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高職本科"首批學生畢業:多簽國企 社會認知度低

"高職本科"首批學生畢業:多簽國企 社會認知度低

在過去4年中,大四學生楊文浩的求學生涯出現了兩次出人意料的轉折。2013年夏天,他揣著大學部的聯考分數,選擇就讀高職院校。最近,臨近大學畢業的時候,他又被保送到一所普通大學部院校攻讀碩士研究所學位。

兩次轉折都跟一個名為「高端技術技能型大學部」(為探索大學部層次的職業教育,高職院校與大學部院校聯合招生,在高職院校培養,頒發大學部院校文憑。業內又稱「高職大學部」——編者注)的試點工作有關。

按照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要求,近年來,包括四川省在內的一些省份逐步推行「高職大學部」試點。作為西華大學和四川交通職業技術學院(以下簡稱「四川交院」)聯合培養的學生,楊文浩是四川省這項試點的首批畢業生之一。

在職業教育學歷層次遭遇「天花板」的背景下,這項試點的效果及首批畢業生的去向引發了業界的關注。

探索高職、大學部及企業聯合培養人才新模式

2013年聯考后,楊文浩在招生簡章上看到了「高職大學部」的介紹,並注意到了西華大學和四川交院聯合開辦的汽車服務工程專業。他說,這個專業既符合自己的興趣愛好,又有較好的就業前景,於是他決定報名。

當年,四川開始探索大學部院校、國家示範(骨幹)高職院校和企業三方合作培養學生的新模式,選擇部分專業開展「高職大學部」試點工作。

首批試點由4所大學部院校、6所高職院校和8家企業合作開展,共開辦汽車服務工程、服裝設計與工程、機械電子工程、土木工程、自動化等12個專業,每個專業招收50名學生。

按照有關文件精神,試點專業招生由四川省教育廳單列計劃,單設招生院校代碼。學生畢業時,經考核合格,由參與試點的大學部院校頒發與本校相同專業學生一致的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

如今,在四川交院學習4年的楊文浩,即將取得西華大學的大學部文憑,並被成功保送為該校的研究所。不過,他身上「職業教育」的烙印依然明顯:不久前,他通過層層篩選,入選了有著「技能奧林匹克」之稱的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國家集訓隊,正在緊張訓練爭取「出戰」名額。

「『高職大學部』是職業教育的一個新層次,大學部教育的一個新類型。」四川交院汽車工程系黨總支副書記王蓉霞說,現在國內多個省份都在開展「高職大學部」教育試點。

王蓉霞介紹,以四川交院為例,其與西華大學聯合開辦汽車服務工程專業,與西南科技大學聯合開辦土木工程專業。2013年至2015年,試點專業在四川省的招生層次為二本,2016年招生層次為一本。

在教學階段,大部分學校採用「1+3」分段式學制教學,即學生入學后第1年在大學部院校就讀,之後3年在高職院校就讀。少數專業的首屆學生採取「0+4」的一貫制學制教學,即在高職院校就讀4年,但從試點第二屆開始統一改為「1+3」學制。

為保障試點大學部班的師資水平,四川交院規定只有副高以上職稱或全日制碩士研究所以上學歷的老師才達到基本任教條件,之後再優中選優。以汽車文化這門課程為例,四川交院安排了三位老師,每位老師只負責教授一個自己最擅長的模塊。

對試點高校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四川交院就嘗試了不少新辦法。沒有現成教材,任課教師就牽頭組成團隊,根據自身授課情況親自編寫。沒有大學物理實驗室,教師就帶著學生去附近高校做實驗。沒有技能比賽的指定訓練車型,學校就從貴州、雲南等地調動兄弟院校的實訓車輛,以保證學生的技能培訓……

王蓉霞告訴記者,雖然試點大學部班學生的畢業證書上並不會提及四川交院,但是「學校一直千方百計地給學生創造最好的教學條件」。

楊文浩就讀於汽車服務工程專業,他入學時是成績全班倒數第二的「吊車尾」,憑藉對汽車專業的熱愛和刻苦鑽研,一路逆襲。從大一開始,楊文浩的綜合測評成績一直保持在全班第一。最近為了支持他出征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四川交院還為他組建了專家團隊,對他進行「魔鬼訓練」。

「高職大學部」不是簡單的專科學校辦大學部

在四川交院汽車工程系主任袁傑看來,設立「高職大學部」試點的初衷,「不是簡單的專科學校辦大學部」,而是為了探索出一條大學部院校專業改造轉型和高職院校專業改革創新之路。

「大學部學生的專業基礎紮實,但動手能力較弱。專科學生的操作、動手能力較強,但發展到一定層面后,由於專業知識的深度不夠而上升後勁不足。」而「高職大學部」能結合兩種學歷教育層次的優勢,針對行業培養出理論和技能強強聯合的複合型人才。

上述觀點得到了試點大學部院校相關人士的認可。西華大學教務處負責人認為,「高職大學部」不僅是專科高職培養層次的簡單升格,而是在專科高職培養特色中注入可持續發展動力,是培養內涵的系統升級。「既不是專科高職的四年制延續,更不是普通大學部培養的縮減版或簡單的學時覆蓋」。

按照相關規定,「高職大學部」的三方培養單位,應共同建立試點工作領導小組,共同確定學生的培養目標、制定培養方案、監管培養質量。

大學部院校主要承擔招生、學籍管理、質量監控、教育教學管理和學歷文憑核發;高職院校主要承擔教育教學工作的組織實施、質量管理,學生管理與服務;企業主要承擔兼職教師隊伍建設和校外實習基地建設。

對此,西華大學教務處負責人形容說,大學部院校是基本理論與基本技能培養的責任方,專科高職院校是工程實踐能力培養的執行方,企業是技術應用開發能力培養的依託方。

不過,試點中各個環節的銜接並不那麼順暢。以人才培養方案的制定為例,大學部院校有自己的一套標準,理論內容的學習需要滿足一定學時。但如此操作,學生實踐的學時就會變少,畢業后滿足不了企業的上崗要求。

袁傑介紹,四川交院曾與聯合培養的各單位協商多次,「誰也不肯讓步」,最終決定改變教學方式,除了增加學生的上課學時外(大學部標準學分為170~190,高職大學部學分約為200,一般16學時為1學分),還在課餘時間開放實訓室以保障學生動手操作的時間,讓理論學習和實踐操作的時間比例達到1∶1。

試點是否成功尚需時間和實踐檢驗

經過4年培養,如今四川省試點高校培養的第一屆「高職大學部」學生即將畢業。

由西南科技大學和四川交院聯合培養的土木工程專業的學生康力文告訴記者,他所在班級就業情況良好,大多數同學跟「中字頭」國企單位簽訂了三方協議,班內還有2名同學保研成功,1名同學考研成功。

康力文表示,自己非常贊同高職大學部的辦學理念和教學方式。「與普通大學部相比,我們在技能、實訓、動手能力方面的培養特別多」。

康力文介紹,大三的時候,學校為其所在專業提供了瀘沽湖過境改線工程的實習機會,他與班內20多名同學直接參与工程的初步設計、外業測量等工作,「這對大學部生來說是比較難得的」。之後,在各種實習中,其班內同學均表現出較強的實操能力,對各項工作上手很快,不需要「師傅手把手帶」。

剛剛成功保送為西華大學研究所的楊文浩則說,雖然目前企業對「高職大學部」了解不夠,社會認知度不高,但是國家現在提倡技能教育,弘揚「工匠精神」,社會和企業會需要更多的技能型人才。

「一個真正的技能型人才,不僅體現在動手能力上,還體現在學術研究上,這兩方面是相輔相成的。」楊文浩說,他學習得越多,越覺得自身不足。所以想突破大學部平台的限制,去更高的層次學習。

「如果我們的學生都去考研了,那說明這個試點是失敗的,如果沒有一個學生考研或考不上,那也說明這個試點是失敗的。」袁傑認為,部分「高職大學部」的學生考取研究所,「是家長和學生的正常需求」,也有利於招生工作的開展。

在他看來,「高職大學部」是一個過渡發展階段,「四川不是第一個『開展的』,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從考研層面看,試點班的升學率與普通大學部班相比差不多,證明學生的學歷上升渠道是暢通的。從實踐層面看,學生進入企業后能馬上上手工作,證明技能培訓達到預期,這些都是試點改革的成功點,是四川「高職大學部」試點的「階段性勝利」。

「但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要想最終證明這個大方向是否成功,還需要實踐檢驗。這至少需要5年以上的時間,要看我們培養的學生,跟相同水平的大學部生比,跟相同起點的專科生比,是不是發展得又快又好。」袁傑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