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對待人生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則是:乾脆愛人,熱鬧生活。

我對待人生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則是:乾脆愛人,熱鬧生活。

前幾天,跟朋友一起去吃飯,五月底的天氣也真的已經很熱了,撐著太陽傘的朋友在身旁一直說:「這個天氣真是熱啊,生活過起來好艱難啊。」

恰身邊走過幾個大學生,嘻嘻哈哈地打鬧著,好似感覺不到這個讓人想爆炸的天氣,看著他們臉上很開心的笑臉,我突然說了一句:「真羨慕現在的大學生們,年輕沒多大的煩惱,打打鬧鬧玩玩笑笑,哪怕天氣再熱,生活再艱難依舊能笑顏如花。

朋友抬頭看了眼,然後接了一句:「想當初我們大一大二的時候,也跟他們一樣,再大的太陽再糟糕的天氣都能樂呵呵的,那時候沒錢,很傻很天真,卻也真的很開心,而現在什麼都有了,卻越來越難開心了。

朋友說:「你還記得我們高三那年嗎,高二升高三的時候,七月份補課,教室還沒有空調,就幾個古老的吊扇吹著,但當時我們誰都沒抱怨熱,講台上就放著藿香正氣液那樣的東西,誰要是感覺自己不行了,就拿去喝,喝了繼續做題。

每天早上起來就一杯杯地喝咖啡,誰說咖啡能解困,其實喝了照常困想睡覺;那時在高強度的用腦和睡眠不足的前提下,依舊能專心地學習,真的那段時間是我們學習東西的巔峰啊。

最關鍵的是,那個時候再難再累再困,我們卻也真的是樂在其中,還很快樂。可能那時候讓我們不開心的主要原因就是,哪門考試沒考好。

但趴在桌子上難過一會之後,也依舊能高度自制地安撫好自己的情緒,繼續投入到題海之中,壓力是真真切切看得到的,但卻比真的也比現在快樂很多。

所以,在朋友那句「為什麼我們變得越來越不開心?」問出口后,我很直接地接了一句:因為我們想要的東西變更多了,我們對這個世界有了好勝心,有了更大的上進心,我們想要更多的錢,更好的發展機會,和更好的以後,而當我們越往高處走的時候,就會越覺得累。

看《奇葩說》的時候,被顏如晶和胡建彪的那場辯論打動到了,顏如晶說:

我現在非常的有上進心,但上進心的盡頭在哪裡,沒有人告訴我們,我在奇葩說呆了幾季,一直沒有拿到冠軍,但周圍人一直鞭策我說:「你要繼續努力上進」,於是我每次都上進,但每次的結果都是這個樣子的,我們自己也很難過。

她說:「我熱愛辯論,我把辯論當成我人生的全部東西,就跟社會上有些人把當總經理當成目標一樣,我們都為著自己想要的東西努力,但我們的能力有極限,也總有被卡住的時候,每次卡住的時候,最煎熬我們的就是上進心,我們努力了還被卡住了,那怎麼辦啊。

那種感覺就像,當我們看過越來越多更好的東西,當我們越來越追求上進的時候,當我們希望自己有更多的錢和更好的生活的時候,但我們卻還是有時候夠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只能不斷地踮起腳尖一遍遍嘗試,到最後被生活、被上進心壓得喘不過氣,變得越來越不快樂。

胡建彪說,顏如晶之前是一個不那麼有上進心的人,她好好學習,只因為她是個學生,她好好工作,只因為這是她該做的,她對什麼沒有特別的要求,不論問她什麼,她都會說「隨便啊」。

直到遇到了辯論,這個傢伙竟然會因為只得了亞軍而哭得很慘。我想,現在的如晶肯定比以前那個總說「隨便我無所謂」的如晶多了很多的不快樂。

就像讀書時候的我們,也從來只是本本分分地把自己當成一個學生,是因為老師和家長的要求和期望,我們才要好好學習的,跟現在我們想為自己奮鬥的出發點不一樣。

我們以前搞砸一件事,擔心父母老師失望,是因為怕他們難過失望而難過,但現在的我們不一樣,擔保人是我們自己,我們承擔著所有的風險和責任。

所以,當我們越來越長大,自我發展的意識越來越強烈,愈發明白這個世界除了自己沒人能對你負責,隨便的一個碰壁最直接傷害就是我們,我們變得越來越不快樂了。

我覺得「上進心」這個東西既是鎧甲也是軟肋,你想要的東西、你的上進心督促著你不斷的向上,擁有很多的後勁,讓你一往無前,但倘若你一次兩次都未達到你的上進心想要的高度,同樣的,你也會很難過很失望。

而我們擁有越來越多,但卻變得不快樂的主要原因也是,我們沒有妥善的處理好想要的東西和自己現狀之間的聯繫,我們沒有合理的安置自己的上進心。

哪怕我們變得越來越好,我們現在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我們的生活在別人眼中越來越好,但就是這麼努力上進的我們卻也真的越來越不開心。

周圍人注視的眼光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人希望你能做出一番事業的人,更關鍵的是,你由被動的學習變成自發性的努力向上,你自己也想努力做出一番成績出來,但凡任何事一旦加上個人主觀意志,加上你的個人期望,在某種程度上也能成為你們不開心的原因。

就像現在的我們,做著別人眼中看起來不錯的工作,有一份還算優渥的收入,相比學生時代,對我們的人生和未來有了更多的掌握權,可是越往上走我們越不懂得放過自己。

我們固執地想要達到我們要的層次,倘若不能我們便死磕到底,說實話這是一種不錯的上進精神,但如不能處理得當的話,只會成為你的負擔。

誠然無知者無畏,但在這裡,我也不是勸導大家放下上進心,那也是不可能的,顏如晶在辯論的最後說了這麼一句話:「執中學長這幾天一直在教我一句話『我們要知道很多事情不是高下之分,無非只有左右之分

而這句話我是這麼理解的,當我們在工作生活學習中遇到卡殼的時候,當我們覺得生活的壓力讓我們踹不過氣的時候,我們偶爾換個角度看一下這個問題,也許這個難題你啃不動,啃下去很累,那就換個方向。

也許我在文化圈成為不了那個寫得最好的人,那我就去當工作中的女強人;也許工作上的錢我拿得不是最多的,但是家庭生活我是最幸福的;也許我不是老闆最賞識的那一個,但我是人緣最好、工作得最開心的那一個。

只要我始終保持熱愛生活的心,只要我真的有努力去生活得更好,那就不用過分的去苛責自己,把自己弄得悶悶不樂。

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里有一句話:「我用盡了全力,過著平凡的一生。既然怎麼努力最終都只是平凡的一生,倒還不如換個平常點的心,過快樂的一生。

我對待人生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則是:乾脆愛人,熱鬧生活。那也祝你們同樣擁有乾脆快樂的一生。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