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媒稱特朗普面臨棘手挑戰:亞洲離心 中東亂如麻

美媒稱特朗普面臨棘手挑戰:亞洲離心 中東亂如麻

原標題:美媒稱川普面臨棘手挑戰:亞洲離心 中東亂如麻

參考消息網站11月10日報道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1月5日發表題為《下任美國總統將面臨一個麻煩四起的世界》的文章,作者為妮科爾·高埃特與埃莉斯·拉博特,編譯如下:

在一場你死我活的激烈競選運動之後,下一任美國最高指揮官將繼承一個面臨著幾十年來最棘手外交政策挑戰的世界。

總統時局值班室的會議將聚集世界各地的熱衝突、冷衝突和正在醞釀之中的衝突,而在此時此刻,俄羅斯和謀求更大的國際影響力,網路攻擊變得越來越具有破壞性,美國的長期盟友對華盛頓的支持憂心忡忡。

在中東,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衝突正在重新點燃宗派緊張局勢,並向整個區域和歐洲發送破壞穩定的難民浪潮,而難民潮的存正在改變這些地區的政治動態。

由於不可預測的朝鮮領導人正以驚人的速度提升其核武庫,亞洲正在觸發警報。正在南海挑戰美國的力量,而俄羅斯正向北約大門口部署具有核能力的導彈,並在敘利亞反對美國。

有可能的「早期挑戰」

「我預計會有早期挑戰。」美國捍衛民主基金會執行董事馬克·杜維茨說。

杜維茨預計,在伊朗問題上美國會面臨「強有力的挑戰」,並表示新「政府將必須準備完整的反應方案」。

其他分析人士也預測會有來自歐洲和亞洲的早期考驗。在俄羅斯,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對前國務卿希拉里·柯林頓沒有好感,他認為正是柯林頓在2012年煽動了針對他的抗議活動。關於朝鮮的記錄顯示,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或者之後的一個月它有可能會有挑釁行為——導彈發射或者核試驗。

車維德曾是喬治·W·布希總統的首席朝鮮問題顧問,現任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他說:「朝鮮人肯定會挑戰下一任美國政府。」

車維德和其他人表示,朝鮮是美國下一任政府面臨的最艱巨挑戰之一。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9月份進行了第5次核試驗,標誌著他積極追求核武器,尋求能夠把核彈頭打到美國大陸的導彈能力。

歐巴馬政府的保持戰略耐心的政策(包括制裁、國際孤立和艱難的會談)沒有能夠制止朝鮮。「(讓朝鮮)放棄核能力的概念,無論是什麼,都無望成功。」國家情報局局長詹姆斯·克拉珀在10月份承認。

「這個問題比8年前糟糕得多。」車維德說。他表示,這將需要下一任政府採取果斷的措施。

與爆發冷戰?

車維德表示,對朝鮮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將很可能會惹怒,因此「它更可能像是與在該地區爆發冷戰」。

北京正在越來越多地利用其軍事實力來強化其對南海爭議水域的主權聲索,美國則堅持認為,這些水域應該繼續對國際航行開放,並且得到和平解決。

克拉珀在外交學會發言時指出,在包括太空在內的許多方面都有「廣泛的軍事現代化方案」,他認為在太空方面的發展「既令人不安,又令人印象深刻」。

一位前任高級政府官員表示,下一任總統將必須與這樣一個打交道,即「感覺就像是他們的時代」,並打算利用像20國集團這樣的機構來挑戰美國在全球秩序中的領導地位。下一任總統的挑戰將是,在應對北京的咄咄逼人的同時尋找共同點。

下一任總統還必須重振與亞洲的關係。在亞洲,像韓國這樣的核心盟友正在經歷政治動蕩。美國在亞洲一些地方要做一些修復性工作,例如在菲律賓。怒氣沖沖的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似乎正在讓他的國家遠離華盛頓而投向北京。

美俄緊張局勢加劇

華盛頓與莫斯科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了,因為在過去8年間,普京大力壓制美國的全球力量,「吞併」克里米亞,在東烏克蘭維持低烈度衝突,威脅北約在波羅的海地區的盟友,支持美國反對的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

普京已經遠離軍控以及與美國達成的不擴散條約,威脅在華盛頓的北約盟友波蘭和立陶宛後面的加里寧格勒部署可用於搭載核武器的導彈。俄羅斯還在美國競選期間對民主党進行了前所未有的網路攻擊。

「一年前我會說,這一關係是自從冷戰結束以來最糟糕的,但現在變得更糟了。」喬治敦大學歐洲、俄羅斯和東歐研究所所長安傑拉·斯滕特說。

伍德羅·威爾遜中心凱南研究所所長馬特·羅堅科西說,隨著緊張局勢加劇,溝通渠道崩潰了,這種情況很危險。羅堅科西說,下一任總統面臨的風險之一是,俄羅斯在諸如喬治亞、烏克蘭和摩爾多瓦等國家利用凍結衝突來施加影響,但是這些衝突「可能演變成戰爭」。

俄羅斯也在中東拉攏美國的傳統盟國。在華盛頓在該地區的關係嚴重緊張的時候,俄羅斯則在積極拉攏埃及和土耳其。

一些阿拉伯國家(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和葉門)已經四分五裂,而其他一些像埃及這樣的國家也是問題重重。諸如「伊斯蘭國」、「沙姆支持者」組織和「基地」組織等跨國恐怖團體正在填補權力真空。與此同時,伊朗繼續支持該地區的恐怖主義集團。

繼承一個混亂的中東

總之,下一任總統將繼承一個克拉珀稱之為「一團糟」的中東。

克拉珀說,在過去八年中,美國在該地區的關係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將需要重建。

曾與美國合作的專制領導人,無論是友好的還是對抗性的,都已被清除或者成為敵人。歐巴馬總統和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之間的個人仇恨使得美以關係緊張。

歐巴馬不願武裝敘利亞的溫和派叛軍,並且決定不對敘利亞政權使用化學武器執行「紅線」,從而激怒了美國在海灣地區的傳統盟友。

美土關係遭到損害

美國與北約盟友土耳其之間的關係也遭到破壞。最近,土耳其政府指責一名美國居民在7月份策劃了政變企圖,並希望華盛頓引渡他。到目前為止,美國一直拒絕這樣做,從而加劇了土耳其對美國的不滿。在此之前,土耳其已經對美國支持下的旨在將「伊斯蘭國」從伊拉克趕出去的軍事行動感到憤怒。

土耳其仍然堅決反對美國在敘利亞與庫爾德人武裝的合作。安卡拉稱,這些武裝與恐怖分子有聯繫,但華盛頓認為他們是當地最有效的戰鬥力量。庫爾德問題將成為下一任總統面對的許多問題之一。

敘利亞和「伊斯蘭國」

俄克拉何馬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喬什·蘭迪斯表示,敘利亞問題將是下一任總統面臨的艱難考驗。

「在敘利亞將支持誰的問題上,我們必須要作出一些艱難的選擇。」他說。「如果我們支持庫爾德人,我們就疏遠了土耳其人。如果我們支持土耳其人和叛軍,我們就不得不升級與俄羅斯的衝突。」

下一任總統也將必須面對「伊斯蘭國」和其他極端主義團體的威脅,這些組織已使得敘利亞成為他們的孵化器。克拉珀說,「在未來很長時間內,將需要美國來壓制這些極端主義運動。」

克拉珀說,「伊斯蘭國」歷來具有「韌性和靈活性」。他說:「當我們最終把這個恐怖組織從其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現有據點趕走時時,它很可能變成其他東西,或者其他類似的極端主義團體將會產生。」

這種跨國威脅和其他威脅將需要第45屆美國總統與其他國家密切合作。最緊迫的問題之一是圍繞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在網路空間中的一系列入侵行為。一位前歐巴馬政府負責網路問題的官員說,這些挑戰是如此之新,以至於下一任總統將必須與其他國家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合作來定義一些術語。

「問題將是,它是網路戰,還是網路犯罪或者網路間諜,你如何回應?什麼是對等回應?」該官員說。「對於國家安全部門的人士來說,這些都是新問題。」(編譯/洪漫)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2篇文章,獲得232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