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幼時入腦,長大入心,原來古代還有這麼一部法制教育寶典!

幼時入腦,長大入心,原來古代還有這麼一部法制教育寶典!

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提出法制教育要從娃娃抓起。我後來系統地讀了古代蒙學叢書,方知這是歷史經驗的總結。在沒有現代通訊傳播工具的條件下,編寫教材,讓少年兒童反覆吟誦,幼時入腦,長大入心,這是古代進行法制教育的一個重要方式。我在拙文《簡析〈三字經〉中的法律文化》中指出「三(《三字經》)、百(《百家姓》)、千(《千字文》)」是古代以至民國初期流行最廣的兒童讀物,在傳播中華法系的法律理念方面作用甚巨。

郝鐵川(上海文史館館長)

《千字文》的原名為《次韻王羲之書千字》,是用來教授兒童基本漢字的一首長韻文。它是一篇由一千個不重複的漢字組成的文章。據說是南朝梁(502年─549年)的梁武帝為其公主練習書法,而委託周興嗣(470年─521年)創作的。《千字文》有句無篇,章法比較鬆散,今人一般依據清人汪嘯尹纂輯、孫謙益參注的《千字文釋義》的說法,將《千字文》分為四個部分。

從第一句「天地玄黃」開始,至第三十六句「賴及萬方」為第一部分。這一部分主要闡述人類歷史的起源。先說「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等自然界現象的產生,再說人類「始制文字,乃服衣裳。推位讓國,有虞陶唐。弔民伐罪,周發殷湯」的早期歷史。最後指出治國的原則是教化優先:「化被草木,賴及萬方」。

從第三十七句「蓋此身發」開始,至第一百零二句「好爵自靡」為第二部分。這一部分重在講述人的倫理準則。在個人修身上要「克念作聖」,「女慕貞潔,男效才良」,講究誠信;在孝親方面要珍惜父母傳給的身體,早起晚睡,讓父母冬暖夏涼;在報效國家上要「學優登仕」,移孝作忠;夫妻之間要「夫唱婦隨」,兄弟之間要「同氣連枝」,待人接物要注意身份等級,「樂殊貴賤,禮別尊卑」。

從第一百零三句「都邑華夏」開始,至第一百六十二句「岩岫杳冥」為第三部分。這一部分主要表述從政可以封妻蔭子、建功立業、光宗耀祖。例如,當大官可以進京城,看到「宮殿盤郁,樓觀飛驚」,可以參加朝廷宴會,遍覽皇家所藏圖書,可以「戶封八縣,家給千兵」,「世祿侈富,車駕肥輕」,「策功茂實,勒碑刻銘」。

從第一百六十三句「治本於農」開始,至第二百四十八句「愚蒙等誚」為第四部分。這一部分內容蕪雜,通常被認為是講述「君子治家處身之道」,但也不盡然。例如,按照「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原則,從政者如果遇到恥辱等不被所用等危險,就應及時隱退,「殆辱近恥,林皋幸即」(知道有危險恥辱的事快要發生,還不如歸隱山林為好),並且耐得住寂寞,「索居閑處,沉默寂寥」。要耕田納稅,傳宗接代,延續香火。

《千字文》中的法律思維

大體而言,《千字文》是以《大學》中的「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主線展開論述的。表現出來的法律思維主要有:

第一,「聖君賢相」的人治論。古代不像西方崇奉基督教的國家那樣,認為只有上帝「全知全能」,人類犯有「原罪」,需要上帝拯救,「人治」沒有合理依據。古代認為人性本善,「有治人,無治法」,「徒法不足以自行」,理想的統治格局是「聖君賢相」。《千字文》說「弔民伐罪,周發殷湯。坐朝問道,垂拱平章」(安撫百姓,討伐暴君,有周武王姬發和商君成湯。賢君身坐朝廷,探討治國之道,垂衣拱手,和大臣共商國事),「俊乂密勿,多士寔寧」(能人治政勤勉努力,全靠許多這樣的賢士,國家才富強安寧),即反映了追求「聖君賢相」格局的思想。

第二,行孝盡忠的人生理想。古代不像西方崇奉基督教的國家那樣,把靈魂得救、皈依上帝作為人生終極目的,而是以在人間行孝盡忠,光宗耀祖為人生最高境界。《千字文》說「資父事君,曰嚴與敬。孝當竭力,忠則盡命」(供養父親,待奉國君,要做到認真、謹慎、恭敬。對父母孝,要盡心竭力;對國君忠,要不惜獻出生命),「學優登仕,攝職從政」(學習出色並有餘力,就可做官,擔任一定的職務,參與國家的政事),即反映了行孝盡忠的思想。

第三,尊卑嚴明的禮治原則。古代不像西方崇奉基督教的國家那樣,認為人人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樣的兒女,相互之間都是兄弟姐妹。是重視人文倫理的禮儀之邦,以「三綱五常」為核心理念,「三綱」重等級,「五常」重親愛,力圖在差別對待中尋求和諧。《千字文》說「樂殊貴賤,禮別尊卑」(選擇樂曲要根據人的身份貴賤有所不同;採用禮節要按照人的地位高低有所區別),「上和下睦,夫唱婦隨。外受傅訓,入奉母儀(長輩和小輩要和睦相處,夫婦要一唱一隨。在外面要聽從師長的教誨,在家裡要遵守母親的規範)。諸姑伯叔,猶子比兒(對待姑姑、伯伯、叔叔等長輩,要像是他們的親生子女一樣)。孔懷兄弟,同氣連枝(兄弟之間要非常相愛,因為同受父母血氣,猶如樹枝相連)」,即反映了尊卑與友愛相結合的綱常禮教思想。

第四,德主刑輔的刑治論。古代不像西方崇奉基督教的國家那樣,認為人類具有「原罪」,法治源於防惡。而是認為人性本善,後來有的變惡,因此要「德主刑輔」。《千字文》說「何遵約法,韓弊煩刑」(蕭何遵循簡約刑法的精神制訂九律,韓非卻受困於自己所主張的嚴酷刑法),「誅斬賊盜,捕獲叛亡」(對搶劫、偷竊、反叛、逃亡的人要嚴厲懲罰,該抓的抓,該殺的殺),即反映了「德主刑輔」的思想。

與《三字經》相比,《千字文》所言的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等「五倫」關係是一種單向的尊卑服從,而非相對的雙向尊重。這大概是因為《千字文》是周興嗣以臣子身份而奉梁武帝的命令之作,因此,不敢繼承先秦儒家的五倫相對主義的理念。

與《三字經》相比,《千字文》強調當官要能進能退,在「退」上更加用力。例如,「節義廉退,顛沛匪虧」(氣節、正義、廉潔、謙讓的美德,在最窮困潦倒的時候也不可虧缺),「性靜情逸,心動神疲」(品性沉靜淡泊,情緒就安逸自在;內心浮躁好動,精神就疲憊睏倦),「索居閑處,沉默寂寥」(離群獨居,悠閑度日,整天不用多費唇舌,清靜無為豈不是好事),「求古尋論,散慮逍遙」(想想古人的話,翻翻古人的書,消往日的憂慮,樂得逍遙舒服),「欣奏累遣,戚謝歡招」(輕鬆的事湊到一起,費力的事丟在一邊,消除不盡的煩惱,得來無限的快樂)。這大概是作者周興嗣以臣子身份向梁武帝表明自己「但問耕耘,不問收穫」的恬淡之心吧。

投稿的小夥伴,請發到這個郵箱:fzrbrmt@126.com 等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