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民工大年夜之寒心而歸

民工大年夜之寒心而歸

洪水無情人有情

一九九八年全國各地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洪水所到之處無一倖免。九八年我才上國小二年級,我們家緊靠黑龍江,大水很快就把堤壩衝破。我們的家園被破壞,很多人民子弟兵派到防洪前線抗洪救災。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洪水終於被擋在了家園門外,當洪水退去我們看到的是一道道人民子弟兵和市民們共同搭起的防洪堤。看著裝滿沙子的袋子,摞成一道眾志成城的長城,不禁覺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寬慰。

在抗洪救災過程中,很多人丟了性命,還有一些人受了重傷。這次洪水讓我們看到什麼是洪水猛禽,什麼是大災大難這次真的感受到了。我記得洪水到來的時候,新聞每天都在報道水位上漲情況。每天都有人在江邊測量水文,觀察上游來水流量大小。

建設抗洪紀念碑

洪水過後,當地政府為了紀念這次抗洪,特意要求在沿江公園建設抗洪紀念碑。洪水剛剛退去,建設抗洪紀念碑的工程就開始。三姑父剛好就參與抗洪紀念碑的建設,三姑父也是我將要創作民工大年夜的主角。

在我的記憶里從我國小二年級到我上初三開始,這八年時間裡。三姑父每年都會在臘月到我家住下,然後討要欠給他的工程款。所以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當一個農民工確實不容易,不僅工作辛苦,有時工錢還要不回來。

三姑父是我們家一個遠房親戚,是老實憨厚的農村人,農閑的時候他是一個非常好的泥瓦匠。一年到頭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打工,是一個典型的農民工。

建築業快速發展時期

一九九八年正是建築業爆發期,我們家所在的小縣城在九八年以前都是低矮的老樓。最高的樓房也就六層高,而且全縣的樓房數都能數過來。在一九九八年這一年全縣建設的樓房相當於過去的總和,可見建築業在這一年是多麼火爆。

三姑父這幾年在夏季都會來到縣城幹活,恰好趕上建設抗洪紀念碑這個工程。包工頭看著三姑父有一手很好的瓦匠活,自己手裡還有一群和他同甘共苦的農民工兄弟。工頭最得意這樣的人,自己有本事還能幫助工地帶來新的工人。

三姑父開始帶著老家村子里的農民工一起來到這個工地,在這裡工作特別辛苦。最初是給抗洪紀念碑打地基,由於洪水剛剛退去,很多地方都沒有辦法進入大型機械。所以打地基只能依靠人工挖坑,挖坑需要挖四米深。

我那會還很小,但非常淘氣,喜歡到三姑父的工地玩耍。這裡有沙子,還有水所以玩累了就去江邊洗澡。要是洗澡洗累了我就去三姑父的工棚里睡覺,那時候太小不懂事就是知道玩。但我可以看到三姑父是非常辛苦,每天雙手布滿老繭,經常累的腰疼,腰上常常要帖一塊膏藥。

三姑父的辛苦

三姑父是一個非常勤勞的人,做事非常細緻,在工地上是老闆非常信賴的得力幹將。在打地基的時候,三姑父他們每天不停的挖溝,溝里經常出現滲水。要是趕到下雨天還要頂著雨來幹活,這樣艱苦的畫面至今我還記得。

經過一個月的苦戰他們每個人的腿整天都泡在水裡,一層層皮被泡的發白然後又脫落。工作雖然辛苦,可他們非常樂觀,因為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養活一家人。

三姑父整天在工地上跑前跑后,好不容易把溝挖完,每天又要開始搬石頭打地基。之前每天都泡在水裡,現在又要頂著烈日抬石頭砸石頭。三姑父這段時間明顯消瘦,每天干那麼多活,吃的就是白菜土豆湯。有時候就是挂面條,想想現在不幹活的人也都不會吃這些沒有營養的食品。

三姑父他們每天超負荷工作,身體營養跟不上,而且他們該不捨得花錢給自己買補品。這是很多農民工的現狀,他們自己勤勤懇懇,卻不捨得為自己花錢。

工錢沒有著落

地基總算打完了,開始準備建設抗洪紀念碑主體工程。這個工程幹起來特別不容易,很多工人還在賣命的高。老闆卻在中途捲款潛逃,工人工資沒了著落,工程建設費用也中斷了。

拖欠農民工工資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辛辛苦苦當民工老闆卻逃跑了。工友們馬上報了案,警察和政府介入之後大家的心才放下。可畢竟要養家,在這裡幹活沒有收入家裡老小連下鍋米都沒有了。

後來潛逃的老闆被警方抓回來,這個老闆被監禁而且信誓旦旦的給大家打了欠條。並且說過了一個月一定會給大家工資到位,大家心裡總算有底。於是繼續在工地上幹活,但工程常常因為缺少工程材料被迫停止。

在一九九八年工程管理還比較混亂,農民工的權益經常被侵犯,民工也因為缺少法律常識。有的民工受到了侵犯也不尋求法律途徑解決問題,而是選擇暴力。有的把工頭打傷,還有甚至出現人命官司,維權沒成反而犯法。

約定的一個月時間到了,工頭髮工資的消息還是沒有信。工頭又改口說一個月,不斷的拖,最後有的人忍不住離開了工地。還有的人直接住到老闆家裡,有的民工非常氣憤經常說要老闆的命。

苦等無果的工程款

民工就這樣不停的等,等了好幾個月都沒有結果。而三姑父因為沒有拿到錢,沒有臉面回家,所以就不停的等。從夏天等到秋天,又從秋天等到落雪,此時工地上已經沒有人了。天寒地凍,三姑父就在我家等他的工程款。

回家

曾經老闆信誓旦旦的話語到了現在就是沒有兌現,哪怕兌現一部分也行呀。畢竟馬上就要過年了,後來在很多人壓力下老闆最終為大家湊了五百塊錢。這點錢就是為了讓民工回家過一個安穩的年,可三姑父拿到錢的時候都已經臘月二十八了。再有兩天就要過年了,我爸媽都要求三姑父在我家過年。

三姑父婉言謝絕了,他帶著幾分憂傷回到家裡過年。看著他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三姑父非常難過,他平時就少言寡語。這會帶著憂愁坐在回家過年的車上,我是多麼希望三姑父可以開心的回家過年。

儘管我那時候很小,可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些工頭老闆不能考慮一下民工的辛苦。他們平時工作就很辛苦,還讓他們焦急的等待原本屬於自己的收入,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事。

也不知道三姑父帶著那可憐的五百塊錢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在很多人過年這天和家團圓的時候三姑父卻在車裡和憂愁過年。

回到家裡因為工程款沒有給,一家人坐在炕上一點過年氣氛都沒有。可生活還要繼續,只能往前走,期待明年可以找到更好的工程吧!

民工大年夜紀實專題,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