舉劫走,其中包括倫勃朗的3幅作品及莫奈的1幅作品,這宗案件被視為現代史中最大規模的藝術品失竊案,損失高達30億美元。儘管案發後,博物館官方給予了高額賞金希望追回這些名畫,然而如同大部分被盜走的畫作一樣,它們如今仍然下落不明。

倫勃朗

這些盜賊為了能搶走館藏品也用盡辦法、做足了準備,甚至不惜全副武裝。挪威的第一起持槍搶劫藝術品案件發生在1994年,愛德華·蒙克的《吶喊》與另外一幅《麥當娜》從蒙克博物館中被盜走。

愛德華·蒙克《麥當娜》

另一起事件也非常可怕,三名盜賊全副武裝,他們強闖了瑞典國家博物館,手持衝鋒槍威脅工作人員。與此同時,他們將倫勃朗及雷諾阿的作品從牆上摘下。

整個事件讓在場人員都大驚失色,而搶下了名作后,盜賊三人組乘坐停泊在館外的遊艇一走了之,整個過程好似一部好萊塢電影。這起事件就發生在2001年,而被劫走的畫作至今也仍未找到。

亨利·馬蒂斯《田園曲》

對於藝術品遭遇失竊,有時也不光是盜賊多麼「天賦異稟」,而是藏館也會百密一疏。2010年, 盜賊趁著夜色從法國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中偷走了五幅名畫,其中包括畢加索的《鴿子與豌豆》、馬蒂斯的《田園曲》以及莫迪利亞尼的《持扇的女人》等,此案堪稱「世紀大案」,損失被估值達1.24億美元。

畢加索《鴿子與豌豆》

然而,這場偷竊案卻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複雜。當時場館的安保系統已經出現故障停用了兩個月,而當時場館內的三名保安均在打瞌睡,盜賊僅僅是破窗而入,再嫻熟撬掉門鎖后就不勞而獲了。

不過,也有被幸運追回的。2002年,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遭遇劫匪,梵·高的兩幅早期作品《席凡寧根的海景》與《離開紐南的歸正教堂》被盜走。然而在不久前,警方針對那不勒斯犯罪集團展開調查時,在義大利龐貝附近的一所偽裝成民宅的毒販小屋中發現了這兩幅被盜的畫作。

梵·高的《席凡寧根的海景》與警察

此前也有跡象表明,位於義大利的黑手黨似乎比其他犯罪集團更加熱愛藝術——1969年,正是西西里的黑手黨偷走了卡拉瓦喬的《聖方濟各、聖勞倫斯與耶穌降生》。在地下交易市場,藝術品擁有更好的交易籌碼,而蒙克博物館以及梵·高博物館的被盜事件皆由此而起。

電影《教父》的片段

19世紀以來盜竊案頻發,針對官方機構的偷竊讓無數畫廊、博物館終於在懶散的安保系統上下了功夫,加大了對藝術品的保護措施。這讓我們也意外地發現,專業機構往往在藝術品被人覬覦時,是難逃一劫的。

專業機構也遭殃

德國的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可謂人才輩出,它對藝術領域的貢獻有目共睹,如博伊斯(Joseph Beuys)、里希特 (Gerhard Richter)等等知名藝術大師都出身於此。

約瑟夫·博伊斯

然而對於學院來說,那些最重要的學生,即未來的知名藝術家們,這些人的創作卻在學校中被毀——畫布被刀割破、畫架也被攔腰折斷,遭到破壞的作品達到60餘件。這些創作被丟到了學院的公共空間中,它們多數剛剛完成,還未遞交給各自的教授與導師,這件事情讓受害的學生們憤怒不已。

在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任美術教授的彼得·多伊格的畫作

而這破壞事件的始作俑者源自學院的清潔工團隊,他們的破壞動機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懲罰學生——學院在近年來因儲存空間不足,允許學生們將創作放置在教學樓的走廊上,但因總有學生久久不來取走,這些作品在走廊上大有堆積如山的勢頭。於是,清潔工們似乎才想出用這種極端的法子給學生們上一課。

遭毀的畫作

位於巴塞羅那的聖家族大教堂是建築師安東尼奧·高迪一生中最重要的創作,然而它卻因人為縱火而被險些破壞。發生火情的當時,有超過1500名遊客被緊急驅散,雖然教堂整體的建築結構沒有遭到致命性損壞,但教堂的內部裝飾多處均不同程度受損。

聖家族大教堂

而地處法國塞納河之上的巴黎藝術橋曾在二戰時期因德軍轟炸被毀,在上世紀80年代重建后,也不再單是一座古迹。近年來,因作家費德里科·莫恰所寫的小說《對不起,我愛你》中有關愛情鎖的情節火遍歐洲,這裡也就此成為情人們的「聖所」——藝術橋的兩邊被形態各異的愛情鎖掛滿。

巴黎藝術橋

不過,這忠貞不渝的浪漫之約卻讓藝術橋再次垮塌。2014年,長約155米的步行橋在部分橋段上出現了坍塌情況。警察在對藝術橋上的遊客進行疏散后,緊急移除了愛情鎖。

藝術橋被掛滿愛情鎖

文物古迹以及藝術品的損壞在很大程度上歸於人為因素的破壞,它們在戰爭時期遭受的損害尤為嚴重。因戰爭被燒毀后只剩一堆亂石的圓明園,失竊的文物多達150萬餘件。戰爭向來擁有搶劫擄掠、無惡不作的風氣,而這讓不少國家的文化遺產在爆發戰爭期間遭受了嚴重損失。

圓明園復原概念圖

人類的行為對未來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時代邁入了21世紀,但在藝術品身上發生的盜竊案、損毀案卻仍屢見不鮮。我們如何才能維護好歷史遺存下的珍貴財富,又要如何善待他人的辛苦創作?要怎樣對待藝術這件無價之寶,是未來人們仍需學習的課題。

精彩回顧:

端午只吃粽子?太OUT了!

別去威尼斯雙年展了,有名無實的國家館都在這了!

他是日本殿堂級配樂大師,奧斯卡最佳作曲獎得主,他用音樂詮釋對生命的信念!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