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留下「祖先的珍寶」

留下「祖先的珍寶」

走訪近700位藏族民間音樂人

2017 記錄

□任夢瑩 本報記者 余如波

「昨天剛見,就給他敬了一杯酒。」7月9日,在阿壩州紅原縣舉行的藏羌彝原創音樂研討會上,63歲的藏族作曲家秋加措對39歲的藏族音樂人熱西·才讓旦表達了毫不掩飾的讚美,「我敬佩他為保護藏族民間音樂做的工作。」

2003年至今,熱西·才讓旦走訪了近700位藏族民間音樂老藝人,希望能製作一幅藏族民間音樂人的地圖。「音樂不像古董,它的消失很少有人關注,但音樂其實是祖先給我們留下的珍寶,我希望能保留下一點點。」

尋找自己音樂的根

熱西·才讓旦出生於甘肅瑪曲的一個牧民家庭,童年時母親的歌聲一直銘刻在他記憶中。「記得小時候,媽媽經常唱著歌,從草原朝著起伏的山巒走去,衣服一側的袖子從草上慢慢劃過。我從後面看著她的背影,會覺得很高大。」

長大后,他先後求學於西北民族學院、中央民族大學,學習聲樂和舞蹈。然而,由於藏族聲樂發聲方法不同,學習美聲唱法時,他感到「越來越遠離我內心深處的聲音」。

為了尋找自己音樂的根,尋找祖先的足跡,2003年,熱西·才讓旦一個人背上背包,帶上了最簡單的卡帶錄音機,從青海熱貢起步,尋訪一個個村落中的藏族民間音樂老藝人。

300條信息保留民間音樂智慧

「民間藝術是一種智慧,連接了過去和現在。」尋訪中,熱西·才讓旦發現,民間藝人們演唱的不僅是歌曲,還有背後的歷史文化,例如當地村子、山峰、河流名稱的來歷以及生活習俗等。「民間音樂口口相傳,一個老藝人去世,就會把村子的歷史都帶走。」

為了更完整地記錄下藏族民間音樂中的文化信息,2008年,熱西·才讓旦在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組建了「香格里拉民間音樂保護協會」。這個十餘人組成的團隊經費來源全靠自籌,大部分成員為志願者。就在這一年,熱西·才讓旦推出了第一張專輯《香格里拉》,在蝦米音樂上評分高達9.5分。隨後他曾有多次到國外學習和發展的機會,但都一一放棄,依然執著於藏族民間音樂的保護和傳承。「那時太年輕,我覺得成名會讓自己膨脹,找不到自我。」熱西·才讓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一次尋訪,他們通常會用2個月實地搜集資料,然後再花4個月做後期整理。「一首歌曲的音頻之外,往往還需要搜集300多條信息,比如老藝人的家庭成員情況,所在村子的地理經緯度,周圍的自然風貌,村裡的儀式習俗……」除了記錄藏族民間音樂,熱西·才讓旦還自費聘請民間藝人,教授傳統樂器的彈奏技法,不論老少都可以免費學習。

老藝人們在音樂之外的德行,也讓熱西·才讓旦感動不斷。在雲南迪慶塔城鎮,他和老藝人云長一起生活了兩個多月。「他就像一座山包容所有人。我和他一起生活,他一句句教我唱,我一個詞一個詞地請教他,所有他知道的東西都毫無保留教給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