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珠峰登山季 全球80多位登山者通過西藏北坡線路登頂

珠峰登山季 全球80多位登山者通過西藏北坡線路登頂

浙江在線6月9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陳偉斌)日曆翻到六月,就意味著今年的珠穆朗瑪峰登山季基本已經過去。據了解,今年最後一批國際登山者已於近日撤離位於西藏定日縣的珠峰大本營。

記者了解到,尼泊爾在今年向外國人發放了有史以來最多的登山許可。而西藏境內,今年共有來自29個國家和地區的登山隊,300餘人在西藏境內衝擊珠峰,包括高山嚮導在內的173人成功登頂,其中登山者80餘人。這個數字與往年基本持平。

剛攀登過珠峰的溫州人潘正勝和湖州人王建斌也在上月下旬回家休整。據已知信息了解,包括這兩位在內,今年五月共有五位浙江籍登山者攀登珠峰。從西藏北坡登頂的王建斌冒險一搏,成功登頂。而從尼泊爾南坡攀登的潘正勝多少有點遺憾,因為惡劣的天氣,最終未能登頂。

拉練

攀登珠峰通常有兩大線路:位於尼泊爾境內的南坡路線和西藏的北坡線路。南坡線商業化開發更加成熟,線路相對平緩,所以很多登山者會先選擇南坡線。

四月上旬,潘正勝做好一切準備,抵達尼泊爾的盧卡拉。這裡,是從南坡登珠峰者的始發地。從盧卡拉出發,歷時兩天的徒步跋涉后才抵達珠峰大本營。稍作休整,拉練開始,主要是要讓登山者適應高海拔、地形和變幻莫測的天氣。開始的幾天,潘正勝需要在當地嚮導和教練的幫助下,進行冰川訓練和適應性拉練,從大本營到C1、C2、C3營地之間往返。

幾乎同時,準備從北坡登頂的王建斌也已經行動起來。此次登山中,從北坡登山的人共有22位,被分為AB兩個組,王建斌在B組。在拉薩集合后,身體素質較好的王建斌基本不需要適應,就很快前往了日喀則,珠峰就在這裡。和潘正勝不同的是,王建斌等人的適應性訓練是攀登日喀則周邊的幾座山峰。

直至獲悉天氣窗口臨近,王建斌才隨隊前往前進營地。

無論潘正峰還是王建斌,他們反覆在低海拔與高海拔區域往返拉練的最終目的,都在於等待天氣預報中的那個「窗口」——天氣,決定著他們最終的衝刺時間。而且這看似簡單的往返休整其實極不容易,除了要與天氣、高原反應和地理狀況抗爭外,還得儘可能維繫自身良好狀況。

在南坡大本營作最後休整時,為保證衝刺階段自身狀態能萬無一失,潘正勝就因為有些身感不適而乘坐直升機到加德滿都休息了幾天,幾分鐘的航程就耗費了他數萬元。

衝刺

潘正勝得到的窗口時間是5月19日至5月21日。王建斌得到的窗口時間則是5月22日或23日。獲得窗口時間后,潘正勝和當地嚮導以及隊員們商量后決定,越早越好。於是,他們計劃在19日早上登頂。

5月16日凌晨,休整了兩天後,潘正勝開始出發,並於當日下午抵達此前拉練過的C2營地休息。17日下午,抵達C3營地;18日下午抵達C4營地。

C4營地,是潘正勝從南坡衝刺珠峰頂的最後落腳點。雖然惡劣的天氣狀況讓潘正勝的最後一段路程極為困難,但他還是抵達了C4營地。

最後的衝刺開始於18日午夜,按計劃,潘正勝他們將在19日早上6點30分左右登頂。關鍵問題還是在於天氣,凌晨5點多時,他們也抵達了一個被稱為「陽台」的地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沖頂機會因為大風而一再錯過。他們的嚮導最終決定放棄沖頂,但對潘正勝和其他登山者而言,一旦放棄,有可能意味著將來再無機會,他們建議再堅持一會兒,或許天氣會好起來。然而好運並未出現,天氣狀況確實糟糕。潘正勝他們一直堅持到早上7點,最終,他們在8500多米處放棄沖頂,所有人立刻下撤。

比起潘正勝,王建斌則幸運多了。

5月17日出發,從6500米到7800米,再到8300米的衝刺集合點,王建斌所在的B組11人和11名協作人員,都安全抵達。

不過他們卻堵在了這裡,因為近年來商業登山的興起,最後的衝刺路程也會存在「堵車」情況,只能排隊衝刺,所有人不得不躲在帳篷中做衝刺前的最後休息,王建斌記得,當時天氣也不好,那風吹得坐滿人的帳篷都有種要被掀起來的感覺。22日午夜,王建斌他們從北坡開始沖頂。之所以都選擇在午夜出發,一方面是因為晚上氣溫低,雪崩、冰崩、落石等危險係數會降低,第二是沖頂會有一個「關門時間」,關係到氧氣供應量、體力和天氣各方面因素。

23日早上6點16分,王建斌所在的B組沖頂成功。

冒險

8848米這個世界之巔,很多人無法抵擋它的誘惑,而與之相隨的,除了越來越商業化的登頂產業,更是隨時隨地的危險。

登頂成功后,王建斌回憶整個沖頂細節時,多少有些后怕。他發現,其實當時的天氣並不是很適合沖頂,那是一次冒險。而他們沖頂成功下撤後沒多久,一場暴風雪來臨。下撤過程中,一位隊友的氧氣瓶被風吹走,直接砸向另一名隊友,幸好擦著耳朵飛了過去。此外,在他們B組下撤過程中,有一名隊員甚至因為氧氣面罩的問題,導致失溫,要不是救援人員將其綁住后協助其下山,他或許就再也下不來了。實際上,這種危險的警示在他們攀登時已有了直接體驗——沿路上偶有發現遺留在途中的登山遇難者遺體。王建斌記得很清楚,其中有一具遺體很眼熟,因為他和這名外國遇難者在兩天前還曾打過照面聊過天。

潘正勝則親身遭遇了直接危險——除了天氣,更為糟糕的情況來自於C3到C4過程中他的一個微小舉動:潘正勝近視,登山期間都用隱形眼鏡,他在中途感覺眼睛不適,他揭開防風鏡,稍微用手揉了一下左眼。但由於風大氣溫低,隱形眼鏡立刻受損,這直接影響到了他的登山狀態,甚至因此單獨落在隊伍的最後面。最讓他頭疼的還有下撤時出現了雪盲,這讓他在整個過程中舉步維艱。幸運的是由於他登山技術挺紮實,心態也好,所以沒有出現什麼危險。但他的夏爾巴嚮導就沒有那麼好運,由於裝備比較差,下山後,他不得不截去了凍傷壞死的兩個指節。

現實很殘酷,但潘正勝說,如果明後年還有機會,他依舊會選擇再度沖頂。

王建斌記得很清楚,其中有一具遺體很眼熟,因為他和這名外國遇難者在兩天前還曾打過照面聊過天。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4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