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百年新詩:馬啟代——我的天空是發光的(10首)

中國百年新詩:馬啟代——我的天空是發光的(10首)

前言:詩人馬啟代曾經身陷三年牢獄,卻將其視為「上帝的福利」,期間創作了大量詩歌和隨筆。身體愈禁錮,靈魂愈自由,詩風愈涅槃。馬老師致力倡導並實踐「為良心寫作」,就是自證也是吶喊。慾望時代,詩人何為?以詩歌發聲,為詩歌出頭,這是馬老師的回答和行動。他的詩歌創作探究抒情本質,探索形式個性,探求終極意象,讓人注目。他的辦刊理念注重語言文本,看重民間新人,側重人性靈性,使人慨嘆。他的詩歌行為深藏楚辭烙印,按耐梁山風骨,充盈悲憫情懷,令人欽佩。這組詩是從詩人「第三屆當代詩歌獎」獲獎作品中摘錄的,希望你能感受到其中的抱守、灼熱和光焰。

——荷戟尋仇

馬啟代詩選10首

1、此時陽光燦爛,心事仍然冰涼

——天空無風。坐在正午的陽光里,我不搖晃

身旁的潮水洶湧著

時光如流,大地微弱的鼻息

河灘上那塊孤獨的石頭,沒有隨流水走

它滿身的嘴一直不張開

此時陽光燦爛,心事仍然冰涼

河上的那塊冰正在流淚,它就要死成水

它抓住的那枚楓葉,像一尾魚

大雪到來之前,它想鬆開手

太陽正在融化,一滴一滴,變成了霧……

2、陽光把波紋綉在它的臉上

——那塊石頭,已經存在了許多年,這一天

陽光把波紋綉在它的臉上

它忍不住笑了

關於此事的例證有:許多人長老了,沒了

河流長瘦了,樹木的第N代已經搬家

陽光都有些年邁,常來晒晒太陽

鳥兒路過,只會咳嗽

——風坐在上面,已與我對視了多年

風走後,那些橫七豎八的紋路

就站起來望我

這許多年,陽光不斷地把波紋潑到它的臉上

而且搖曳著撓它的痒痒

它從未笑過

——現在它微微地笑了

也許,它圓熟的內心,參悟到了什麼

3、終點永遠被地平線藏著

——地平線是一條什麼線?沒有人能說清楚

我所有的一切都被它圈定了

我只有寫,用甲骨文、篆書、草書、隸書

用英語、俄語、日語

我會的太少,最後只好用方言說

我還曾試著用彩筆畫,紅、黃、蘭、黑

用盡了日光、星光和百花

一條線還是一條線,沒有起點和終點

如此,我寫出了金屬和石頭的聲音

風和水的聲音,火的聲音

靈魂的聲音

如此,我畫出了太陽和月亮的樣子

動物和植物的樣子,神的樣子

人的樣子

——夜裡,我給萬物塗抹自己的光

擦拭陽光的謊言

此時,世界的邊界觸手可及

4、太陽是自己把自己燙傷的

——泰山怎麼看也像一座青蛙,趴在地上喘息

整個天空彷彿一個大缸

溫水煮蛙。想到這個古老的比喻

我抬頭看了看太陽

天空,空曠的讓人目眩

一小片雲,越飛越白,被藍烤化了

……太陽是自己把自己燙傷的,風告訴我

它又加大了火焰

——這個時候,作為人,只能用思想添鈣

用意象給靈魂遮陰

一行一行聳起脊骨的句子,褶皺里貯滿了詩意

海水在詞語里深潛

——泰山,一輪生死,是否清除掉了文化的毒

5、做一介執筆為戟的書生

——時光一樣遼闊。這面石碑,也許已獨守了千年

一抹陽光,還在爬

石碑是自斷雙腿。大明宮這三個字標明:

一個民族的高度埋在膝下

——宮闕老成瓦礫,霓裳散為雲霧

碑文的溝壑,積滿灰燼

我用大地托起的身軀,舉起雙目觀看

陽光已涼了

——繞過石碑,從來路返回。猛回頭

晚照里,猶現裊裊笙歌

哦,盛唐和朱溫。做一介執筆為戟的書生

寫到歷史,就把現實戳個窟窿

6、天空如果是一張白紙

——天空如果是一張白紙,也早被烏雲給弄髒了

紙是怕水的

多大的紙才能包住一場雨啊

你看,雨淅淅瀝瀝下,是否發生了滲漏

你看,雨傾盆如注,是否已把天泡透了

你看,雨如絲如縷,是否有人正學著補天

多少年啦,這張破天,濕了又干,幹了又濕

被風吹,被太陽曬

到了晚上,星星點點還是窟窿

多少年啦,這張破紙,寫了又擦,擦了又寫

直到今天

只長出幾句歪歪扭扭的詩行

7、坐在秋天的院子里

——坐在秋天的院子里,我感覺太陽離我遠了

彷彿有隻手

把它掛的越來越高

或者是地球被人踢了一腳,或拎起來

拋了出去

每當看它,都像被風吹著向後退

……天也遠了

那些趕不上趟的草木,舉著淚水在追,追

花啊,葉啊,鳥啊,都少見了

我當然在,多年前我就與時間簽下了安保密約

8、我的天空是發光的

——我的骨頭裡站著一股大風。黑夜是直立行走的

我也是

它已經走遠

我只是我的倒影,那個倒影是不是我,我不敢肯定

我非我

我還是我

……我的天空是發光的,那是我的思想,我靠它們

看路和取暖

——秋天的陽光為我鋪開了絢爛的地毯

我要把那黃一塊、紅一塊,紫一塊,世間斑斕的美

一一收起來

9、一朵火焰的內心是孤獨的

一朵火焰的內心是孤獨的。它孤獨的內心空無一物

我害怕空,心空比天空大

多年來,火焰一直在成長,它那麼茁壯

它自己給自己鼓掌

——石頭、水和人類魂於內,形於外

它是時間本身

多數時候,它潛伏在岩石、冰塊和瞳仁里

它的種子無須受孕

美,或猙獰。它嘶叫著,伸出無數的手臂

奔騰,跳無形之舞

——我繪著它的外形,體內大火把筆頭燒的發紅

10、此時,夕陽充滿了智慧

如今的我,正適合說陰晴圓缺和悲歡離合,物與人的事

我都喜歡交流

時間這面鏡子,深不可測,很多時候,它不夠朋友

它看清了一切,也看透了一切

但它不輕易開口

天空陪我三年,與我心心相印,對於它,我已知足

它忍著疼,用風和雲彩給我展示

它還不會說漢語

座談會上,我說了一些,只有一個人聽懂了我的發言

我的言論,說了一半,留了一半

寫詩的人,就是詩人寫下的詩

——此時,夕陽充滿了智慧,它安靜地盤坐在水波之上

把佛光鋪滿了河面

后語:八月正濃,一場雨水跟著風過原野,有人替我們正在遠方行走。詩人馬啟代老師的山水都在腳下,所有淌過的河流都成了血脈的分支;他的月光褪盡了思想,霜沒有叫進月光,乾淨如初;他的太陽炙熱得沒有負罪感,所以老師在秋天的院子里念山是山,想水是水,偶爾月光成雪,夏天也告知:此地無雪。我喜歡老師沒有賦予沉重的負擔給夕光,石頭,林木,哪怕是一截大明宮前的石碑,他也選擇了同它的歷史講和,諒了那個一介執筆的書生。問詩沿,又有幾人騰空了自己,真正攬片山水入懷,念山山峙,想水水疊,馬老師絕對是其中一位。

——歸鄉人

延伸閱讀

第三屆當代詩歌獎創作獎獲獎感言

馬啟代

感謝唐詩先生、所有評委、所有關注第三屆當代詩歌獎的朋友們。

今年的冬天像往常的冬天一樣冷,因為詩歌的照耀和本屆詩歌獎的舉辦,讓我的內心充滿了愛的暖流。

疏離詩歌現場十數年後的今天,我猛然發現,真正的詩歌是在靈魂深處生長著的,所有的苦難和榮光都因為詩歌的陪伴而刻骨銘心。

什麼是詩,什麼是詩人,這一歷久彌新的問題其實構成了詩歌和詩人的永恆焦灼和永遠的動力,也構成了我生存寫作的精神基礎。真正的寫作是從人心和大地開始的,身處價值混亂的慾望主義時代,全球化和現代化正被人肆意的利用和挾持。詩、詩人和現實與歷史的張力幾近崩潰,對於自由的堅守、護佑無疑同時是對人的尊嚴、心靈和母語的捍衛。秉承著自身的藝術良知和家國情懷,我寫下的每一行文字,也許背叛著自己的終極追求,但我正如在《為良心寫作》中所說的:「為良心寫作,就是說真話的寫作。為良心寫作,就是敢於說出真話的寫作。為良心寫作,就是堅持獨立思考、堅持揭示真相的寫作。

為良心寫作,就是探究真相、揭露謊言、呼喚人性的寫作。因此,為良心寫作,就是堅守人道基點、悲憫情懷、懷疑精神、批判立場的寫作。」

可以沉默,絕不偽飾,因為有絕望和困惑,我在經歷只有自己才能完成的魔變,而我不知道結果。

藉此,向每一位關心、關注我的人致敬,向時間和詩歌致敬!

馬啟代:1966年生,祖籍山東東平,「為良心寫作」的倡導者,「長河文叢」、《山東詩人》《長河》主編。1985年11月開始發表作品,出版過詩文集22部,獲得過第三屆當代詩歌創作獎、2016首屆亞洲詩人獎(韓國)等,入編《山東文學通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