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尋找貓咪~QQ 地點 桃園市桃園區 Taoyuan , Taoyuan

Zi 字媒體

1.前言

去年九月借7.0的契機,本年邁的萌新入了坑。為什麼說年邁的萌新這個是有說法的。魔獸從公測的時候就一直關注,但一直沒玩(當時還是學生,真的是沒什麼條件玩),還有一段時間被同學逼著喝了一段時間的可口可樂說能兌換小火龍什麼的(我其實愛喝百事啊喂)。《電腦樂園》是我最喜歡的雜誌,有至今有一篇攻略還記得,是獵人單刷厄運之槌的。

(怎麼樣,這個B裝的是不是很沒味道)

中途其實試玩過一個人類牧師,遊戲下了好幾天,做個任務就是懲擊小怪,還在洞里老被狗頭人打死,跑屍又那麼遠,放棄

以上這些錯誤的經驗導致我7.0剛入坑獨自練級的時候吃了大概幾百塊錢的虧

。我承認我7.0的附魔是按舊版本攻略,還是德拉諾之前的攻略練過來的,那低級材料又貴又少,賣了幾張卡才練到600,中間還有一次半夜懵了買了奸商放的13萬金的一個天界精華

。之後乖乖去安了Ah的插件。

至於半天沒找到天賦樹什麼的我都不想吐槽自己了,百度倆小時發現說沒了什麼的

2.破碎群島練級記

儘管海灘的戰役很有史詩感,但架不住對雙方陣營的領導人潦草的隕落。在漫長的破碎群島練級過程中被機制的牛頭人設計的電梯坑過,也被風暴峽灣那個寶庫的一地小墳頭吸引過

更被那幾個地精騙了一路任務拿了個天真的稱號。

最終在即將滿級的時候被一個拖家帶口的獵人加進了公會。而早有耳聞的是,魔獸的滿級意味著這遊戲的剛剛開始。(而7.0更甚之)

3.無助

剛滿級的第一周,混跡於隨機5h中,每天都會把隨機5h全打一遍,然後百無聊賴。

滿級第二周,隊伍查找器進了一個M艾薩拉的隊伍,大蛇滅到散。接著又打了一周的隨機的5h。

滿級第三周靠著隨機5h的戰火和泰坦,裝等到了848,總算打m本會有人組了。

第四周,第一橙 ,諾甘農的遇見。第一次打英靈殿,中途還掉了一個。最後在奧丁那裡,我被打哭了,那個時候沒有氣流對加速奧來說非常不友好,一躲技能就斷加速。奶騎在旁邊打字:法師加油啊,你才打了8萬。最後滅了幾把,dht說他叫自己朋友術士來幫忙。果然ss來了之後一個嗜血就打通了,與此同時術士的偉岸形象就留在我腦海中了,那腦殘箭真是太帥了。所以你們一直說7.0術士怎麼怎麼樣我一個字都不信的。開箱子,哇,傳說。術士:我大米刷了兩周一橙沒出,別人刷個M本也能掉橙。

但是,大米是什麼東西?我一點都不知道。

4.黑鴉與木樁

因為奶騎的話讓我很無地自容,每天下班都會回到大廳打1小時木樁。逐漸把輸出循環養成了肌肉記憶。另外我發現,黑鴉是個好本,因為能a到三十多萬,就不會再被隊友嘲笑了。所以此後的三個月,我就天天打黑鴉,難度也慢慢從M到M3再到M5.6。所以經常就會有人問我,你這麼喜歡打黑鴉是不是有什麼核心裝備在這裡,我只是尷尬地笑笑。

5.融入公會的契機

那是一波公會組織的H翡翠伐木,我868了達到要求可以進團了。但那次因為小號帶的太多隻打到了塞納留斯,雖然沒拿到裝備,但很開心總算有一點h的經驗了。此後每天都會上yy,聽他們在yy聊天打大米,一併期盼著下個周日的到來。

6.你不變強,怎麼會有人跟你玩呢

這是一個悲哀的事實,人們通常會記住那些名列前茅的人和表現最差的人。所以那些9到12名的dps沒有印象的。低層黑鴉已經無法讓我再提升裝備了,集合石掛自己的鑰匙自強沒人來,去打別人的票沒人要。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為了拿到低保我走上了消費當老闆的路。而最後是打個klz全通非龍隊也能進隊伍了。同時在公會裡不再是問個問題都沒人理的狀態了,而不再是個空氣人了。只可惜,7.1一刀,加速奧去了天國。

7.暗夜要塞

春節一到,在大團開荒完pt要塞后,陸陸續續就有一大部分人因為各種A掉了,期間我咋是花了非常多時間在遊戲里,裝等提升也很明顯算是走在了公會前面。而春節之後,h要塞的開荒也上了日程。開荒進度很慢,而且夾雜著大量的爭吵,因為爭吵核心圈子裡的人有人A了有人轉服了。最終,還是自稱老年休閑團我們在春的尾巴推倒了h狗蛋。

8.悲傷鏡像

如果有個人和過去的你很像,看著他的遭遇,那你會為他(為自己)感到難過嗎?

這是個盜賊,這裡先稱他為z,在翡翠末期加入公會,首橙護肩,但奈何初期玩的不好打的很低很低。打本沒人帶,就是翡翠也沒帶他幾次。但在會內地下城排名他總能到驚人的層數。於是乎,他裝備提升也很驚人,但依舊打不高,很快成為公會標杆。他打不高,但一直在練,經常在farm期被嘲笑跟T彪dps。有時候話說的很過分,他也因此崩潰過,但之後他變得更堅強了。經常自己黑自己,yy中也因為他氣氛變得活躍了很多。

我不知道別人是否能理解他,但我能體會到的是他所戴的面具是有多沉重。

9.金色5月

暗夜要塞進入了h的輕鬆farm期,同時因為7.2的到來,不少會裡之前A掉的人回來了,一輪輪的強插把重返艾澤拉斯的戰友都插了起來,從而公會向M前4發起了挑戰。

而盜賊z則整個5月和公會大法師校董開了一個月艾薩拉特快,拿到了一身泰坦全能精通裝。校董是個非常傳奇的大法師,但這裡先不談他,因為會裡幾乎人人都上過他 的車,他在艾薩拉烤熟的螃蟹能把艾醬和阿醬連起來。

我的奧法也終於在第七橙和第九橙拿到了核心(妥妥的非洲人啊喂)。之後起了血dk和奶騎體驗不同團隊角色,感覺不論是不同角色下的遊戲視角是不一樣的,更能理解非dps位置的大家平時的一些抱怨了。

感覺一切欣欣向榮是嗎?那我就把我dk和奶騎的H要塞首通情況說下,dk,儘管冰血雙巔峰,裝等也904了,還是去消費了H要塞才有資格進公會團學習t經驗,更甚在插會長的熊T的時候,一需多貪,dk沒拿到一件裝備。奶騎則是在盜賊z開的野團中拿下h首通。

9.盜賊的蛻變

五月之後的公會團,基本在盜賊z的積極呼籲下,組人基本要靠他yy喊,qq叫這樣才能把人弄齊。在這種團本過程中,對boss技能的熟悉記憶中他具備了一個基本團長的能力。

在本7.2.5,他的敏銳專精大放異彩,而他也在公會團之外開的小號獵人野團(也帶了兩個公會常玩的)8h的成績遠超公會4h的進度。

就是這周一,我為他由衷的祝賀,不論哪一點, 他比我這個懶人做的好多了。周一中午我提前跟他約好晚上把這周15的低保打了,他在yy笑著答應。

10.噩夢

晚上到家,盜賊z自己在野團開荒h雞蛋。我上線說,我等你打完,我們去打低保。隨後便跟公會另一波人去打票了,打出一張13的群星。同時盜賊z過了雞蛋有了成就。我跟他還有另外一個經常一起打本的x準備一起去打15迴廊,就我們三個dps他就把鑰匙發公會裡了,也在yy和公屏里問了有沒奶,t想來的。這個時候,我看了一眼,大頻道沒幾個人,會長和帶著幾個人在別的頻道帶會裡新來的小姐姐在打本。

那就在集合石組人吧,等我們組齊了人進了本,會長帶著奶和一個dps回到頻道質問我們,為什麼不帶自己人打。一路打一路分神,六神無主這個成語在此處看的最為深刻,野隊的T奶時常詫異我們怎麼就突然不躲技能了秒躺。

次日,會長帶奶退了qq群,奶在離開之前留下了一段非常惡毒的言論。大意是,我們這麼肝怎麼會來他們這個老年休閑團,為什麼這麼喜歡裝B去拿雞蛋的首周成就(我和盜賊z都拿了),他們累死累活帶一幫白痴打本,而我們還偷偷打掉他們的低保云云。我當時就炸了,15迴廊我一早就約了,公會yy都叫了,沒人來對不對。退一萬步而言,幾個當事人都是撈月狗上的公會柱石,我們錯了,立馬把再打一張出來不可以嗎?跳著腳罵,我們究竟算自己人嗎?更何況這是你們的會,你們一言不合就退群就說a就不管了這是公會管理該做的事嗎?對大家的心血負責嗎?

我想不通,然後炸了,爆炸了,三個號全部退了會。晚上跟z聊,看樣子他也退了,跟他一起farm了要塞前三,然後回到破碎海灘,瓦王沃金犧牲的地方,開出了奧法最後一橙。

從開始到結束,整個奧法生涯在公會中度過,到頭來,除了這些橙裝什麼都不剩。

在那以後,我並沒有A,我和盜賊朋友轉服去了盜賊朋友的公會。平日里小打小鬧也認識了不少安蘇的新朋友。

後來有一天,在yy里談起的時候,盜賊他說「那是我的第一個公會,真的是很有感情的。」,對我何嘗又不是呢。幸運的是,儘管發生了這樣那樣的事,我們並不是那樣孑然一身地就離開了,畢竟在那裡也還是有很多的好朋友的,和朋友們的聯繫也一直有保持,也會時常聚在一起打打大秘什麼的。

我們總會遇到新的人,結識新的朋友,也會漸漸遺忘一些人,一些事,我相信到最後留下的就是我們在這個世界最珍貴的回憶。

最後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非常感謝你們的理解。這種溫暖就像艾澤拉斯初升的太陽,溫暖著在這片土地上奔波的我們,感謝你們。

網路配圖,圖文無關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yidianzixun 提供 原文連結

寵物協尋 相信 終究能找到回家的路
寫了7763篇文章,獲得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