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紅木傢具】明清紅木傢具四大流派你知道嗎?

【紅木傢具】明清紅木傢具四大流派你知道嗎?

傢具藝術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明清宮廷古典傢具的流派風格因其地理位置、製作工藝和設計理念的不同,主流上我們大致分為四大流派,各個流派自成一體,展現了中華名族的傳統傢具製作工藝和手法。

4、晉作傢具始於清代,其所製作的傢具以本地所產的核桃木為主。用料上很大氣,晉南以漆傢具為主,以金漆彩繪山水、人物、風景取勝,晉北以木器傢具為主,明代風格顯著。

晉作用料不局限紫檀木、老紅木、楠木等,本地產老榆木、柳木、核桃木、老槐木也大量運用到傢具的製作中。用料粗放,造型似於京派,雕刻柔而不尖立,紋底刀功似於蘇派。

璞素之美晉作方几

晉作四抹藏經櫃

3、京作傢具京作傢具選料以紫檀木、黃花梨為主,自清代康熙中後期開始,選材方面逐漸將小葉紫檀替代明代時期的黃花梨,作為主材。

清代京作傢具一般以清宮造辦處為主。京作傢具較廣作傢具用料少,又較蘇式傢具用料實在,絕無摻假現象。另外,京作傢具在傢具上雕刻古銅器和古玉器紋飾,顯示出各式古香古色、文靜典雅的藝術形象。

紫檀雕漆雲龍紋寶座

老紅木扶手椅

2、廣作傢具明末清初,廣州已是一個經濟繁榮、地理位置優越的港口城市,是對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門戶,加上廣東及相鄰諸省是優質木材的主產地,南洋諸國的優質木材也多由廣州進口。

這些得天獨厚的條件也決定了廣作傢具工藝的最大特點。廣作傢具用料粗碩,造型厚重著稱,講究用料的一致性,皆為清一色的木質,雕工精益求精,體現一種尊貴氣息。

豪華傢具組

倔朴華麗的對椅

1、蘇作傢具

造型簡約清秀,線條優美流暢,比例適度,在設計上吸收了宋代傢具樸實田園風格。

蘇作風格的成型離不開文人墨客對傢具設計理念的提升,不管是放置在江南園林的亭台樓閣還是普通居民家中,都顯得非常協調,體現簡樸無華,往往點到為止,有大寫意風格,如文人學子寒素中暗藏著的那一股孤傲之氣。

6月1日中午11點半,自廣東雷州半島南端的海安港開出一個半小時后,汽笛聲再起,119米長、藍色船身的萬噸級渡輪「寶島16號」,徐徐靠向海口秀英港11號碼頭。

56歲的蔡時運快30個小時沒合眼了。

日光正是毒辣,船還沒有完全靠岸,遠處新立的鋼筋混凝土住宅映襯下,這座始建於1936年的港口顯得有些落魄。

蔡時運無心看景,他惦記著底層船艙里十多根大大小小的黃花梨枝幹——它們來自兩棵邊材早已腐壞的黃花梨樹,細的那棵被鋸成幾節,粗的那棵仍保留著完整主幹,蜷縮在一輛藍色東風貨車9.6米長的空蕩車廂里。

客輪起降板落下,蔡時運隨人潮自旅客通道出港,搭上那輛緊隨其後披著綠色防風布的東風貨車,駛上高速一路南下,直抵二十多公裡外的龍華區龍泉鎮美萬村。

一個半小時后,那根7米多長的主幹被卸在離祠堂不遠處的水泥地上,圍觀的村民大為驚詫:儘管龍泉鎮一帶歷來是海南黃花梨交易集散地,但他們也已經很久沒見過胸徑如此大的黃花梨木料了。此時它不起眼的深褐色「偽裝」還沒被卸下,樹頭髮散的根須如張狂的大爪,樹身佝僂,近首,枝幹一分為二,在正要舒展處戛然而止。

蔡時運盯了它整整六年。

「海黃大料」

六天前,5月26日上午,在廣州越秀區的一場小型拍賣會上,蔡時運以略高於底價的價格拍下這兩棵黃花梨樹,緊接著風捲殘雲般地辦好交接手續,像押運國寶一樣渡海而歸。

黃花梨學名降香黃檀木,目前學界普遍認同海南為其原產地。因其成材緩慢、木質堅實、花紋漂亮,與紫檀木、雞翅木、 鐵力木並稱古代四大名木。從明代開始,黃花梨木就成為中式傢具的上好木料。清中期,海南黃花梨幾被砍伐殆盡。上世紀80年代後期,廣東傢具商開始在海南零星收購老料,仿製成古典樣式的傢具銷往國外,其價格一度被炒到一萬多元一斤。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廣州、新會、肇慶等地曾大量引種栽種黃花梨,或作研究之用,或充任行道樹。廣州某公園(該公園再三希望隱去具體名字,以防備其他黃花梨樹被偷)就曾在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南下雷州半島和海南,移植黃花梨栽種。

蔡時運所得的這棵黃花梨就在其間北上,「落戶」該公園。

公園園林工程負責人鄭天琦估計,引種時這棵黃花梨的樹齡應只有十多年。從文獻和種植人員那裡已經無法確認它原本的生長地點。只知道它誕生於解放前後,最有可能來自海南西部昌江、樂東一帶的蒼莽林海——那裡有著全世界品質最好的黃花梨樹,海拔400米以下,獨株或幾株生長於原始森林邊緣地帶,貌不驚人。

它的生命原本和蔡時運並無交集。這棵黃花梨樹離島北上之時,蔡時運出生在近海南島北海岸的羊山地區。他有著南方人里少見的大個子,說話有濃重口音,習慣穿一件乾淨的棉質翻領襯衣,塞在純色西褲和略顯渾圓的腰際間。在海口,幾乎每一家海黃門店裡都會擺一方茶桌,品的茶有普洱、大紅袍,蔡時運則對海南本地的五指山綠茶情有獨鍾。

這根黃花梨主幹被運抵海南當天,蔡時運親眼看著木頭從吊車上卸下,喊了兩個熟手立馬就削起邊材來。看著木頭露出令眾人垂涎的紫紅色紋理,他才滿意地回海口府城的家裡補覺。

10年300倍!

古玩城裡人人都知道蔡老闆淘來一件海黃大料。有人在他面前打趣:「很多老闆想買,我都想買!可惜沒錢。」一位海黃商人現場測算,這根海黃心材根部直徑近50公分,長7米2,重達1514市斤,按照目前八千一斤的老料市價,估價應該在一千萬以上。

蔡時運心裡既美又怕。第二天,換上一件淺綠色的針織襯衫,他跟美萬村的後生們一起,把這根海黃抬進另一位股東新砌的大房子里。它獨佔了整個客廳的對角線,那位股東每晚都睡在隔壁的卧室裡頭,一有風吹草動就得起來看看。

蔡時運的謹慎,大有來源。海口當地一位從事海黃收藏近20年的業內人士,毫不避諱地告訴本刊記者,以海黃為首的紅木行業是「海洛因行業」、「暴利行業」,除在2003年非典和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有過短暫低迷,價格一路高歌猛進。2000年能做傢具的普通海南黃花梨木材合2萬元/噸,2009年160萬元/噸,2010年600萬元/噸。從2000年到2010年,價格上漲了300倍!

目前,國內標價最高的一套黃花梨傢具在廣西憑祥的紅木第一城。這是一個巨大的紅木傢具城,但裡面空空蕩蕩,幾千平米的賣場里只有營業員,沒有客人。17件套的傢具在3樓正中,用繩子圍起來了,旁邊的價簽標著:「黃花梨大寶鼎,珍藏價,人民幣兩億一千八百萬元。」寶鼎是中式沙發的一種,這套黃花梨傢具的最主要一件。這套傢具在2011年就開始擺在這裡售賣,起初標價八千萬,然後一路升到了兩億。據營業員介紹,酷愛紅木傢具的藝人趙本山一度想買下這套傢具,後來也是價格談不攏才作罷。

國內黃花梨的木料分為海南黃花梨與越南黃花梨,早在1996年越南黃花梨就已在廣東的市場上出現。這套寶鼎的木質是越南黃花梨。2008年,一位商人在越南發現了這根黃花梨大料,帶著師傅過去將傢具做了出來,然後帶回國內,從此就成了紅木之鄉憑祥的鎮市之寶,一直有價無市地賣著。

相比海南黃花梨,越南黃花梨的味道有些發酸,中間形成的眼型也不夠清晰,在木料市場上,兩者的價格相差十倍以上。

一套越黃打造出來的傢具就可以標價兩億,蔡時運這根純正海黃大料引發巨大關注就不足為奇了。據海南本地的傢具商人推算,這根木料做成傢具后,價格興許過億。

蔡時運知道會有很多人惦記這根大料,不過他又安慰自己,偷盜並非那麼容易,「我們要20個人才能抬到大廳里!」

數劫

大多數圈內人並不知曉這根木料的來歷,陪著蔡時運去運海黃大料的兩位司機一開始也不清楚。5月30日晚,他們駕著貨車從海口出發,直奔這些木頭而去,原以為要塞滿一車,不想卻只有寥寥數根,回程「就像跑了一路空車」。

龍泉鎮盛產鳳梨蜜,當蔡時運把黃花梨木料自高速路口運抵美萬村時,沿路村道兩旁的鳳梨蜜正結著如瘤一般垂掛於枝幹的果實。鳳梨蜜樹的樹榦被叫作「鳳梨格」。因鳳梨格顏色金黃,利於室內採光,它至今仍是當地人房屋修築和傢具製作的首選用材。在黃花梨被內地人重新發現以前,買不起鳳梨格的窮苦人家經常拿黃花梨做房梁。

上世紀50年代,全國範圍內開展了鍊鋼運動。由於心材緊實耐燒、生長海拔低、易獲取,海南黃花梨成了鍊鋼的上好木柴。同一時期,海南還曾經大規模開山劈嶺,耕植橡膠。當無數同類在這兩大熱潮中倒下的時候,這棵黃花梨樹卻在廣州公園裡自然生長著。

北上還讓它躲過了被窮苦人家刀砍斧伐的命運。

一位海南本地木材商告訴本刊記者,小時候他奶奶用來剁豬食的砧板就是黃花梨制的。剛開始有外地人來收購時,還有些後知後覺的老鄉仍舊拿黃花梨生火做飯,100塊錢拉走一牛車的生意並不鮮見。

蔡時運至今懊惱,2000年,他還在海南本地開貨車,曾經以900元一斤的價格賣掉老房的房梁,要是留到今天,價格得翻了不下十倍。

在被廣東南下的傢具製造商發現以前,海南黃花梨還作為藥材被收購進供銷社與藥材公司。據海南本地一位海黃交易商估計,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已有的海黃庫存約有80%都被打磨成粉末作為藥材消耗。

千禧年過去,蔡時運發現村裡的鄰居們都種起了黃花梨樹。不遠處的龍泉鎮上,不少人家從自留地里挖來野生花梨種在家門前。儘管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政府三令五申禁止砍伐野生花梨,就連自家地里種的,如要砍伐買賣,也須向林業部門申請批准。但在海南本地,除非被舉報,大家對這種執行並不嚴厲的模糊邊界歷來心照不宣。

2006年後,貨車司機蔡時運,終於按捺不住,和無數海南人一樣跳上了這輛急速駛向財富的快車。他用三萬塊起家倒賣木料,後來在海口人民公園附近一家古玩城開了間專門出售海黃傢具和工藝品的店。

廣西憑祥傢具城的黃花梨大寶鼎,售價兩億。(陳勁松 攝)

2006年,來自海南儋州的洪林也開始涉足海黃生意,如今已有十多名員工。

以海南黃花梨為代表的這場紅木傢具熱,最初被文化界和演藝界人士關注,並被商家帶往奢侈品展,與名表、豪車、私人飛機一起亮相。洪林透露,不少明星喜歡買海黃收藏,作家海岩就是圈內公認的收藏大家,女乒冠軍王楠的老公則是他的座上賓。

價格的高漲使得民間對海黃原材料的收購,幾近癲狂。從2003年開始,海南本地就不時有媒體報道村廟「鸞轎」或老屋房梁等黃花梨器物被偷事件。偶爾還會傳出令人瞠目結舌的新聞。比如,某領導死後下葬,不知何人傳出他的棺材是黃花梨所制,便有竊賊掘墳取木,結果發現並不是。龍泉鎮上的居民不得不花上三四百元,給樹罩上鋼鐵牢籠。

這棵日後被蔡時運所得的黃花梨樹又一次躲過了「厄運」,它所在的公園開始計劃著裝攝像頭。它只需和其他同伴一起應付陌生遊客的觀瞻,並沒有被盜賊奪去性命的憂慮。在廣州的濕潤氣候下,它以驚人的速度拓展自己的腰身——換在海南西海岸昌江、樂東一帶,得花費上兩三百年才能長得同樣粗壯。

橫縱十米的林子,6個攝像頭監視

2011年是黃花梨行情最火爆的時候,蔡時運有了自己的小作坊。之後的兩三年,蔡時運面積不過三十平米的古玩店,銷售額以千萬計,每年凈賺三四百萬不是問題。

在海南西海岸黃花梨盛產之地,農閑時節,村民們通常組成三五人的團隊,背上鍋碗瓢盆連帶被子草席,坐上拖拉機進山,駐紮在山腳下,白天就地毯式地上山搜索海黃。洪林告訴本刊記者,最初那些年,「手背在後面就可以找到」,後來樹頭(樹根)也成了寶貝。人們會格外注意地表那些凹陷下去的坑——這說明那裡曾砍過樹。哪怕這片山前一天已經被刨了一遍,第二天仍舊有人不死心繼續往深了掘。有經驗豐富者會燃燒可疑的爛柴,一旦嗅出黃花梨獨有的香味,便會在周邊繼續搜尋。

由於國內的海黃大料已經近乎枯竭,大批商人守候在廣西與越南交界的友誼關,瞄準次一級的越南黃花梨。陳先生是福建人,在友誼關附近的邊檢站租了一間店鋪,專做越南黃花梨的木料和傢具半成品生意。他說:「多少年沒見過海黃的大料了,如果有野生的出來,還不搶破頭。」

「搶破頭」的事,有時候說來就來。

2011年夏天,一場特大颱風襲擊廣東。那棵胸徑已長到近60厘米的黃花梨和另幾個同伴,轟然倒下。

一位在該公園工作的朋友告訴蔡時運,颱風把公園裡一棵黃花梨吹倒了,「塊頭還不斜。蔡時運激動了。他甚至做好了借錢買料的準備。但園方想把這棵樹救活,挪了個地方繼續栽種。

在此後的六年間,園裡發生了三起針對活體黃花梨的偷盜。小偷常常趁晚上和雨天來,以躲避監控。鄭天琦很無奈地說:「(如果)有個大老闆知道,指著某一棵說,你只要幫我搞定了,就給你多少錢。我們就頭痛了。」他不願透露園裡的保安人數。記者發現,在一處橫縱不超過十米的黃花梨林周圍,就安設了三處共六個攝像頭。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園方還特地把黃花梨樹身上的標牌取下,以免被人盯上。

蔡時運沒有死心,囑託朋友繼續替他看著。

兩次拍賣

蔡時運的店毗鄰海口人民公園,那裡也種著幾棵黃花梨樹。蔡時運去看過。站在樹底下,他會想到廣州公園裡那棵與自己失之交臂的黃花梨。

由於意外發生在夏天,這棵黃花梨沒能在氣溫更低的休眠期進行移植。它的胸徑粗壯,移栽前一同挖起的土球直徑近三米,緊裹在根須周圍。最初那半年,除了雨天之外,每隔5到7天,它可以享受園林工人澆水一次的「特殊照顧」,半年後,頻次稍減。人們還用木樁斜抵住它的龐大身軀,以防它再次傾倒。

然而,兩年後,園方發現這棵黃花梨樹還是遭遇了白蟻蛀蝕,已無回天之力。

2013年,它被確認死亡。2014年底,該公園決定拍賣這棵黃花梨樹。

那是蔡時運第一次見它。拍賣會上,蔡時運把價格喊到了五百多萬,但它最終被另一位出價七百多萬的買家買走。

故事本來要畫上句點了,黃花梨市場的突變,卻又一次改寫了這棵樹的命運。

實際上2013年底,行情變化的趨勢就顯露出來了。海口的傢具商普遍反映,那些從福建仙游來的商人們,挎著鼓脹的皮包,一擲千金的架勢沒有了。當時號稱「海南最大古典傢具賣場」的臻木堂在海口開業,老闆王明珍告訴本刊記者,開店以來幾乎沒什麼盈利。今年6月中旬,記者兩次前往臻木堂,兩層展廳除了標價十幾萬到上百萬不等的紅木傢具外,空無一人。

生意慘淡的原因主要是經濟下行,有人提出反腐也是重要因素。洪林的一位同樣做黃花梨生意的朋友向本刊記者訴苦,幾年前他花高價淘回來的新料,堆了一屋子,「現在虧死了」。

就在拍賣會前不久,蔡時運關閉了自己的加工作坊。回憶起那場競拍,他形容自己的心態與賭徒無異,「輸就輸,贏就贏」。

蔡時運沒贏,但那位「贏」的買家卻反悔了,連交付的20萬元押金都不要了。這棵黃花梨又在公園逗留了兩年半。

第二次拍賣,園方沒有大肆發布拍賣信息。因為有熟人在該公園工作,蔡時運第一時間獲取了信息。人們大概不會想到,這根後來在海南本地造成轟動的罕見大料,只有寥寥三人參與了競標。那天,光是作為委託方的公園,就來了三個代表。競拍者中只有蔡時運是行家,拍賣會持續了半小時,只經過一次加價,他就將這根惦記了六年的寶物收入囊中。

「他們沒有我們這個膽量。」說到這裡,蔡時運不由得卸下此前的防備,面露得意之色。由於手頭資金缺乏,蔡時運在拍賣前另找了兩個朋友做股東,他們也來了廣州,在場外等候消息。當拍賣師落槌,蔡時運已經認定這場買賣穩賺不賠。

拍賣會結束后,蔡時運當天下午就聯繫好了一輛海南本地專門跑廣東線的貨車,他先是回了一趟家,5月29日再度北上,在廣州過了端午。終於熬到假期結束,31日蔡時運七點半就起了,等到園方工作人員一上班,他就去打了錢辦了手續,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把那輛藍色東風貨車開到公園。

雖然已經見過兩回了,但想到這棵黃花梨即將屬於自己,蔡時運還是難掩激動。他忍不住掏出手機對準這棵黃花梨樹拍了又拍。

當晚八點,貨車由廣州出發,蔡時運坐在副駕駛座上一路護送,身旁兩個司機輪替著開,沒有停歇。第二天早上五點多,終於抵達雷州半島南端徐聞縣海安港。一直等到將近十點,底層船艙載滿57輛大小車輛的「寶島16號」終於駛離港口。

等待

此後一周,蔡時運帶回「大料」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海口的文玩圈。鎮上的收購販子聽說,立馬騎上電動車趕來見識。正在三亞出差的洪林也很快從朋友那兒得知了消息,6月3日便驅車到美萬村看料。一位北京來的收藏家也看上了,委託在海南的朋友幫忙商議價格。6月7日,在海口市區藍天路的一家根雕店裡,幾個海黃商看著手機里20個壯漢合力挑運木料的畫面,不禁用誇張的語調猜測:「大的那根得有30米,估計能賣到幾千萬!」

問及是否對成交價有所期待,鄭天琦表現得興緻寥寥:「有什麼滿不滿意的啊,我覺得黃花梨不值錢。」他認為,海黃的價格之所以被抬升到今天這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完全是商家的一種炒作。從植物學的角度來看,鄭天琦並不太認同如今市場上海黃資源已經枯竭的說法。廣東、廣西、福建、貴州等南方省份正在大規模種植黃花梨。他預言,二十年後黃花梨市場會崩盤。

洪林也不認為海黃會枯竭,但他看好市場。據媒體報道,今年年初,畫家黃永玉砸下280萬,拍得一把由海南黃花梨和美國紅衫木合制的手工吉他。即使在市場慘淡的當下,仍然不時有明清花梨木傢具被拍出天價。洪林與另幾位股東在尖峰嶺山腳種下二十萬株黃花梨,已有將近二十年的樹齡。6月15日那天,洪林一連發了八條朋友圈。視頻里,他舉著自拍桿,驕傲地把千畝黃花梨樹林收入鏡頭裡:「這裡是尖峰嶺,整個尖峰嶺山腳下種滿了海南黃花梨。」他告訴本刊記者,海黃樹林里的別墅預計年底完工,他計劃推出「買黃花梨送別墅」的活動。

海南的文玩圈裡,又竊竊私語著:傳聞海口人民公園有兩棵近七十年樹齡的黃花梨樹被有心之人毒死;也有人說它們已被某神秘買家買下挖走,正寄放在海口某博物館里。

那根天價木料,已有人把價格出到每斤7600元,但蔡時運不打算賣了。「如果是2012年拿回來,最少一萬五一斤。一萬五一斤吶!」他想等木料水分風乾之後,做成傢具,過兩年經濟形勢轉好,一定能大賺一筆。

的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傳統藝術形式也備受文人雅士的青睞。幾千年的木雕藝術品異彩紛呈,是一份瑰麗的寶藏。而雕刻木雕的原木更是一件藝術品最珍貴的所在,一塊稀有珍貴的木頭可以提高整件藝術品的價值,即使還未被雕刻,就已經價值連城。

特別是紅木,一直是人最喜愛的木材,有人處必有紅木傢具。確實如此,自古以來人最紅木傢具有著獨特的情懷,但是由於紅木生長周期長,需要幾十上百年的成長才能成為可塑之才,屬於不可再生資源,所以紅木越來越珍稀,價值也越來越高。能夠得到一件紅木原料,甚至是毛料,都是一件很讓人興奮的事情了。而今的木材市場上要數一下五種紅木最稀有了:大紅酸枝、老山檀香、檀香紫檀、沉香、海南黃花梨。

大紅酸枝

珍稀指數:★

大紅酸枝:作為傳統三大名木之一(黃花梨、紫檀、大紅酸枝),紅酸枝區別於其它酸枝種類,它擁有著獨特的大紅色,其氧化后的顏色和質地與紫檀相近,是最優秀的酸枝木。近來市場一直的追捧,使得紅酸枝的木料一路吃緊,「百年酸枝」也有消耗待盡的趨勢。由於過度砍伐,且經砍伐后的天然林很難重新生長以及非常緩慢的生長速率,大紅酸枝在幾個出產國都已成為珍稀樹種,並被列入國際二級重點保護野生植物。老山檀香珍稀指數:★★

老山檀香:由於生長環境要求苛刻,味道濃郁可人,老山檀香飽受商家推捧,價位一直居高不下。由於老山檀難有大料,出材率很低,老山檀在市場上幾乎沒有大件的蹤影,小料的價格也是一魯夫漲。檀香紫檀珍稀指數:★★★

檀香紫檀:俗稱小葉紫檀,產於印度南部,當之無愧的「木中之王」。非幾百年不能成材,由於大料十木九空,出材率極低,其價位也居高不下。由於它的木質油性好且密度高,木性穩定,被稱為「最好脾氣的木頭」,並帶有淡淡的檀香味。明清時已是天價,基本上只有皇族才玩的起,近年來古典傢具拍賣場上的前三甲全部被其包攬,其中一套清代頂箱櫃拍出了近億元。沉香珍稀指數:★★★★★

沉香:自古以來,沉香便有「一片萬錢」的說話,而如今更有「一克萬錢」的言論。沉香由於形成條件極為苛刻,其產量極低。因其作為「四大名香」之首,人們對之趨之若鶩。一直以來的高開發利用,使得沉香的一直處於極其稀缺的狀態。沉香:雖然從嚴格的學術意義上來說,沉香在本質上已經不屬於木材。沉香與沉香木的關係,就如同橡膠與橡膠樹,牛黃與黃牛一樣,屬於兩種不同物質,但在市場上,人們一直將沉香歸類為木頭。海南黃花梨珍稀指數:★★★★★

海南黃花梨:一種可以稱為絕種的木頭「萬年花梨」,由於其出材率極低,生長周期很長,基本可以屬於不可再生資源。海南黃花梨一直以來都被人稱為:木中君子!非富即貴者才能擁有。馬未都先生曾說:「黃花梨永遠不會是大眾使用的東西,它永遠都是高端的,在歷史上永遠是的富裕階層,而且是非常富裕的階層才使得起。」海南黃花梨木質細膩、紋理奇特,色澤柔和,且具有獨特的「降香味」,在明代和清代早期就已備受推崇。由於生長周期長,可用的心材(格)的生長速度更是緩慢。在清末時期,海黃大料基本已被砍伐殆盡。現在的海南花梨都是按「斤」來作為交易隨著供求關係的進一步失衡,現在的成品已經有人按克交易。

小編有話說

上海古玩鑒定交易中心是古玩收藏圈內最大最權威的交流平台和資源共享平台,上百萬古玩收藏愛好者的聚集地!廣大古玩收藏愛好者學習、分享和交流古玩真知灼見的家園。

了解古玩收藏實時資訊,去偽存真,傳承中華文化,保真交易,打造古玩交易保真品牌諮詢合作加微信18016388508,讓天下沒有難做的收藏

長按指紋,自動識別二維碼,科學檢測鑒定只要2000,只有1%的人知道

·

來閱讀此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