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李志林:為監管層的「兩大癥結」畫畫像

李志林:為監管層的「兩大癥結」畫畫像

本周一大盤再次暴跌,儘管隨後幾天出現了反彈,但結構性分裂繼續加劇。

本周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之後,證監會黨委學習會內容的通稿透露出兩大亮點:「證監會必須始終保持『本領恐慌』的危機感」、「保護好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工作人民性的體現」。

這是劉士余主席上任后,並且也是27年股市歷史上,監管層首次自揭監管工作的「兩大癥結」即「本領恐慌」危機和未能體現「人民性」。在此,就這兩大癥結畫畫像。

一、監管層陷入「本領恐慌」危機

1、股市危機和股災至今無解。在全球股市連續8年大牛情況下,作為全球「一枝獨秀」的經濟下的股市,卻連年熊冠全球。

體現國家利益和國民利益的「國之重器」——資本市場的功能,在失靈。並且至今問題成堆,積重難返。這確實該讓監管層產生「本領恐慌』的危機感。

2、誤讀了「加大直接融資比例」的含義。為了避免間接融資比例過大而導致銀行貸款風險,國際金融界都強調加大直接融資比例,如美國直接融資比例佔總融資的70%。

但問題是,監管層對「直接融資」的含義理解錯了。美國的直接融資中,接近90%是發行債券,是要還本還息的,而通過股市直接融資的比例只有不到20%。哪怕是在美國連續8年的大牛市中,每年發新股也不到150家。

但是,的金融監管層,不僅害怕間接融資的風險,而且連直接融資中的發債券給企業融資的方式都不願意,害怕要還本還息和造成壞賬。於是就把風險的矛頭,直接指向了既可以方便地圈錢、又不用還本還息、也很少給予紅利回報的大量發新股,為企業提供「免費的午餐」。

試問,許多企業連發債權的資格都沒有,卻在「加大直接融資」的的口號下,把多發新股作為融資的主要形式,一年數百家新股湧向股市,這樣的股市怎能不頻頻發生危機?

3、搞全世界股市都罕見的擴容大躍進。有200年歷史的的美國股市,至今只有股票3700隻,而只有27年歷史的股市,卻有了3200隻。

照理,在發生了罕見股災后,救災是第一任務。在熊市中,理應休養生息一段時間,新股應該緩發、少發,讓股市的制度和機制能夠完善起來,機體能夠逐步調理和修復。

然而,2015年和2016年,每年發行新股只是247家和227家,但2017年上半年,新股的數量就超過了前兩年的總和,為史上擴容速度之最。監管層全然不顧市場的承受力和投資者虧損累累的事實,用新股發行常態化,作為擴容大躍進的代名詞,還違背起碼的金融常識。

4、錯誤地提出「金融去槓桿」。今年4月,銀監會主席新官上任,就急於建功立業,提出「金融去槓桿」。一周內就發了25個去槓桿文件,隨後保監會、證監會也競相展開「去槓桿」比賽,

限時限刻地清查委外投資、通道業務、理財產品、資管產品等,導致了股災4.0版爆發。

幸虧政治局會議及時加以糾正,提出「要防止處置風險發生的風險」。上周末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不再提「金融去槓桿」,而以「經濟去槓桿」代之。「金融去槓桿」的提法,本來就是十分荒唐。所謂金融從來就是要加槓桿的。尤其是當危機來臨時,更要加槓桿。例如美國解救金融危機時,相繼推出了QE1、QE2、QE3的量化寬鬆政策,同時營造股市的長期牛市,恢復人們的信心,才得以奏效。只是,在槓桿率過高時,要用穩妥的、漸進的方法適當降一點槓桿,而絕對不能去槓桿。

5、對上市公司的監管嚴重失察、失責、失職。新股質量越來越差,粉飾造假上市不斷,上市后業績變臉頻現。今年一季度,就有34隻新股業績虧損。

新股上市后,就迫不及待地高比例再融資、盲目投資,甚至通過向海外投資轉移財產。

新股上市后,大量資金閑置,脫實向虛。如從2016年以來,270家上市公司購買高回報的理財產品,金額達1.07萬億之多,佔新股籌資的56.6%。其中8家上市公司耗資100億以上。

新股上市后,很多公司大股東不思進取,只想著製造題材、搞高送轉、拉高股價、再融資。然後就是坐等解禁期一到,就頂格減持、清倉式減持。今年上半年就有781家上市公司、2278次減持股份,共抽取962.6億元,占上半年IPO總額1253億的76.8%。

二、27年股市從來沒有體現「人民性」

在華爾街證券交易所大門內的銅牌上刻著:「美國證監會的宗旨,要像扶七八十歲老太太過馬路那樣,小心地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的監管層,雖然每文、每會必提「要保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但是,結果往往成了空話。

不妨細數如下:

1、用史無前例地擴容大躍進和供大於求,使股價不斷下跌。

新股上市后,流通的只是一小部分,股價必然高企,其3倍或9倍於流通股的大小非,在1年和3年後,就會毫不留情地拋向市場,讓上億散戶越套越深,財富不斷縮水。

2、擁有信息優勢和資金優勢的國家隊,一再把中小投資者作為對手盤。

例如,去年創業板高峰時,國家隊高位獲利出清了中小創股票。隨後在南車北車合併、中字頭股票暴炒時,國家隊在高位獲利了結了中字頭股票。今年4月,在雄安概念股連續6個漲停板的高位,國家隊又獲利了結了京津冀的股票。

於是,國家隊在去年僅虧5%、今年一季度已經盈利的基礎上,二季度又獲利784億。再加上網下巨量配售新股的豐厚利潤,使以救市為使命的國家隊,不僅早已解套,而且獲利不菲,不斷地割中小投資者的韭菜。

3、國家隊救市僅流於形式,粉飾太平,而陷廣大中小投資者於更大的苦難。

雖然現今上證指數已收復了3200點。但是,廣大中小投資者持有的1800隻創業板、中小板、以及中小盤股票,比2016年2月2638點時的價位還要低。

4、違背市場自由交易原則,違背裁判的公立立場。

對市場該炒什麼、不該炒什麼,應該體現自由交易原則,監管層不該做窗口指導。

實際卻是:不斷進行強大的輿論指導,反對中小投資者對小盤股、高科技股、高成長股、資產重組股的風險投資、投機的偏好,不準「炒小、炒新、炒差、炒題材、炒概念、炒重組」等,強調買大盤藍籌股、買50指數成分股。

其結果,就導致了「漂亮50」和「要命3000」結構性分裂,使早已虧得慘不忍睹的廣大中小投資者所持股票,一次又一次地被腰斬,跌幅70%—80%的中小創股票比比皆是。

5、市場強烈要求建立的集體訴訟制度,遲遲沒有下文。

市場充斥著造假和信息欺詐的公司,其違規被查后,上市公司違規者最多罰款60萬元,而吞進的巨額利潤卻不再吐出來。

由於沒有集體訴訟制度和經濟賠償,致使上市公司違規越來越膽大妄為。即便宣布退市的公司,監管層也僅是一紙命令而已,而沒有對如何讓造假者、違規者去賠償中小投資者作出制度安排,廣大投資者始終是違規者任意宰殺的羔羊。

6、「驅逐散戶」的口號及其惡劣。

當股災跌到4.0版,廣大投資者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時,近期一些抱團取暖,炒上證50指數的人,卻放出了新的論調:「今後,股市只有上證50指數(50隻)和滬深300指數(300隻),以及MSCI指數(222隻)能漲,90%的股票都將被邊緣化」;「中小盤題材股下跌才剛開始,今後要港股化,跌到只有幾角幾分」;「當前股市的調整,目的就是要教育散戶、驅逐散戶、消滅散戶」。

對此,監管層應該有強烈的「本領恐慌」的危機感和愧疚感。好在,本周終於聽到了監管層提到,要保護散戶的利益,體現股市監管的「人民性」!

三、「人民性」的新提法值得重視

證監會黨委學習全國金融會議精神的統發稿,給市場帶來了新的希望,其中有新意的是:「加快修復和凈化資本市場生態」,意即要儘快修復股災,走出股市連年熊冠全球的怪圈。

「更加註重上市公司質量」,包括新股質量和通過購併重組提高整個市場上市公司的質量。

「進一步疏通和規範各類資金進入資本市場的渠道」,意即非但不再對股市去槓桿,清理各類通道業務資金,反而要打通渠道,引進新增資金。

「保護好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工作人民性的具體體現」。其中強調的的「人民性」,是27年股市,也是建國68年以來,輿論宣傳中的第一次。

如果證監會學習會上的這些新內容能夠真正落實的話,那麼,股市走上長期慢牛軌道,則有望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