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藝術的絕響:北魏造像題記書法 | 走尋

藝術的絕響:北魏造像題記書法 | 走尋

紛爭的亂世

造像書法卻未因硝煙不止

而失去藝術的光華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它的創作者

竟全是一群不知名的工匠

三國是一個紛爭的亂世;自三國到魏晉、南北朝,這個長達三個半世紀的大地,硝煙未曾熄滅;奇怪的是,在如此兵連禍結、風雲激蕩的年代,藝術的精彩紛呈卻尤為引人注目。

佛道兩教在的蓬勃發展,引發了宗教藝術的興盛,於是,寺院郁起,造像迭生。其中典型的案例就是各種石窟。

張相造像記

著名的四大石窟全部開鑿於魏晉南北朝時期,以後列代均有修繕、新增。最早開工的是敦煌石窟,開鑿於東晉永和九年(公元353年),這一年,王羲之在浙江紹興蘭亭呼朋喚友、曲水流觴,寫下了千古名篇《蘭亭集序》。

30多年後,後秦政權在甘肅天水開鑿石窟,是為麥積山石窟;北魏拓跋氏立國之初,就在大同開鑿雲岡石窟,到了孝文帝遷都洛陽后,又在新都南麓開鑿龍門石窟。這四大石窟成了那個時代崇佛、信佛最直接的證據。

原本,三國時期曹操曾有感於漢代立碑之盛,頒布了禁碑令,使得南朝書法多以法帖流傳,以尺牘、書札等墨跡為主。如少數《呂超靜墓誌》《蕭融墓誌》等墓誌石刻形式,也以各種方式轉入地下。

慧榮造像記

北朝承漢遺風,碑版、墓誌流傳廣泛,加之北朝佛教更進一步的興盛,以建造寺塔和鑿造石窟造像為功德,因此,造像題記、摩崖刻石、石經、石柱等石刻書法遺存豐富,自北魏至北周,數以千萬計。這些品種繁多的石刻書法爭奇鬥豔,絢麗多彩,成為自漢以來石刻書法的第二個高峰。

造像題記以洛陽伊闕山龍門石窟的北魏造像題記為代表。現在已發現的龍門石窟題記有三千多品,其中半數以上是北魏時期的。

亻止寺造像記

清代中後期,書家為提倡魏碑,從數以千計的龍門造像記中,精選出北魏時期有代表性的二十種,合編為《龍門二十品》,其中《始平公造像記》《孫秋生造像記》《魏靈藏造像記》《楊大眼造像記》等四種最為精妙,號稱「龍門四品」,是魏碑書法的代表作品。

北魏造像刻石行業的極其發達,僅從北魏立朝一百多年竟留下二千多方造像記中可見一斑。二千多方造像記中許多與《龍門二十品》迥異,有的與晉唐書法近似,這說明以造像刻石為業的多是漢人,且多是下層文人所作,不少石刻文字工匠參與其中又進行過二度創作。有些作品就是由工匠直接鑿刻而成,雖然缺少法度,卻有率真之趣。相反,北朝墨跡留傳很少,史籍中有書名的書法家也遠遠少於南朝。

王安定造像記

多年以來,《龍門二十品》出於何人之手,是刻手自書自刻,還是與行業中的書手合作而成,多數不得而知。

但刻工於其中的創造是明顯的:稜角分明、斬釘截鐵的筆畫,純為鐵刃大刀闊斧、不加修飾地鑿出的。這些叮襠鑿成的斬截利落的粗獷線條,有游牧民族栗悍之氣,反映出時代的審美風尚。

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刻工們的創造,寫下了書法史上瑰奇的一頁,給書法藝術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具有相當高的藝術價值。

安定主為女夫閭散騎造像記

比丘道匠造像題記

比丘惠感馬為亡父母造像記

馬振拜造像題記

比丘惠感造像

比丘惠榮造像記

比丘靜度頭造像

比丘尼法行造像

比丘尼法文法隆造像記

比丘尼僧達造像記

比丘僧力僧恭造像記

比丘釋法興造像記

慈香造像記

黨法端土資造像記

董方祖造像記

董僧智造像記

法行造像

法義兄弟造像題記

樊可憘造像

犯允造像記

佛弟子白造像

佛來鞠造觀音像題記

廣川王祖母太妃侯為亡夫廣川王賀蘭汗造像記

韓顯祖等造塔像記

賀蘭汗造像題記

黃石崖石窟造像

劉洛真兄弟造像記

邏陽主和道恭造像記

蒙顯達造像記

清信女宋景妃造像記

汝南王修治古塔銘

沙門惠誇弟李興造像記

始平公造像記

司馬解伯達造像題記

松智靜造像

宋景妃造像記

蘇方成造像記

孫秋生造像題記

王史平吳造像記

王永安造像記

魏介媚光造像

毋丘儉紀功碑

孝昌侯阿仁造像

楊安族造像記

楊大眼造像記

邑主魏桃樹等造像

雲陽伯鄭長猷造像題記

張世安造像記

祖上僧敬等多人造像記

/

走尋作品,歡迎轉載

關注走尋

zouxun1949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