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手機「第二卡槽」燃戰火 運營商過度競爭?

手機「第二卡槽」燃戰火 運營商過度競爭?

甚囂塵上的全網通之戰終於牽動監管入局。近日,四川省通信管理局發布《關於電信公司虛假宣傳、詆毀宣傳的通報》,認為四川電信宣傳的「全網通國家標準」屬於虛假宣傳,且通報闡述,四川雅安電信在宣傳中將印有移動LOGO的手機稱為假全網通手機,為詆毀宣傳。四川省通信管理局責令四川電信整頓。

但緊隨其後,電信四川公司發布《關於六模全網通手機成為國際標準的聲明》,稱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網通手機佔比已經達到80%,並表示將啟動真全網通·系列消費者回饋行動,維護消費者的知情權和自由選擇權。

顯然,持續了數月的「真假全網通」話語權之戰,仍將繼續。用戶紅利消失,可見的增長空間越來越少,發展用戶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任何與「用戶增長」有關的空間里都擠滿競爭。

全網通的戰火,燒在消費者的雙卡雙待手機上,三大運營商「第二卡槽」上演愈演愈烈的攻防戰。

第二卡槽戰火

根據工信部近日發布數據,截至2017年6月30日,移動電話用戶總數已達13.6億戶,幾乎與人口總數持平。其中,4G用戶數達到8.88億,佔總用戶比65%。

13.6億總用戶中,移動貢獻8.66億,佔比63.7%。8.88億4G用戶中,移動貢獻5.937億,佔比66.9%,電信、聯通之和,尚不及移動一半。

2013年,TD-LTE制式4G牌照發放,電信、聯通選擇等待更有利的FDD LTE牌照,而移動則憑藉有利的TD-LTE制式開啟4G時代,網路建設、終端產業鏈、用戶數均迅速一騎絕塵。2015年之後,愈發弱勢的電信、聯通開始結盟,在終端資源、營銷宣傳、網路建設等領域互通資源,聯合抵制來自移動的壓力。

根據2016年底的數據,移動、電信、聯通分別擁有4G基站151萬、89萬、74萬座,考慮到頻率資源不同,后二者網路覆蓋水平已基本與移動持平,網路質量不存在明顯差異。而且,在2014年iPhone 6 Plus掀起全網通潮流之後,主流旗艦機均已實現同時支持三大運營商網路,原本制約電信業的終端產業鏈也不再是障礙。

雖然用戶數差異頗大,但三大運營商的網路能力已經處於同一起跑線。在移動已經坐擁67% 4G用戶的情況下,電信、聯通必須思考如何從移動口中奪食。在手機號已經與支付、社交、出行緊密綁定的形勢下,消費者換號成本日益增加,唯一的機會是給消費者提供增加一個號碼的需求。

電信、聯通的切入點,是「永遠不夠用」的流量。2014年至今,移動用戶人均流量從155M增至700M,增幅350%,而流量價格僅下降約50%。藉助雙卡雙待全網通手機,電信、聯通可以向移動用戶提供遠低於市價的流量卡,消費者使用移動主卡時,仍然可以使用聯通、電信手機卡上網,未來甚至可能「小三轉正」。

此商業模式迅速點燃了通信市場,電信、聯通迅速推出了各種超低價、大容量流量卡,甚至無限流量,移動緊隨其後推出相應產品。而且,騰訊、阿里、百度、滴滴、優酷等近百家互聯網公司與三大運營商合作,推出定向資費套餐,各種「王卡」、「寶卡」批量問世。

但攻防戰總是同步上演,移動緊急修改了與終端廠商的定製機方案。修改後的移動定製機,在使用移動主卡時,電信、聯通的手機卡只能訪問2G,此舉直接封上了電信、聯通的大量目標市場。

在3G時代、4G初期,通過定製機增加用戶黏性是運營商常用的手段。但此次移動的反擊被對手稱為「閹割版全網通」,真假全網通之爭瞬間席捲整個通信市場。2017年6月,黑龍江省份電信、聯通曾因此向當地通信管局投訴移動,稱後者「擾亂通信市場秩序,壟斷通信市場」。

定製機之爭

需要指出,移動向終端廠商、銷售渠道提供數百億資金補貼,對於合作定製機擁有絕對話語權。

2016全年,移動終端銷售收入850億元,電信、聯通分別收入346億、332億元。運營商銷售終端均採購自終端廠商,2016年,移動、電信、聯通從終端廠商採購終端的成本分別為 873億元、329億元、365億元。同時,2016年,三家運營商分別向消費者提供終端補貼101億元、93億元、30億元。除此之外,移動向社會渠道支付的傭金也遠高於電信、聯通。

龐大的現金流決定了牢固的話語權,與移動合作不暢的手機廠商很可能瞬間失去補貼、渠道支持。因此,電信、聯通只能擴大宣傳,寄希望通過消費者意願反制移動定製機的策略。

然而,「保護消費者知情權」的大旗似乎並未得到消費者響應。根據近期多省通信管理局發布的2017年二季度服務質量報告,幾乎未發現消費者對「閹割版」定製機的投訴。消費者對運營商的不滿,仍然集中在變更業務問題、未經許可扣費、惡意扣費等長期存在的問題。

而且,需要指出,雖然三大運營商不斷加大渠道投入,但運營商終端銷量卻已經開始下降。財報顯示,2017年Q1,三大運營商定製機銷量均大幅下降。其中,電信終端銷售收入82.33億,同比下降6.8%,聯通終端銷售收入75.79億,同比2016年Q1的103.65億下降27%。移動銷售終端231億,同比2016年Q1的259億元下滑10.7%。

「這已經是過度競爭,用戶紅利消失之後,這種惡性競爭在電信行業不斷上演,最終都是拖全行業下水,作繭自縛」,一位運營商資深人士向記者分析:「這種競爭消耗的是運營商好不容易建立的渠道、終端產業鏈的生態體系。」

事實上,在運營商爭奪第二卡槽之時,部分手機廠商已經在研發無需傳統手機卡的終端。此前,蘋果、三星都曾多次協商推出電子SIM卡,此舉可以讓手機、平板、物聯網用戶能夠不再綁定於某一運營商,實現迅速切換運營商。隨著越來越多的手機公司考慮這一模式,終端與運營商脫離關係,似乎並不遙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