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採訪200義烏人,寫出「雞毛」狗血梗

採訪200義烏人,寫出「雞毛」狗血梗

張譯和殷桃分飾男女主角,被不少觀眾誇讚「演技好」。

電視劇《雞毛飛上天》沒有找「小鮮肉」出演,還選擇了在現實語境下有些冒險的現實主義題材,但製片人吳家平稱「雖然沒掙錢,但立了口碑。」他更是指出「影視劇不能都是迷幻藥,也要直面現實。」

對於被有些觀眾質疑的「全是套路」的說法,吳家平告訴新京報記者,橋段來自於真實故事,「這部劇的真實性,至少佔了85%」。

名字

《雞毛飛上天》這名字有典故

不少觀眾說就因為《雞毛飛上天》這個名字,差點錯過一部好劇。而吳家平說:「我們這個名字很有淵源。」原來1955年,蘇北地區有上千畝鹽鹼地,年年鬧飢荒。當地生產隊希望能早日改變落後的面貌。但是一些悲觀的人覺得,「這裡的鹽鹼地如果能變成高產糧區,那雞毛也能飛上天了。」俗話都說,「一地雞毛」,雞毛是飛不上天的。但是當地最終實現了糧食高產,當時毛澤東看到這份報告的時候,就在上面寫了一個批語:誰說雞毛不能飛上天?後來,上個世紀60年代,還有一部電影拍的就是這個事情,就叫《雞毛飛上天》。而義烏的這些浙商,的確也讓「一地雞毛飛上了天」。

題材

雖然不掙錢但還是想拍

談到為什麼會在IP劇、玄幻劇盛行的現在,選擇拍攝現實主義題材,《雞毛飛上天》的製片人吳家平認為:「如果從商業上講,影視劇好像都應該是拍大IP,用小鮮肉、小花,自帶流量的人,但是影視劇不能都是迷幻藥,我們也要直面現實。」

當然,直面現實會很痛苦,「風險很大,現實題材目前本身就不被看好,因為我們講的是改革開放這40年,不是那種輕鬆的故事。」

之所以選擇義烏為著眼點,是因為吳家平覺得義烏這些人非常具有代表性,也非常值得去描繪。「雖然題材以及沒有流量明星的班底,從商業運作的角度看起來有些冒險,但是收視率和口碑證明我們沒有選錯。」

回想起當初投拍這部戲的過程,吳家平感慨「如履薄冰,每個環節都是坑」,過多的心酸他如今也不願多說,「當時很多人都認為《雞毛飛上天》播出去就是『一地雞毛』。後來看到好多90后觀眾也很喜歡這個戲,我特別欣慰。雖然這部戲不一定掙錢,但是我覺得是立了個口碑,通過這部戲,我知道了觀眾是接受這種題材的電視劇的。」

劇情

棄嬰、絕症、內鬥,梗梗有原型

《雞毛飛上天》共55集,從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一直講述到現在,跨度40年。張譯飾演的陳江河從為維持溫飽,走街串巷吆喝「雞毛換糖」的游商,變成跨國公司的總裁。這期間,除了必不可少的商業奮鬥史,「棄嬰梗」、「絕症梗」、「三角戀梗」、「豪門恩怨梗」、「父子反目梗」讓不少觀眾覺得劇情很眼熟。

對於這些常見梗,製片人吳家平說:「編劇採訪了200多個義烏企業家,還有幾十個外國人。橋段來自於真實的故事,都是義烏這些用雞毛換糖的人的真實經歷。這部劇的真實性,至少佔了85%。我們只不過是把各種人身上發生的事情,綜合在一個人物身上而已。」

所以,吳家平覺得,看這部劇,能讓大家了解到一個成功民營企業家背後的辛酸史。「既然都已經拍了現實主義題材,那就一定要真實地體現當下社會發生的事情,這樣才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選角

殷桃力薦張譯出演

劇本出來后,製片人、導演、編劇們一起討論,決定這部戲不用鮮肉和小花,一定要用實力派演員。「演員的職業素養,我是一定要考量的,還有演員跟劇中人物的匹配度我也要考量。」製片人吳家平說。

這部戲的導演余丁在接受採訪時也說過:「很多戲因為演員檔期緊張,來了之後就演戲,什麼也不說、不交流,演完就走。這和我們團隊不同,我們要求每一位演員,對每一個細節都不能苟且。演員頭一天要做準備,第二天現場要討論,演員之間要不斷走戲、調度,一點點磨合。」

在選角色的過程中,也是很多人來了又走了,「這其中不乏一些影帝級別的演員,但是最後我還是覺得張譯跟殷桃是最合適的人選。」製片人吳家平說,「這個軍功章里有殷桃的一半。因為殷桃是一看劇本就堅決要演這個角色,跟我說她一定能演出一個不一樣的駱玉珠。張譯出演陳江河,得益於殷桃的推薦和堅持。中間也有一些很當紅的人來,最後證明張譯來演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選擇。」

結局

不用擔心爛尾驚喜在後面

《雞毛飛上天》馬上就要迎來大結局。有些觀眾擔心,會不會虎頭蛇尾?製片人吳家平劇透——後面更精彩!「這兩天播出的是這個家族二代的戲,如果按照討好觀眾的做法,結尾應該是二代經營得很好,風生水起的劇情,但是任何人的成長必須有蛻變,老一代人的成功不能代表二代就能成功。同時,我們在陳江河和駱玉珠的老年,做了一個很不錯的設想,從輝煌歸於平淡的時候,我們要什麼,是一個怎樣的狀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