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梅新育:美國打貿易戰 中國完全不懼!

梅新育:美國打貿易戰 中國完全不懼!

從政府方面來說,要探索的是如何「捋」好川普政府的毛,在積極防備的同時,也要積極把握川普時代的新機會。

【本期嘉賓】梅新育,現任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核心觀點】川普上台後的貿易制裁大多數還是歐巴馬政府遺留下來的裁決,並非川普授意。作為一個曾經從全球化貿易中受益的商人,川普針對的應是不可持續的現行全球化模式,而不是全球化本身。當然,川普上台後會帶來中美之間潛在貿易爭端的上升,但同時也會帶來機會,即使走到兩敗俱傷的境地,也有信心保持在全球貿易體系中貿易份額不下降。

第一節 梅新育:美對中新發起的貿易裁決不能算到川普頭上

記者:川普上台以後,美國對做了多個貿易裁決,這是在準備掀起貿易戰嗎?您的判斷是什麼?

梅新育:這個問題首先需要澄清以下兩點:第一,貿易戰指的是有來有往的,規模較大的貿易爭端,當前還沒有達到;第二,美國對華貿易爭端壓力有上升之勢。據商務部統計,2016年全年美國對華合計發起貿易救濟調查20起,比上年猛增81.1%,涉案金額37億美元,同比增長131%。日前美國商務部就對華不鏽鋼板材反傾銷和反補貼「雙反」調查終裁的稅率之高,更堪稱「變態」。但問題是,這些爭端都是歐巴馬執政時期發起的。每項貿易爭端從發起到裁決通常要一兩年,能夠算到川普政府頭上的對華貿易爭端還需要過段時間才能出現。

第二節 梅新育:川普對全球化的認識比一般政客更深入

記者:川普剛剛上台,就迫不及待地退出了TPP,這個本來被認為是用來牽制的組織不敵川普反對全球化的決心,加上歐盟目前面臨的困境,全球化真的走到盡頭了嗎?川普為什麼如此堅定地反對全球化?您如何看待川普身上的反全球化標籤?

梅新育:我不認為TPP能夠作為全球化的代表性組織,這個所謂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卻把第一貿易大國排斥在外,這隻能說明,它並不是一個純粹的經濟組織,而是帶有政治意圖的。主要還是想要針對,但是他們的策略並不是通過增強美國實體經濟部門實力來與競爭,而是企圖通過給予力圖趕超的后發競爭對手更好市場准入條件而削弱,好比日俄戰爭時期清政府宣布「中立」一樣,對的后發競爭對手有利,但對美國自己長期實力未必有利。所以,川普的退出並不能算是全球化的倒退。

川普並不反全球化,只是認為原來反全球化的模式美國受益不多,而且以前的全球化模式對美國國內的宏觀經濟來說並不可持續,再有,在過去30多年的全球化進程中,帶給美國的利益在國內的分配並不均衡,上層社會從事虛擬經濟的部門和底層社會受益很大,但真正承擔了大多數稅負的中產階級和實體經濟並沒有得到相應的收益,使得美國傳統主體民族白人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再有,川普是一個商人,他的生意遍布全世界好多國家,他比單純的政客對全球化的切身體會更加真切。

川普只是想對當下全球化模式做調整,並不能與反全球化混為一談。

第三節 梅新育:電子產品和汽車產業或將成為第二個「鋼鐵行業」

記者:川普在競選的時候屢次提到正在搶走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而重振製造業也是川普新政的重要一環,市場普遍擔心的是,特別是在川普想要重振的行業中,可能中美之間的摩擦會加大,您怎麼看?

梅新育:我個人估計,川普上台之後今年發起的貿易救濟調查不會少,很可能會繼續增加。

已經連續二三十年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傾銷目標國,就是在對華貿易摩擦的進程中成長為第一製造業大國和第一出口大國,有豐富的應對經驗,貿易摩擦嚇不倒我們,而且美國能夠對我們發起的貿易爭端壓力也是有限的。

首先,以去年37億美元的涉案金額看,其在中美貿易總額中的佔比並不高,以鋼鐵為例,現在對美國的鋼鐵出口僅90多萬噸,但每年所有出口鋼鐵總量有1億多噸,對美出口所佔的比例很小,對整體的出口影響不大。

況且,處理這樣的貿易爭端案件時間曠日持久,對我們產業的影響形成緩衝。再加上過度的貿易保護並不利於形成良性的競爭業態,對美國國內產業發展也有不利之處。

其次,以經濟當前的體量和「江湖地位」,如果發生無可挽回的國際性、世界性經濟貿易下滑,我們不必徒勞地追求將本國增長率與歷史數據縱向比較。只要能保證增長實績與別國——特別是主要競爭對手橫向比較好,我們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就會上升、所佔份額就會擴大,就仍然有利於我們「防範被趕超」。甚至,只要穩得住陣腳,多來一兩場全球經濟危機反而有助淘汰一些競爭對手。

試想,如果沒有索羅斯在1997年挑起東亞金融危機,怎可能那麼快在東亞新興經濟體中脫穎而出?次貸危機同樣顯著提升了經濟貿易在全世界的份額:2007年,實際GDP佔全世界10.8%、新興市場的24.8%,貨物服務出口佔世界7.8%、新興市場的23.2%;到2015年,實際GDP佔全世界17.3%、新興市場的30.0%,貨物服務出口佔全世界11.6%、新興市場的31.7%。

所以說,在貿易層面,肯定首先是要爭取中美雙贏,若兩敗俱傷,把全球貿易拖下水,目標是我方在全球貿易體系中份額、地位仍然相對上升。打麻將自己糊不了,也要讓別人糊不成。把這話說透,讓對方死了用貿易戰訛詐這條心。

記者:您認為可能會增加的貿易爭端會在哪些行業?

梅新育:電子、汽車產品等行業概率最大。因為這些行業規模較大,而且也被雙方重視。

第四節 梅新育:川普的戰略收縮對是機會與挑戰並存

記者:從中美之間的出口依存度看,經濟對美國經濟的依存度更大,如果說貿易摩擦增加,雖然說在世界貿易份額中的地位不會下降,但受到的傷害是否會比美國更大呢?

梅新育:單單從出口依存度看,對美國依存度確實是高,但是美國宏觀經濟的正常運行對經濟的依存也很大,沒有大量廉價的「製造」,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率不會是現在的水平,美國大多數國民目前的生活水平也會下降。沒有大量的資金去購買美國債券,美國金融市場的運行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平穩,所以中美這種經貿關係是一個包羅萬象,牽一髮動全身的複雜事物,不能只看出口依存度來判斷。

記者:面對這樣一個川普時代,我們需要做哪些準備?

梅新育:從政府方面來說,要探索的是如何「捋」好川普政府的毛,在積極防備的同時,也要積極把握川普時代的新機會。

川普政策主張的本質是一個帝國在過度擴張后、以固本培元為目的的主動收縮,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進攻性戰術開展戰略性退縮。也正因為他的根本目標是重振美國實體經濟,夯實美國經濟基礎,從這個意義上看,他上台給經貿帶來的不僅僅是爭端風險上升的不確定性,更有廣大的潛在商業空間。

倘若川普政府實施的經濟政策能夠切實降低美國國民儲蓄的赤字,那就意味著產業能夠獲得一個更可持續的巨大外部市場,也意味著整個國際經濟體系的穩定性改善。因此,對於而言,最好的辦法是尋求以合理條件與美國達成一系列經貿協定,中美兩國同步開展經濟發展模式調整,實現兩國可持續發展能力同步增強的雙贏,也為整個世界經濟創造更穩定、更樂觀的基調。比如川普極力推動的基建,對的設備製造和材料企業都是機會。此外,川普時代,美國對華出口的天然氣和石油或將迎來大發展的機會。

畢竟,在中美貿易中,雙贏的成分在80%左右,剩下的那部分可能在有一些利益分配的摩擦,但整體仍是雙贏,擴大互利的一面,控制摩擦的一面,這才是主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