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薪資地位與工作不匹配,幼師出路在哪裡?

薪資地位與工作不匹配,幼師出路在哪裡?

(圖片來源:pixabay)

芥末堆 熏熏 7月31日報道

「人們把自己的寶貝送到幼稚園,接受學前教育。然而,與孩子們朝夕相處的幼稚園老師的生活狀態,有多少人關心過?」一幼稚園園長感嘆,「幼稚園老師對孩子的悉心照顧是工作常態,反倒是極少數幼師虐待兒童的個例,加大了社會對整個幼師群體的誤解,從而加速了幼師群體的流失。」

幼師背負著家長們很高的期待,同時面對著極其耐心細緻工作需求,以及高強度工作壓力,卻又面臨著收入少,社會地位低的尷尬處境。如果幼師待遇問題不解決,幼稚園行業將難以取得長足發展——這已成為很多幼教從業者的共識。

從2010年開始,政府逐漸加大對學前教育領域的扶持力度,越來越多的商業機構也開始服務於幼稚園行業,幼師的待遇問題逐漸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整體來看,現階段幼稚園教師待遇、社會地位等多個方面,與中國小、大學教師相比,與其他行業相比,都有待提高。

「提高幼稚園老師的待遇」也逐漸成為了社會共識,但採用哪種措施更能有效地解決幼師待遇問題?芥末堆採訪了多名幼稚園相關行業人士,目前主要有兩種觀點——一是政策推動,二是市場主導。

一、政策是根本推動力

一位專門研究學前教育的學者認為,佔全國幼稚園總數超7成的民辦園,其師資水平與公辦園相距甚遠,公辦園師資招聘採用有編製的招教考試,老師都是大專及以上學歷,部分經濟發達地區公辦園幼師素質非常高。不同來源的師資導致民辦園與公辦園老師待遇和地位之間差距巨大,從幼師待遇上看,民辦園比公辦園教師薪酬平均每月低1000-2000元。

除了工資待遇,幼稚園尤其是民辦園老師的社會地位也未被重視。由於歷史原因,2010年以前,國家對學前教育的投入非常少,不少人在觀念上未對學前教育給予足夠的重視,幼師不被認為是「老師」,而被稱為「阿姨」或「保育員」。

一名業內人士認為,「幼師的社會地位與工資待遇是相輔相成的,幼稚園尤其是民辦園的老師在社會地位上不被家長認可,幼稚園也沒有專門的職稱體系,只能遵從國小的體系,國家也沒有出檯面向學前教育的重要法律。」他認為,只有民辦園教師擁有和公辦園教師一樣的工資待遇和職稱評判體系,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幼師群體待遇問題。

依據已有的政策落實情況,從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和學前教育「國十條」為起點,國家對學前教育大幅加碼,大力推崇普惠制幼稚園,推行分三期執行的「學前教育行動計劃」。該業內人士認為,三年行動計劃在政策上對幼稚園進行補助,已經產生了顯著的積極效果。除了緩解入園難和入園貴的問題,反映到具體老師來說,在第二期計劃實施完畢以後,2016年西北地區幼稚園教師平均工資比10年收入翻一翻,民辦園骨幹教師待遇達到每月3000元左右的水平。

在此之後實行的政策,例如2015年的「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等,旨在為農村地區包括幼師在內的教師群體提供精準補貼。「雖然政策大力支持農村地區,但在落實時卻與預期效果有較大偏差。之前各級財政投入主要用於幼稚園資源建設上,未來可以逐漸將投入轉向對幼稚園師資等軟性資源上來,關鍵在於觀念的改善和重視度的提高。」

由於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程度迥異,部分先行地區如深圳、溫州等地,已經給予民辦園較大的扶持和鼓勵,隨之而來的是民辦園投資者及服務機構對民辦園投入的加大,教師待遇逐漸提高。但是,在社會地位方面,變化還不明顯。

整體來看,目前學前教育佔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已超過7%,與義務教育及高等教育還有較大差距,但未來政策的推進效果將是非常樂觀的。以第三期學前教育計劃為例,計劃提出重點支持貧困地區、困難群體和薄弱環節,通過生均撥款、專項補助等方式解決非在編教師待遇問題,要求將幼稚園教職工全員納入社保體系。在教師編製問題上,鼓勵地方政府通過採取核定編製、購買服務、區縣統一招考等多種方式解決公辦園教師編製不足,農村幼稚園教師短缺問題。

二、借市場力量改善幼師待遇

政策引導逐漸向好的趨勢和成果有目共睹,但是,基於龐大的民辦幼稚園比例及不同地區的顯著差異,全面落實尚待時日。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現階段通過商業機構的市場化手段,就可以有效解決幼師待遇問題。

他們認為,不斷發展壯大的民辦幼稚園集團是一種新的方式,即通過不斷擴展新的園所來實現幼師群體的流動和職業等級的劃分。

一幼稚園園長表示,作為一家地方性的小型幼稚園,基於自身限制,本身並沒有足夠的意願來擴大園所規模。但在大多數地區,家長選擇幼稚園的空間並不大,只能就近選擇幼稚園。口碑成為民辦園招生的主要途徑,做得好的幼稚園也隨之越辦越大,家長也願意付出更高的學費,幼稚園因此呈現集團化趨勢,隨之而來的幼師待遇問題則可以有所緩解。

還有業內人士提出另一種提高幼師待遇的方式,他們認為,家長十分願意為孩子的教育買單,但一個現實的問題是,家長的選擇空間太小,有些甚至沒有值得付費的途徑。在目前工資低、地位低的狀態下,經濟欠發達地區,尤其是農村地區難以吸引高素質的人才留下來,為此他們將目光瞄向如何提高當地已有幼師群體的素質。

由於幼師群體的流動性較大,園長沒有足夠的動力為幼師的職業成長買單,最願意為此付出的只是幼師自己。

除了面向幼稚園及中國小教師的教師培訓計劃之外,目前已經有機構針對幼師做資格評級,為幼師打造一套完整的學習及認證體系,同時作為一個平台邀請專家入駐來培訓教師,在平台上學習的教師可以根據測評實現不同的等級,優秀的教師便可以脫穎而出併產生自己的品牌,產生了後續一系列的更好的職業路徑。

等級較高的幼稚園老師可以去當地更加知名的幼稚園任教,也可以在一天忙完后單獨為有意願的孩子進行額外教育,從而賺取更多收入。這種方式針對教師易於推廣,但作為第三方機構的評級是否有足夠的公信力還有待驗證。

無論是政策的推進還是多樣化的市場手段,幼師待遇及地位問題逐漸受到各方面的重視對幼稚園行業是較大的利好。僅在幼師待遇問題上,市場化手段或許可以產生明顯的效果,但效果的普遍性存在疑問。在幼師社會地位的問題上,或許需要政策在為幼師「正名」上作出更多努力。政策推進與市場手段齊頭並進,兩者相輔相成將更快地促進幼稚園教師待遇及地位的提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